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91散文 >> 【丹枫】父亲(散文)

精品 【丹枫】父亲(散文)


作者:陈友 童生,72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0发表时间:2020-02-12 06:14:05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不经意间,麦苗已将村庄染得翠绿,麦苗柔嫩清凉的芳香如一阵阵吚吚呀呀的童谣,在乡村的天空回荡,那些表面都还枯萎着的树枝闻到了芳香、听见了歌声,渐渐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睑,尤其是桃树,最是占春,率先在旁斜的疏枝上就结出了细细的骨朵儿。这才是正月初几的季候,“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景象已是俯拾皆是。
   因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除了购买生活必须用品,大都自我隔离在屋里抗疫,不然这个时候,迎着春风,我一定是走在陪护父亲的路上了。
   父亲脑梗瘫后就驻在养老医院做康复护理。我是代表全家“专职”陪护父亲,医院与我们距离几十公里,因疫情阻隔,目前,我已无法如往常一样陪护父亲了,也不知这么多天以来,他的状况会是怎样。
   父亲是一名铁路筑路退休工人。他参建过川藏公路、成昆铁路等一些国家重大工程项目,国家基建工地将他塑造得尤如铁石一样的坚硬。几十年以来,他身体强壮,从来不患感冒;在家里,也一直保持着一家之主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从来一付严肃面孔。然而,父亲慈爱的点点滴滴,却总是要将他坚硬的围城通通淹没。
   很小的时候,随母亲到筑路工地反探亲。所谓“反探亲”,是建设工地的专用语,反探亲是逆行的,与探亲相对;探亲是顺行,是指在建设工地的工人们回家探望亲友,于之相反,从家乡来工地探望亲人的行为方式就称之为“反探亲”,时间长则个把月,短的也就十多二十天。
   那是一个冬季的某天,我正在驻地与一些同样随母前来反探亲的小伙伴们骑竹马,父亲不言不语就将我带走。父亲将我带到一个堆满小石块的地方,那些小石块像小山一样一座连一座地堆积着,不断地有卡车鸣着喇叭从小山谷里进进出出,后来长大我才知道,那些堆积的小山堆,就是铁路道砟、亦即铺路石。
   我疑惑地望着眼面前陌生的一切,不知父亲带我来这里的用意。父亲好像跟一位卡车司机交谈了两句,然后拉开车门,就将我抱进了驾驶室的坐椅上。当汽车开动之后,我才发现父亲已经关上了车门。当父亲将他自己关在车门之外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父亲是特意要我领略领略乘坐汽车的风采。坐在卡车里,一路上我十分惊讶在寒冷的冬季,驾驶室内居然会那样的温暖。那是七十年代初,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乘坐汽车,那时地上的汽车还像天上的飞机那般的神奇,能够零距离地接触汽车、乘坐汽车、并且享受驾驶室的待遇,这对一个来自乡村、一年难得见到一两回汽车的儿童而言,该是多么的幸运和神奇。
   原来在父亲粗硬的外表下,时刻都深藏着一颗柔软、关注儿女生活细节的心。
   小时候,我和两个弟弟随母亲住在乡下,附近村组没有一个亲人,在我不到十岁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随父到了建设工地安家,起初是在西延铁路的工地上。当时是属于会战,建设大军驻扎比较集中,处、段、队三级队伍密集地沿铁路线分布着,漫山遍野都是各式各样的荆芭和活动板房,蔚为壮观。我们的面前是陕北的洛河,也是我们民族的母亲河,沿河有仓颉的故乡以及黄陵。河对岸就是我们的处机关,机关的两翼是医院、学校、汽车队等机构,工人大叔们都称对岸山上的处机关是“处大老爷”。
   “处大老爷”是一个比较诙谐的称谓。他是发号施令的地方,掌握着政策和法规,他能够决定附近所有的一切,哪些该做、哪些不能做,他说要这样就一定不能哪样,管天管地,所有人的吃喝拉撒睡他都要管,大叔们称他“老爷”,实际上包含了许多爱妮、亲切的感情成份。在后来的筑路工地上,就再难“相看两不厌”地面对“处大老爷”了,工程单位为了生存在大江南北忙着招投标,机关只能设于基地、对项目机构“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之外”了。
   “处大老爷”自然也掌控着文化娱乐,那时没有电视,放电影也是其掌控的重要内容之一。
