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时光】清虚街214号(小说)

绝品 【时光】清虚街214号(小说)


作者:一朵回忆 秀才,252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03发表时间:2019-07-17 16:25:40

【时光】清虚街214号(小说)
   三月。雨夜。清虚街214号。
   两岸咖啡馆的招牌变幻着色彩,诗意且浪漫。在咖啡馆打工半年多了,丁晓羽已经没了新奇感,也不再暗自揣测顾客间的私人关系,甚至对突然的争吵或者亲呢举动也熟视无睹了。夜雨敲窗,光影流泻。吧台上的海棠默然开放,馨香浸润。她享受着片刻的清闲,手指拂过碧绿的叶片,触到粉色的花瓣,仿佛进入到另一个时空。
   玻璃门似乎是被风吹开的,随着凉风进来的,是一位白衣女人,长发过肩,米色宽沿帽压得很低,看不清脸。“一杯摩卡,不加糖。”说着,径直走向靠近角落的位置。一如往常,晚上十点到,一杯咖啡,打烊时离开。至于她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丁晓羽也不关注。
   但也有例外,比如辛非。辛非一直是咖啡馆的常客,不过从上个月起,辛非就不再到咖啡馆了。他只在晚上接丁晓羽下班时,把车停在街口对面的大树下,有时坐在车里听歌,有时斜靠在车上抽烟,有时在路边接打电话,有时会不停地看时间,走来走去,像有什么棘手的事情要处理。但无论等多久,辛非从不给她打电话,也不进咖啡馆。
   风挟着雨,横冲直撞。丁晓羽刚走下台阶,裙子就被雨打湿,又踩到松动的地砖,溅起的雨水灌入鞋子,冰凉从脚漫延到身体,她的心情突然烦躁起来,站在雨中一动不动。辛非快走几步迅速把她拉到伞下,搂在风衣里。直到坐上车,她依然不言不语。
   “怎么了,生气的女孩不好看!”辛非察觉到了她的异常。
   “本来就丑!”说着,她低头用纸巾擦去脚踝上的雨水,白裙子沾了泥点,非常醒目。
   “谁敢说晓羽丑,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对她的小性子,辛非有足够的耐心。
   丁晓羽白了他一眼。不见想念,见面又烦,她爱得甜蜜而纠结。虽然与辛非已是恋人,但她依然无法适应这种交往。每次晚上见面,总感觉借黑夜遮挡,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就如现在,她不知道辛非从哪里来,或许十分钟前他还游走在歌舞场,以一副好嗓音赢得满堂彩;或许才把一位女性朋友送回家,顺路绕到了这里;或许刚挂断的电话中,也有含情脉脉的道别……她有无数的猜测和想象,却没有询问的勇气。
   “看来是烦我了,不想见我了。”辛非有些失落。
   “你那么忙,我又不在你的日程表里。”丁晓羽冷冷地说。
   “说得对,你的确不在我的日程表里。”辛非回答得干脆,丁晓羽的心愈加冰凉。辛非拉过她的左手,捂在胸前:“你在这里。听到了吗?我的心跳都是为你!”
   这句话无疑具有一定的杀伤力,丁晓羽浑身立起的刺顷刻间柔软了。她有些眩晕,闷在心里的话瞬间蹦了出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说完后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好像成了恨嫁女,如果辛非真的答应了,她真要嫁给他吗?
   红绿灯路口,辛非急刹车。丁晓羽的身体前后摇晃,不由抓紧了安全扶手。辛非望着前方炫目的红灯,声音低沉,反问道:“晓羽,你了解我吗?”
   “因误解而结婚,因了解而离婚。难得糊涂,不是正好。”丁晓羽回答得轻松,看起来满不在乎。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多少次别看那些鸡汤文,都是骗你们小姑娘的。”辛非手按在喇叭上,汽车发出清脆的响声,前方并没有车,红灯还有几秒。
   丁晓羽气呼呼地转头看向窗外,心里再次骂自己“傻子”,明知辛非不会给她未来,她还依然痴心不改。她想推门下车,让大雨淋醒她的痴迷。辛非叹口气,拉过她的手轻吻,心平气和地说:“傻孩子,等你研究生毕业再说,好吗?现在别胡思乱想。我爱你。”辛非说得足够深情。丁晓羽一脸凄惶,无言以对。在她面前,辛非从不掩饰,他说过,结婚是成年人的游戏,何必在游戏中埋葬了自己。丁晓羽不懂辛非的魔鬼逻辑,也无从反驳。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经历过怎样的爱与痛,才会得出如此结论?
