风回雪舞,凤落九天 回复本帖
回味

回味 举人

  • 150

    主题

  • 661

    帖子

  • 5000

    积分

渔舟唱晚隆重推出征文《行走》

2017-11-29 22:38:52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开始了人生不断地行走。行走,行走在城市的霓虹里;行走,行走在乡村的蛙鸣里。行走,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走,行走在钢铁堡垒里。行走,行走在高山流水之间;行走,行走在草原荒漠之中。行走,一个人;几个人,行走,思想与行动;行走,爱情友情亲情。行走,可以是浏览一本书的悠雅,行走,可以是流连一杯茶的清香。各位文友大咖,如果你有行走的经历,如果你还未停止行走,那么来渔舟,倾述你的行走,喊出你的追求,亮出你的美文,我们为你刊载,我们帮你加油,来吧,还等什么,我们还有大礼恭候。

1.征文时间:即日起至1227日。结束之日起一周内公布评选结果。

2.评委:聆听花香、柳约

3.文字要求:

 诗歌:不少于二十四 

 散文:一千字以上

 小说:短篇小说(3000-5000字为宜)

4.奖励:

一等奖:一名,奖励91文学散文集《岁月静美》、聆听花香散文集《心有猛虎,细嗅花香》各一本。金神石 2000个、名望300 分(视征文质量可增加一等奖奖励)

二等奖:三名,各奖励91文学散文集《岁月静美》一本。金神石1000 个、名望 200

三等奖:三名,各奖励91文学散文集《岁月静美》一本。金神石1000 个、名望100

 本次征文除回味社长及评委可参加征文,但不参与评奖外,社团其他人员均可参加征文活动。

 

5.其它不明事宜可咨询聆听花香。


寒柏

寒柏 白丁

  • 0

    主题

  • 1

    帖子

  • 94

    积分

2017-12-07 09:27:13
请问怎么投稿呢?哪位高手大人帮帮忙?
第六花界

第六花界 布衣

  • 52

    主题

  • 193

    帖子

  • 440

    积分

2017-12-08 11:08:17
支持渔舟征文,预祝征文圆满成功
茗溪

茗溪 白丁

  • 0

    主题

  • 1

    帖子

  • 15

    积分

2017-12-17 12:05:31
怎么投稿,我有点茫然。
姜广平

姜广平 秀才

  • 4

    主题

  • 24

    帖子

  • 1385

    积分

2017-12-21 18:12:19

非常遗憾的是,我被贵社退稿了。然而,在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的另一个文学社团,却看见了我的散文中的诗学内涵。

以下是编辑先生给我的评语与评论。非常遗憾,我与渔舟擦肩而过。

【编者按】这是一篇宏大的叙事诗,记录了作者在共和国改革开放的初期至今的探求之路,探求之心。个人的命运总是和时代紧扣的,每个人都是时代的扣留者,而他的奋争就是要摆脱这种人质般的时代绑架,而成为自己的主人。1997是个迷人的时代,作者在这种迷人的光芒召唤下踏上了理想主义者的迷梦——打碎的是脚镣手铐,得到的是整个世界。这种心情在作者心中是多次的喷涌而出,最后又一次次在行走实践中,完成了部分理想,但失去了更多的理想,在青春的光阴消逝后,最美好的就是对青春岁月的回忆。这就是所有理想主义者的归途。突然想起卡夫卡的句子:“比如我现在回家,然而这只是表面上如此。实际上,我在走进一座专门为我建造的监狱,而这座监狱完全像一幢普通的民宅,除了我自己,没有人把它看成监狱,因而就更糟糕更残酷。任何越狱的企图都没有了。倘若不存在看得见的镣铐,人们也就无法打碎镣铐。监狱被组织得很好,完全像普通的、并不过分舒适的日常生活。一切似乎都是用坚固的材料造成的,似乎很稳固,而实际上却是一架电梯,人们在电梯里向深渊冲下去。我们看不见深渊,但只要闭上眼睛,我们就听见深渊发出的嗡嗡声和呼啸声。”作者在理想主义的坚守中,并没有盼来了理想主义的现实存在——“家”,但理想的曙光依旧在作者的思想前方闪烁,因为还没有想到完了,完了,毕竟作者或许真的在行走中划下了人生那美好的半径。人生的岁月很短,短的来不及思考就已经是黄昏,人间的巨大变化又让我们感慨万分,那就是我们永远有一种在路上的感觉。倾情推荐!【编辑:策马南山】

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17018

姜广平

姜广平 秀才

  • 4

    主题

  • 24

    帖子

  • 1385

    积分

2017-12-22 21:45:22

编辑退稿的理由,我也认真想了想,我的散文中是有点个人情感的渲泄。但如果我们的文学显示出太过脆弱的情形,则反而是要让人警醒的。反过来,如果我们的现实脆弱得连一点文学上的激愤与冲动都不能保存,则我们的世界与我们的文学就都脆弱得让我们无法相信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文学作者,我们的知识分子,如果连一点点的良知都不能容留,这个世界还到哪里去寻找真理、寻找良知、寻找温暖、寻找关怀、寻找人文的光辉呢?

说得也许有点多了。编辑先生见谅!因为我不知道是贵社哪一位编辑负责我这篇稿子的,我想在飞笺里回复又势必回到91编辑部,于是也就只能在这里这样回复了。

共1页 1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