   因为距离“处大老爷”近,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附近的建筑队伍,基本就是不放电影,大都唯“大老爷”马首是瞻。做小孩的我们最想听大叔们大白天就放出的话:今晚处大老爷放电影。好奇心很强的我们听见这样的小道消息就特别兴奋,我们当时称抗战电影叫“打日本”,称反特电影是“抓特务”,反正打得越激烈抓得越利落我们就越高兴。
   有一天正好单独跟父亲到河对岸看电影。放映场是在机关驻地前、一块被平整出的坝子里,坝子面河是近百米高的山崖,我们就是沿河从陡峭的山崖小路爬上来的。电影放映前有人在台上说明过,要大人管好自己的家属,注意安全。因父亲平时很严厉,那天晚上我就只好随在父亲左右,不敢乱动乱跑。委屈的是好不容易等到一场电影,我却只能仰头看身边重重叠叠的人影,找不到一丝缝隙可以看见电影的影子,就连能听见的电影声音也似头顶上的星空,关山万重,遥远而又飘渺。就在我抓耳挠腮干着急的时候,父亲不言不语,俯身就将我高高举上了头顶。
   那天,我就骑在父亲的肩上触摸电影的魅力。父亲那双粗壮的大手攥着我的双手,宛若父亲用他高大的身躯,为我撑起了一架登天的云梯,一时,夜空变得温暖明媚。我安安稳稳地骑在父亲的肩上享受了一夜视觉和心灵的冲击,也触摸到了浩瀚天空那一颗颗耀眼、璀璨的星辰,那一年,我正好十岁。之前,我们和父亲分别两地,聚少离多,也很难有与父亲亲近的机会,骑在父亲肩头游历星空的经历,那之前没有过,那之后因为长大了,也再没可能发生过。
   时光荏苒,那一夜露天电影的内容早已模糊,但父亲温暖的肩头以及他那磐石般坚定的身躯,却永远地嵌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当我走进筑路大军的队列之后,才真正理解了父亲工作的艰辛。我们的时代机械化作业已是大面积推广,而父亲时代的筑路历史全要靠人力,形同是匍匐在广袤的大地上,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像一粒粒小石子那样,去铺就坦坦荡荡的钢铁大道。
   工地由陕北转到了陕南。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努力地在自学缝纫,大量的家务活顺理成章就落在了父亲的身上。
   那是一个大家都很困难的年代。人们成天要为米面饭菜奔忙,有了吃的,生火做饭同样也是一件天大的事。在我的生活经历里,我和我的弟弟们从未捡过一寸柴。
   我们不惧怕母亲。一回到家,只要父亲不在,我们一个个都是大闹天宫的孙悟空,母亲应对的策略十分简单,假装没看见也假装没听见。在陕南,我们房屋的头上就是一个山崖,是一条弯曲的山路将山崖与家连属着。父亲对家里的情况了若指掌,深知我们的底细,如果是白天,每当他下班归来的时候,就会在山崖转角上,冷静、沉着地发出两声轻轻的咳嗽,我们一听见父亲熟悉的咳嗽声,“天宫”顿时安宁,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吵闹,立刻就变成了清清朗朗的读书声。
   父亲不会空手而归,总是会怀抱一堆工地上用过废弃了的木柴。他总是把那些捡回的劈柴整齐地堆码在一起,一有时间,就在门前将那些劈柴劈成小块的柴禾。我十多岁的时候,父亲曾经分派我劈过那些劈柴,因为不小心让劈柴把手指划破了一道小口,父亲很一通埋怨,之后就再没有让我染指过劈柴活,而是独自包揽了劈柴的一切。
   就是这样,父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背负着一个家庭的袅袅炊烟。
   除了上夜班,父亲还包揽了做早饭。那时的我们只知道睡眼惺忪地从梦中被父亲唤醒,只知道很不情愿地穿衣、吃饭、走在上学的路上,却还不能理解到父亲不言不语地早起、做饭、洗漱背后所要付出的艰辛和沉重。
   在我的心里,父亲像一本厚重的书,需要我用一生,细细去品读其中的点点滴滴。
   考虑到三轮车一些用电、行车安全的事,抗疫之前陪护罹病的父亲,通常我是一周去两次。陪父亲说话,推着轮椅出外散步,给父亲做一些简单的理疗按摩。父亲虽然已整整八十岁了,但思维还清晰,语言也没有太大的障碍,他知道过去我是报社的通讯员,纵然病到如今半瘫的程度,也会不时地询问我一些写文章的事。每当父亲知道我成功地写出了一篇文稿,总会很高兴,大加称赞,还会不厌其烦地一再叮嘱我一定要做到爱国、爱民、思想纯正。
   现在,举国都被肺炎疫情的阴霾笼罩着。可怕的疫情灭绝人性,阻挡着我与父亲的相见,我在做到抗疫自我隔离的同时,也真心为那些奋斗在抗疫最前线的勇士们祈祷,祈祷那些逆行的白鸽能平安地为我们生活的土地,衔回翘首以盼的橄榄枝。
   到那时,我就会重新沐浴父爱的春风,重叙久别的父子亲情!