   一路上他们不再说话,只有雨刷来回摆动着,雨水被迫挤成弧线,左右流下。窗外,模糊不清的街景,快速掠过的路灯,丁晓羽的心也如这沉沉的雨夜,被黑暗与潮湿笼罩着。
   直到辛非把她送到校门口,握握她的手,又紧紧拥抱,吻别。一滴雨落入丁晓羽的眼睛,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路边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女人。车灯晃过,白衣如一道光,很刺眼。她揉揉眼,再看时,空无一人。
   落雨如织。
   “真是见鬼了。”丁晓羽嘟囔着,却没敢再回头看,快步进了校门。
  
   二
   凌晨三点,丁晓羽依然毫无睡意,她面向窗户侧躺着。窗外,天空是深灰色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夜风带着雨露的清凉,从窗缝挤进来,凉意侵袭,她用羽绒被把自己裹起来。她想厘清与辛非的感情,往往越想专注就越容易走神,过去的,现在的,身边的,远方的,一些人,一些事,都涌上来纠缠在一起,她就像一条被水草缠住的鱼,近乎窒息。她索性起床,打开电脑上网。
   “晓羽,你还好吗?北方容易倒春寒,记得出门多加件外套,保重身体。”QQ对话框弹出任潇的留言。无眠之夜,温暖关爱,丁晓羽瞬间感动了。她想对任潇说“谢谢,一切都好”,但立刻又冷静下来,有意义吗?天涯路远,各自相安吧。她敲击键盘,打出两个字:晚安。想想不对,美国此时应该是下午。删除,又打出午安。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她盯着屏幕上字,有些许感动,也有点失落。夜,还在沉睡中,只有无眠的人在守望黎明。
   “就是一句问候,何必在意呢?”丁晓羽劝慰自己。青梅竹马的感情像什么呢?她想,像少女走过开花的树,迎面而来的清风吹落花瓣,在眼前飘飞,心里留下了甜蜜。
   丁晓羽与任潇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又是大学里让人羡慕的情侣。他们曾约定毕业就结婚,照顾老人,养育孩子,早看朝霞,晚看落日,柴米油盐诗书茶,一日三餐四季,过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人生不是童话故事,变化是计划之外的,也是不可预测的。毕业季,分手季,任潇坚持出国,也鼓动她一起去:“只有到了国外才能真正感受到外国文学的语言魅力。”丁晓羽对他的谬论嗤之以鼻:“学古代汉语的,难道也要穿越到原始社会才能感同身受?”他们无法说服彼此。
   大学毕业,任潇毅然出国,谁也没有主动提分手,可距离已在他们中间划了一道天河,与日俱深。丁晓羽把坏心情发泄到了书本里,也是赌气吧,阴差阳错考上了研究生。一失一得,造化弄人。研究生课不多,时间宽余,她常常无所事事,心里空荡荡的。
   同宿舍的颜青青酷爱跳舞,丁晓羽跟着她学化妆,锁上房门,涂上鲜艳的口红,梳各种发型,试穿她的衣服。颜青青长得不算漂亮,但眼角眉梢都顾盼柔情,很女人。她说丁晓羽其实是千面女郎,清纯的外表下有一颗不羁的心,会有无数男人迷倒于她的石榴裙下。颜青青带她去狂欢,她却躲在舞池角落,拒绝男人的邀请。
