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柳岸】童养媳(剧本)

编辑推荐 【柳岸】童养媳(剧本)


作者:北侨三叔 白丁,31.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5发表时间:2020-07-15 09:28:24

1 宁府厅/内/日
   一对童夫妻向高堂座的宁老爷和宁夫人拜了拜。
   在堂下的下人管家都站着。
   两旁座上坐着都有声望的王老爷和董老爷。
   管家呦喝嗓门:夫妻对拜。
   小夫妻相互对拜。
   管家:行了,童养媳给夫人敬茶吧。
   童养媳兰儿跪向宁夫人,手中端着茶杯等待宁夫人接茶。
   宁夫人:好,起来吧。她接上茶抿了口茶。
   兰儿站了起来。
   小少爷傻呵呵对着童养媳笑!
   宁老爷一见到傻小儿傻笑叹气的别过头。
   宁夫人放下茶杯:兰儿,今你和小少爷也拜过堂了,今后你要小心侍候小少爷知道吗。
   兰儿:知道了夫人。
   宁夫人:行了,你带的小少爷去玩吧。
   兰儿:是夫人。
   兰儿走上去牵上小少爷走出厅堂。
   丫环管家看了扑哧笑起来。
   宁夫人:唔,放肆!不许笑。
   下人及管家立马闭上嘴。
   王老爷:恭喜恭喜宁老爷给小少爷冲喜!
   宁老爷:好好。
   王老爷转向宁夫人:祝夫人家丁添旺呐!
   宁夫人:谢王老爷吉言!
   董老爷也奉呈几句:祝宁老爷和夫人身体安康!寿比南山!
   听着宁老爷夫人乐呵呵的。
   宁夫人:董老爷说错呐,今是我儿冲喜日子。
   董老爷恍然大悟拍起脑门:看我嘴笨的。
   一阵哄然大笑!
   宁夫人:行了大家都下去吧。
   管家下人一致遵命:是。
   管家下人退出厅堂。
   宁老爷:王老爷董老爷今儿留我府喝上几杯如何。
   董老爷:宁兄,恕贤弟不便在此府吃酒了,我该告辞了。
   宁老爷:好吧。
   董老爷转身走出厅堂。
   王老爷见董老爷一走看向宁老爷:宁兄,我也该告辞了。
   宁老爷:好吧告辞。(拥拳相抱)
   王老爷一同董老爷走出厅堂。
   宁夫人:老爷咱们也出去走走吧。
   宁老爷:也好。
   在座站了起来。
   宁夫人扶着丈夫走出厅堂。
  
   2 浴室/内/晚
   小少爷坐在浴盆里戏水。
   兰儿为他搓背。
   小少爷:好玩。
   兰儿:小少爷别乱动。
   她拿着毛巾为他搓起背。
  
   3 府厅堂/内/晚
   两边站着下人,他们看着老爷夫人小少爷用膳。
   兰儿坐在小少爷旁边给他喂饭,小少爷张嘴等兰儿喂。
   宁夫人看了满意的吃起菜。
   宁老爷看了叹气的喝了小杯酒。
   兰儿:小少爷别乱动。
   小少爷手在碗里抓起米饭往兰儿头上放着。
   宁夫人:儿啊别闹了听话。
   小少爷不再闹,乖乖的听话,嘴张开。
   兰儿一勺一勺喂他口里。
  
   4 河边/外/日
   兰儿抱着木盆来河边,她放下木盆将小少爷的尿了裤子拿出来洗,她蹲下来埋头搓洗衣服。
   河中传来哗哗水声。
   她边洗边想起往事…
  
   5 闪回/屋/晚/内
   一盏烛光照看漆黑屋子。
   夫妻正争吵。
   兰儿娘亲含着泪:反正我不能把闺女卖给宁府做童养媳,尤其是那个傻小少爷,我更不能让兰儿做他童养媳。
   兰儿爹:媳妇,咱们太苦了这是没办法,不得已才让兰儿去宁府。(叹气的背过身去)
  
   6 房/内/晚
   此时的兰儿正听见爹娘谈话,含着泪水看向熟睡着弟弟妹妹,便哭泣着!
  