  

共 32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写父亲的散文,作者回忆了父亲年轻时与作者及其他的两个兄弟的一些故事,故事提到,父亲是一个铺设铁路的工人,在那个年代,铺设铁路基本是靠人工的,是个苦力活,可想而知这里面的艰辛的程度是怎么样的了,后来,孩子慢慢长大了,也都成为有用人才,但父亲却患上脑梗,变成坐在轮椅上的人。今年,老父亲也八十岁了,又加上今年冠状肺炎疫情的肆虐,所以大家都要进行自我隔离,谢绝探亲,所以去服侍父亲的机会也就较少了。从小父亲也把坚强和责任、孝顺传递给下一代,所于关于父亲的优点和崇高品德,作者却能一桩桩、一件件如数家珍地向我们娓娓叙来,从而也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父亲的崇高的人格魅力……散文以叙述的形式,向我们展示了作者的父亲的阳光世界。假如说散文能在适当集中和凝练一点就更佳了。好作品!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期待新续!【编辑:黄91】【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13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91        2020-02-12 06:14:57
  好作品!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期待新续!
《91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2 楼        文友:陈友        2020-02-12 11:12:30
  感谢老师辛苦编辑!
3 楼        文友:黄91        2020-02-14 22:43:42
  恭喜陈友老师的散文获精!
《91文学》永远都是最棒的!
4 楼        文友:陈友        2020-02-15 09:47:36
  黄老师编辑得好,同喜、同喜!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2019年度经典对决NO.4:迈阿密赛巴蒂击败科娃
一方官宣西甲黑又硬前锋加盟 曾对巴萨演帽子戏法
巴萨锋王比梅西先老了!25小时球荒 欧冠指不上他
日本奥运代表团团长:数量很重要 30金目标不变
奥胖列心中四大夺冠热门:湖人居首 快船没上榜
哈登再秀骑人式造犯规! 这次中招的是前队友
欧冠-本泽马2球 姆巴佩破门 皇马连丢2球2-2巴黎
苏宁怒破虹口不胜魔咒 熊大diss恩师康熙 目标争四
这是儿戏?重庆U23涮水呢 刚上就下 仅踢了2分钟
曝阿莱格里点头愿接手曼联 钦点一红魔传奇辅佐
恢复中!高拉特训练中挑射看待广州塔 归化提日程
排超天津女排首秀3-0河南 朱婷两局5分成功率56%
CBA公司坚定不移拥护篮协 取消与发展联盟比赛
噩耗!状元接受右膝半月板手术 预计伤停6-8周
9年后又一恒大本土锋将戴帽 不谈归化里皮要靠他
火箭向NBA申诉勇士报告曝光!丢18分损失2000万
隆多:我的队友谁都不许碰!你有多nice都不行
请叫他李玄宗!田忌赛马玩蒙苏宁 看土帅中国智慧
个人or球队?穆帅带来热刺巨变 曼联那一套行吗?
暂停布置战术没人听?李楠连喊三声:听着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