   丁晓羽不再去歌舞场,对陌生人的搂腰搭肩她有说不出的别扭,更没有玲珑的交际能力,不知道怎么应对搭讪男人。她更新QQ签名:越繁华越寂寞,越热闹越孤单。颜青青回她一万个白眼,说她不解风情。丁晓羽的风情在小说里,课余时间,她边读小说边吃巧克力,毫无节制。小说读了一本又一本,巧克力盒子也堆满了桌子,一个月不到长了八斤。颜青青说她是因为失恋才自暴自弃的,其实只说对了一半,丁晓羽沉醉于小说中构想她的爱情人生,也在逃避现实的情感。
   颜青青没能由着她颓废下去,研二开学不久,就介绍她去了两岸咖啡馆,每天下午6点到凌晨1点,薪资不错,解决她的生活费之外还有剩余。咖啡馆离学校不远,到这里来的很多是学生情侣,常常会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面孔,丁晓羽猜想着是在校园的路上擦肩或者在图书馆曾经遇到过。于是,她觉得两岸咖啡叫“情人咖啡”更合适些,同时又觉得两岸远比情人含蓄有情调,太直白的爱情就是调情。
   学习和打工都按部就班,丁晓羽原以为研究生时期就这样庸常地度过,不谈爱情,不想未来,平淡如水。但生活往往不会给你持久不变的状态,不知什么时候跳出的惊奇比想象的要精彩。打工第一天,丁晓羽就遇到了意外……
  
   三
   去年九月,丁晓羽在咖啡馆打工的第一个周末遇到了辛非。现在想来,如果有先知先觉,她绝对不会因为好奇而制造意外。那个意外,让她陷入一个迷局,又欲罢不能。
   秋雨总是不期而至。雨后的傍晚,辛非带着一个女孩来到咖啡馆,进门的时候,他用胳膊护住那女孩,担心玻璃门上的灰尘沾染到她的身上。丁晓羽注意到他们,是因为女孩的漂亮特别引人注目,皮肤白皙如瓷娃娃,秀发如流水倾泻而下,浅粉色的套裙包裹着她柔美的身材。女孩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态,显得非常高冷。
   他们选了一张靠窗户的位置坐下。女孩垂着眼帘,盯着咖啡杯里的心形图案,拿起小勺在图案上描摹着。她手指细长,指甲上涂了粉红色的花朵,右手腕上戴着一串白水晶手链,昏黄的灯光下,水晶熠熠闪光。辛非穿着黑灰色的休闲西装,戴副眼镜,风度儒雅,带着温和的微笑,看着女孩,眼神中满是宠溺。
   这样的场景,在电影中出现过。丁晓羽脑子中回放着,想起来是《倾城之恋》,男女主人公咖啡馆相遇,相对而坐,夕阳的余晖淡淡的,勾勒出朦胧而浪漫的剪影。辛非,的确很像电影里的男主角,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丁晓羽有片刻的走神,放置果盘时竟然有些慌乱,碰到了女孩子的咖啡杯。女孩尖叫一声,裙子上的几点咖啡分外显眼。丁晓羽手忙脚乱,抽出纸巾,想帮她擦去。
   “这能擦掉吗,你有没有常识?”女孩的声音和人一样冷。
   店里的客人向这边张望着,丁晓羽满脸通红,连声道歉。女孩愤怒地盯着她,辛非也皱着眉头。丁晓羽更加不知所措,加上一种被羞辱的心态,她一狠心说:“裙子多少钱?我赔。”
   “赔得起嘛你!”女孩咄咄逼人。大堂经理向这边走来,丁晓羽闭口不语。还是辛非先开了口,他打量着丁晓羽,问:“你是大学生来这里打工的?”