   7 宁府/外/日
   牛板车上下来位小女孩,她正是兰儿。
   兰儿爹:兰儿进了宁府要听老爷夫人话知道不。
   兰儿:爹我记住了。
   宁夫人:放心吧!我们会对兰儿好的。
   兰儿爹:宁夫人那我便走了。
   宁夫人转向管家:管家。
   管家走上前给了兰儿爹一包盘缠。
   兰儿爹接上盘缠:谢夫人!谢夫人!
   上了板车向牛挥起鞭子:去…去。
   在他眼眶流下泪水!
   兰儿也同样流泪:爹…你放心吧我会听话的。
   她望着板车远去。
   宁夫人:兰儿来随我进府吧。
   兰儿抹去泪水转身:是。
   宁夫人牵上兰儿小手进了府。
  
   8 闪出/河边/外/日
   兰儿抹去泪:爹娘我想你们了!
  
   9 宁府/外/夜
   一道雷光闪烁!使宁府门出现青光亮。
   不多会,下了雨,哗哗的下着。
  
   10 宁府/小少爷房/内/雨夜
   小少爷安然入睡。
   兰儿为他盖被,她坐床前看护他。
   她望向窗外,只见雷光闪烁!还时而传来雨水哗哗声来。
  
   11 兰儿屋/外/雨夜
   兰儿爹上屋顶补漏水,他将一捆稻根铺好。
   下面兰儿娘撑着纸伞看着。
   兰儿娘:孩子爹,雨太大了下来吧,明儿再弄。
   兰儿爹:没事很快弄好了。
  
   12 屋房/内/雨夜
   兰儿弟弟妹妹望着房顶梁上水珠子往下滴。
   兰儿弟弟伸手去沾雨水:真好玩。
   兰儿妹妹:我也要玩。
  
   13 宁府 / 厅/ 院 /内/日/晴
   下人正扫院。
   丫头端菜来厅里。
   宁老爷夫人坐桌前等候多时。
   小少爷正傻嘻嘻对得兰儿笑。
   宁夫人:儿子别闹了过来吃饭了。
   小少爷:哦(跑了过来)
   兰儿扶他上座。
   宁夫人:兰儿辛苦你了,整晚都没合眼了,这样吧,你回房好好睡上一觉。
   兰儿:谢夫人关心!兰儿待会就睡会儿。
   宁夫人:嗯,也好来吃点东西。(帮兰儿夹了鸡翅给兰儿碗里)
   兰儿:谢夫人厚爱!(她眼里流下感激泪水,动起筷子吃起饭)
   宁老爷:兰儿多吃点。
   兰儿:是,老爷我会的。
   宁夫人手抚摸着兰儿发丝看着她吃。
   小少爷傻看兰儿吃饭便嚷嚷:娘我也要。
   宁夫人:好好你也有份。
   将小少爷抱起来,抱着他,宁夫人亲自喂他吃。
   (画外音)兰儿都看在眼里,她长大了定会好好报答老爷夫人的!可上苍太不公了,老爷夫人如此好人,却不给他们一个正常的小少爷。
   兰儿看了后埋下头,边吃边流泪!
  
   14 河边/外/日
   兰儿抱着木盆来河边,放下木盆将小少爷脏衣拿出来洗。
   这时,走来小男孩,他见兰儿在洗衣服,将牛拴树上,便走过去。
   小男孩:你给谁洗衣服呀?
   兰儿抬头看向他:我给小少爷洗衣服。
   小男孩:哦。
   兰儿:你来干嘛来的。
   小男孩:我放牛来的,(手指向)我牛就在那。
   兰儿:哦。
   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兰儿:兰芝。
   小男孩:兰芝。
   兰儿:你呢?
   小男孩:我没名儿。
   兰儿:哦那叫什么呢?
   小男孩想了会:听我娘喊我小名叫什么铁蛋。
   兰儿扑哧笑了。
   小男孩:你笑起来真好看。
   兰儿立马停止笑!继续洗衣服。
  
   15 宁府院/外/日
   小少爷骑丫环身背当马骑。
   小少爷:快点快点。
   丫环:小少爷我不行了快下来吧。
   小少爷:不,我不。
   丫环满头大汗的跪爬着在院子转圈。
   兰儿回来放下木盆,将衣服晾在竿上晒太阳。
   兰儿走过去:小少爷下来别累着姐姐了。
   小少爷:哦我听媳妇的就放过你了。(在她背上下去)
   丫环抹去额头汗水,爬起来。
   丫环:兰兰幸好你回来,不然我真累死了。
   兰儿:姐姐对不起我回来迟了。
   丫环:别这样说我去忙了。(便走开)
   兰儿:嗯。(转向小少爷)小少爷我跟你玩吧。
   小少爷:噢噢(兴奋的跳起来)
  