   丁晓羽低声说“是”,慌忙移开眼神。
   辛非迟疑了片刻,说道:“没事了,去忙吧。”说完微微颔首,示意丁晓羽离开。
   大堂经理还想解释什么,辛非摆摆手阻止了。转而搂住女孩的肩膀安慰道:“不就一条裙子嘛,我再送你一条新的。”
   一切又恢复平静。丁晓羽则一直惶恐不安,直到他们离开咖啡馆,辛非出门时回头,冲她微微一笑,还轻轻挥挥手。她才如释负重。
   时光不疾不徐,上午上课,下午去图书馆,晚上到咖啡馆打工,丁晓羽的生活很有规律。她和任潇还保持着联系,只是两人都刻意不谈情不说爱,不回忆过去,渐渐地,只剩下一句问候,他们终于走成了平行线。
   辛非经常来咖啡馆,带着不同的女孩,这些女孩年轻时尚,妆容精致,衣着前沿。他对每个女孩都很细心,亲昵说笑,搂腰搭背。辛非每次结账时,都和丁晓羽闲聊几句,诸如“学什么专业”“打工会不会影响课程”“有没有写过小说或者剧本”“晚上走路注意安全,最好让男朋友来接”之类的。辛非语气温和,笑容温暖,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丁晓羽简单地回答问话,微笑说声谢谢。有几次,她想问问那个女孩子怎么没来,可又把好奇心压了下去。那女孩只是个与自己无关的人,可丁晓羽也说不清为什么,隐隐觉得与那个女孩还会有后续,她在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秋天就这样过去了,雪花飘飞的季节到来了。已经连续一个星期,辛非都是独自来到咖啡馆,没有任何女伴。他常常从傍晚一直坐到咖啡馆打烊,好像等的人始终没来,又好像有什么心事?雨雪交加的晚上,丁晓羽路过他身旁,看到地上滑落一个金色的硬皮本,弯腰捡起,还没等她放到桌子上,就被辛非劈手夺下,倒扣于桌子上,厉声斥责道:“不要看别人的东西,对你没好处!”
   向来温和的辛非莫名说出这些,丁晓羽怔住了,但她依然带着职业的微笑,声音却比冰还冷:“先生,做好服务是我的工作,对于您不慎遗落的物品,我有义务捡起送到您的手上。至于这些物品是否珍贵,与我无关。”
   辛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旋即以笑掩饰:“嗬,真不愧是中文系研究生,说话这么犀利。”
   “这与我的学业无关。您曾经帮我解围,十分感谢,但不能成为您无理指责我的筹码。”丁晓羽声音不高,却不容置疑。
   “误会了误会了,我道歉。”辛非一迭连声说,还用眼角藐着她,像做错事的小学生。
   再强势的男人骨子里也有孩子气,丁晓羽倒是忍不住笑了。这时,咖啡馆里“晚安”乐曲提示响起。辛非如遇到了救星般,眼里闪着亮光,试探地说:“今天多有冒犯,将功补过,送你回去。能接受吗?”他说得诚恳谦卑,丁晓羽还是拒绝了。
   等丁晓羽走出咖啡馆,辛非却等在门口:“小丁,天黑路滑,还是我送你吧。”
   一片雪花落在丁晓羽的鼻尖上,立即化成了水,凉凉的。她用指尖拂去,看着这些天上飞落的小精灵,漆黑的夜有了亮光。人间更多的还是善意与美好吧,这样想着,向辛非走去。

共 1342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都市言情小说。在清虚街214号咖啡馆打工的女研究生丁晓羽,邂逅了事业上的成功人士辛非,开启了一段无果爱情。辛非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多情男人,女孩都很难摆脱这种男人的诱惑,而辛非恰恰又是一个颓废的欲望男人,对身边的女孩进行着无微不至的欺骗。丁晓羽和辛非,一个痴迷爱情,一个游戏人生;一个被爱情欺骗,一个欺骗了爱情;一个相信爱情的美好,一个迷恋于爱情的各种体验。当丁晓羽意外地发现辛非的秘密,她只能选择默默承受,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她真正的安慰。自爱者,人恒爱之,从故事的深处讲,丁晓羽未必没有察觉辛非的花心和不负责任,她选择了信任,而这种信任实质上是对诱惑的妥协,与其说辛非欺骗了她,倒不如说她欺骗了自己,以至于受到伤害的时候,得到的只是一次人生的悲凉体验。这篇小说是经过精细设计的,无论是人物、场景、故事安排,都无一例外地表现了作者在小说技巧上的独到之处,尤其是丁晓羽夜读网络小说发现惊天秘密的桥段,令读者欲罢不能,这些都是优秀小说所具备的关键要素。推荐阅读! 【编辑:临雨听琴】 【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190002】 【91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724第007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7-17 16:48:47
  小说用浪漫的笔法揭示了现实的残酷,构思精巧,引人入胜,值得我学习!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18 15:54:42
  本是一个简单到俗套的故事,借浪漫来掩饰丑陋。
   谢谢编辑老师,祝好!