   16 宁府/内 /日
   黑屏幕显示:十六年
   宁少爷傻不瓜兮的在玩弹弓,他见什么就射什么,弹弓瞄到下人屁股上,他用力一拉,小石头不偏不倚射在下人屁股上。
   下人疼的跳起来:哎呦。
   宁少爷:好玩真好玩。
   下人:少爷别闹了。
   他走过去。
   宁少爷又拉上弹弓朝他脸上射去。
   下人:哎呦(手捂住右脸便跑了)
   兰儿晒好衣服走过来:少爷别老欺负人呀。
   宁少爷:好好,听媳妇的我再也不欺负人了。
   兰儿:真乖!
  
   17 宁府/院/外/日
   小伙子扛着柴随管家进入柴房。
  
   18 柴房/内/日
   管长:就放这吧。
   小伙子:哎(麻力的将肩上柴放下来)
   管长拿给他碎银:这些盘缠收着吧。
   小伙子用肩上的毛巾抹去汗水:哎好!(拿上碎银随管家走出柴房)
  
   19 院/外/日
   兰儿:少爷等我呀,别跑的那么快。
   宁少爷一直跑着。
   兰儿一不留神撞向小伙子。
   小伙子:姑娘小心!(抱住了兰儿)
   兰儿:嗯(抬头看向他)
   小伙子:你是兰芝吗?
   兰儿:我是呀,你是?
   小伙子:连我都不认识,我是铁蛋呀。
   兰儿:铁蛋(她望着他回忆着)
  
   20 闪回/河边/外/日
   童年兰儿:你叫什么?
   童年小男孩:我没名字?
   童年兰儿:哦那叫什么呢?
   童年小男孩想了会:听我娘喊我小名叫什么铁蛋。
   童年兰儿扑哧笑了。
  
   21 闪出/宁府/外/日
   兰儿想起来:是你铁蛋。
   铁蛋:总算想起来了吧。
   兰儿:你怎么来这了?
   铁蛋:我还不是赚银养活我爹娘和我自己。
   兰儿:哦。
   铁蛋:你就在宁府呀。
   兰儿:是呀。
   在旁的管家听不明白两人话,便不耐烦:行了该离开了。
   铁蛋:好,我马上走。
   兰儿:铁蛋再见!
   铁蛋回头:嗯。
   转回头随着管家离开宁府。
   兰儿追出府外,望着铁蛋牵着牛离开了。
   兰儿:铁蛋。
   宁少爷跟了出来:媳妇媳妇。
   兰儿转向宁少爷:我们回去吧。(拉上他走进宁府)
   管家看牛车已走远转身进了府,关上大门。
  
   22 宁府厅/内/日
   宁老爷夫人正用膳。
   宁少爷正一口张一口的让兰儿喂。
   旁边管家看着不舒服别过头去。
   宁夫人:管家,染坊厂经济的如何?
   管家转向宁夫人:夫人染坊厂安好!
   宁夫人:唔那就好。
   管长:哎!夫人有我在管理您就放心!
   宁夫人:唔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你们也下去吧。
   管长丫环:是(退出厅堂)
   宁老爷一句不说一直用膳。
   宁夫人看向兰儿细心侍候少爷满意的用起膳。
   兰儿抬袖为少爷抹去嘴边上的汤水。
   宁夫人吃了会:兰儿你也吃点东西吧。
   兰儿放下碗转向宁夫人:是。
   她动起筷子夹起菜。
   宁夫人眼细看到兰儿身子丰满满意的微微一笑!
   宁夫人:来兰儿多吃肉。
   兰儿:是。(夹了鸭肉放在碗里)
   少爷:娘我饱了。
   宁夫人:去吧。
   少爷:哦(站起来走出厅堂)
  
   23 少爷房/内/晚
   宁少爷 安然入睡。
   兰儿正拍着他身子睡,她望 着窗外出神!
   兰儿:铁蛋你还会来吗。
  
   24 窗/外/晚
   宁老爷在窗口一直关注着,他收回目光,便推门进去。
  
   25 少爷房/內/晚
   兰儿一看是宁老爷赶紧站起来。
   宁老爷摆手:别紧张兰儿,坐。
   兰儿:是(便坐下来)
   宁老爷望了床上熟睡着儿子一眼:少爷睡着了吧。
   兰儿:是的。
   宁老爷转向看向兰儿,抬手摸向兰儿脸:这么漂亮脸可惜做我傻儿子的童养媳可笑!
   兰儿:老爷,我一点不后悔!我注定侍候少爷的命!
   宁老爷:命运可以改的,你可以不答应夫人要求的。
   兰儿不明看向他:老爷,兰儿不明白你意思?
   宁老爷收回手:等你以后会明白的。(起身背着手走出房)
   兰儿愣在那一直想这话含义!
  
   26 宁夫人房/内/晚
   宁夫人见丈夫一夜都不归房,让她无法入睡,她便爬起来望向窗外出神!
   宁夫人自言自语:老爷怎么还不归房睡觉?
   这时,老爷推门进来关上门见夫人还没睡便走过去。
   宁老爷:怎么还没睡。
   宁夫人:睡不着就起来了。
   宁老爷:那睡吧。(脱下外衣)
   宁夫人:老爷我跟你说个事。
   宁老爷:何事?
   宁夫人:你想啊,咱儿子也十六了,而兰儿有十八了,要不让兰儿和儿子成婚吧。
   宁老爷:怎么突然说这些。
   宁夫人:我不是跟你先商量嘛。
   宁老爷:那要兰儿同意才行。
   宁夫人:行,明儿跟兰儿说说。
   便躺下入睡。
   宁老爷叹气的躺下想着兰儿事。
   宁老爷自言自语:苦命的孩子啊。(便闭上双眼睡了)
  
   27 宁府 院/外/日
   宁夫人:兰儿坐。
   兰儿坐在宁夫人身旁:不知夫人要跟兰儿说什么?
   宁夫人手握住兰儿手:兰儿,我有个事不好开口。
   兰儿:夫人无妨,请说兰儿听着。
   宁夫人:你来宁府有十六年了,眼看你到谈婚论嫁年龄了,你也有十八了,我想把你许配少年如何?
   兰儿:夫人……我。
   宁夫人:不急回复我,你想好再说。
   兰儿:嗯,夫人还有别的事吗?
   宁夫人:没了去吧。
   兰儿起身走向厅堂。
   宁夫人望着她背影才站起来走开。
   宁夫人:管家备马车。
   在府门外的管家跑进院:是。
   他便扶着宁夫人走出宁府。
  
   28 少爷房/内/日
   兰儿扑床上哭泣!
   兰儿:娘爹我特想回家,可我已是宁府的童养媳了,不能离开宁府了。爹……我该怎么办?(她泣不成声哭泣,泪水湿透被子)
   她哭了会想起昨晚宁老爷跟自已说的那句话。
  
   29 闪回/少爷房/内/晚
   宁老爷: 这么漂亮脸可惜给我傻儿子做童养媳可笑!
   兰儿:老爷,我一点不后悔!我注定侍候少爷的命!
   宁老爷:命运可以改的,你可以不答应夫人要求的。
   兰儿不明看向他:老爷,兰儿不明白你意思?
   宁老爷收回手:等你以后会明白的。(起身背着手走出房)
  
   30 闪出/少爷房/内/日
   兰儿抹去泪:不,我绝不能答应夫人,我不能。
   她看向床上还未醒的宁少爷沉思着。
  
   31 宁府院/外/日
   兰儿跪向宁夫人:夫人放过我吧。
   宁夫人:兰儿我对你可不薄啊,可你如此用这种回报我的。
   兰儿含泪:夫人,兰儿知道,夫人待我亲闺女一样疼我,可我不能嫁少爷。
   宁夫人:行了,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这婚结定了。
   便气乎乎地走开。
   兰儿抹去泪水:夫人。
  
   32 宁府厅堂/内/日

共 557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兰儿小时候因为家穷,被买到宁家当童养媳。宁家少爷是个傻儿子,生活无法自理,吃饭都得让人喂,兰儿跟了他无疑是跳进了火坑,可为了生存,爹爹无奈地把她送到了宁家,幸好宁老爷和夫人对她很好,把她当闺女看待。兰儿对宁少爷也很好,伺候在左右,像个姐姐一样哄着他玩耍,在宁家也很勤快,深得宁家上下喜爱。她在一次在河边给少爷洗衣服时,她认识了少年铁蛋,从此俩人产生了好感,也心生相思。转眼间兰儿十八岁了,宁家少爷也有十六岁了,宁夫人开始张罗着让兰儿和儿子结婚,可宁老爷却不赞同这门婚姻,对兰儿说可以不答应夫人的要求。兰儿一时没明白老爷话的含义。夫人督促她结婚,兰儿虽然不情愿,可身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她只能哀叹自己的命苦,暗自落泪,她跪求夫人放过她,可夫人不答应,她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了!可没想到,结婚那天,事情突然有了转机,铁蛋打昏了少爷,抢走了兰儿。原来这一切都是老爷的安排,铁蛋送她回家,一家人喜得团圆。剧本描述出过去的岁月,一位女孩的悲惨命运,反映出封建社会陈规陋俗给人们带来精神枷锁,也塑造出一位善良的老人形象,令人感动!剧本画面感强,人物形象鲜活血肉,场景栩栩如生,情节生动,故事感人,引人入胜,结局圆满,令人欣慰!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7-15 09:29:38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夏日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7-15 09:31:00
  欣赏佳作,为佳作点赞!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7-15 09:31:37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你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4 楼        文友:老百        2020-07-15 09:56:01
  全文239个半角冒号:还有29半角括号(),已调为全角。
   91规定:标点符号一律为全角符号,占用一个汉字的位置。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5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07-16 21:20:40
  佩服作者精彩剧本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人物|内线希望成废物!本赛季的他有多让人失望
武磊还是首发!出战塞维利亚 连续第5场先发
小托马斯被下放至发展联盟!这次真的快复出了
比埃拉希望打完西乙再回国安 那时已经是明年五月
百变主帅!马布里换上黄色西装 自己都害羞了
大V热议国足客平菲律宾:过于相信3前锋 下场太重要
终下树!一方官宣哈姆西克加盟 极大提升球队实力
火箭意中人再遭两强队哄抢!本周内将决定下家
武磊携家人同游西班牙海滩 享受难得家庭时光
前NBA球星怒喷莫雷:最蠢的蠢货 该去踹他两脚
新疆用亚当斯替换费尔德 曾率队4-0广东拿FMVP
齐达内找到皇马最强11人 贝尔魔笛都只能打替补
颜射郭艾伦绝杀!CBA三双王今晚不想打加时
曼联遭大股东批评:转会糟糕成绩差 害股价下跌40%
读秒阶段门线封堵救主 高准翼:那是个正确的决定
赴日学习无数遍!中国足球啥没学到 反倒这么能折腾
意甲这门线救险太牛了 真正毫厘之间 米兰捏把汗
火箭靠他的11分杀死爵士!身价只有24万你敢信
赛后几小时里皮收到叙利亚比赛简报 被视为最强敌
国安连胜其实存在1隐患 好的防守不是用红牌换来的
今日推荐:

西甲-梅西进球 苏神倒钩破门 9人巴萨4-0塞维利亚
被痛骂的周琦有冤也得憋着!看看武磊怎么翻身的
冠军归属吸走眼球时 我只想给建业的职业精神点赞
又表决心!郭士强赛后说:不惜一切代价签周琦
够强悍!无缘欧冠四强最贵11人:仅锋线就5亿欧
[新浪彩票]足彩19163期盈亏指数:莫陆军可高看
[新浪彩票]足彩19125期盈亏指数:塞维利难言稳胜
看呆!梅西又让人开眼界了 神技还能这么踢
中超-广州塔双响任意球读秒诛心绝杀 恒大2-1鲁能
博古特暗讽詹姆斯言论!称他为钱放弃“原则”
鲁能的归去来|郝伟驰援国奥 王小胖再相见就像回家
欧冠-斯特林进球热苏斯丢点 10人曼城1-1客平领跑
字母哥撞飞并隔扣老卡特!43岁老头的表情亮了
男篮史上第1人!周琦词条被锁定 官方出手保护
火勇大战G2裁判是火箭克星!执法火箭0胜7负
农心杯杨鼎新负井山止步七连胜 日本取得首胜
奥多姆与网红女友订婚!她曾因暴打前夫坐牢
勇士唯一领袖:从没这么输过球 都想打爆我们
老当益壮!91岁老太打破多项短跑世界纪录!
又一夺冠功臣加盟火箭!火箭总冠军真的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