2 楼        文友:南寒        2019-07-17 22:32:09
  小说从一开始,是以三月的雨夜作为背景,暗示了悲欢离合,同时也揭示了丁晓宇的人物性格:敏感、脆弱、自尊、渴望爱情又矛盾的像是不得意的浪漫主义者。颜青青,是指向清虚街的一个引子,故事从这里开始,颜也是丁的人物性格的对立。辛非,没什么好说的,又是一个小说里泛滥成灾的角色,说泛滥,是因为现实里到处都是这种,不想结婚又想哄人上床的都是耍流氓,比起辛我好奇的是1章里出现两次的白衣女子,坐在角落里,拥有上帝视角的人。小说6章的网络小说,内容类似每个不同片段人物速写,构成人生百态,意外发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尽管我很讨厌这种无耻的监控感,但却也揭露了现实中种种鬼脸。颜说,女人为难女人,但我以为,女人也是最懂女人的,可能带着善意的自我怜悯,盒子里的一张纸条,它是秘密,正因为秘密,作者无需揭示。而7章的微妙处在于,是“谁”该死的冲突,我不敢,也不愿做更深的解读,作者没有具体揭露,给读者留下解读空间,只是我内心倾向,女人在恋爱中都是傻子,爱恨纠缠,有多爱,就有多恨,复仇的手段、各种方式或许在心里都彩排了无数次,但事实上,她解决掉的是自己。小说写的是爱情,而丁的悲剧在于,在感情上,女人似乎总要比男人更勇于现实。爱情不能如任潇过于遥远,不可捉摸,虽有近水楼台如辛非,又近的不切实际,以至于后来像恐爱群体谈爱色变。其实,读到这里个人已经对辛非深感乏味了,丁如此下去无疑又是方玲的翻版,只是在最后1章,白衣女子借着颜复现,丁与辛狭路相逢时,小说的独立人格就提升了,那就是,女人的爱情悲剧并未停止,下一个傻子又是谁呢?你们折腾,老娘不跟着你们瞎掺和了。丁跨越了爱情与知识悲剧。我松口气。肥皂泡总是美好的,但善待自己的方式,是戳穿它。整篇小说,在人物细节上无疑是成功的,向阿朵老师学习,成功的把读者带进去,后来出现的神秘的网络小说随着情节铺垫也尽显「合情合理」,但就因为合情合理,反而要为猎奇做更多“努力”。以上纯属个人观点,解读若有误,全当我瞎说。
回复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18 16:59:31
  这么强大的解读,分析得精准透彻,感动。谢谢南寒老师。
   最初想写这样一个故事,并没有想到太多,只是反映一个社会现象,或者是偶尔的现象。因为我一直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以至会延续至人性的普遍美好,纵然时有丑陋,也是正常状态。人都有两面性,善与恶,放纵与收敛,只是日常个人行为思想的约束方式不同,它们呈现或者隐藏,存在或者消失。
   想像往往与现实有一定的差距,所谓美好的东西一旦撕去伪装,它的丑陋更加惨不忍睹。浪漫的爱情中单纯的相信,目的性的欺骗,真情的伪装,信任的坍塌。迷失的人一直在迷失,清醒的人终会清醒。如果生活中真有以上帝视角俯视众生的白衣女人,会避免许多悲情的故事吧。
   关于第七章中“究竟谁死了”的问题,思考的角度不同,答案也不同吧。如同一千个读者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死亡只是形式,与过去的告别,再获新生。结尾再次出现的人与事的相似,这样的安排有些小小的过分,但悲剧的叠加不可避免,经历了才能风轻云淡吧。有些玄幻了。
   小说是虚构的,故事里的事,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无论怎样,我写了,你读了,就好。
   再次感谢,祝夏安!
3 楼        文友:雪飞        2019-07-19 19:37:01
  一朵的小说今天我读了,看出一朵对人物内心描写做了努力,小说取材正是当代,从文中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实,包括爱情的迷惘,这是有普遍意义上的揭示。小说设计上很有想法,足见一朵小说功力,的确值得我借鉴学习。
回复3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0 20:59:38
  雪飞姐,你的小说才是91一面旗帜,姐这样说,我愧不敢当啊!
4 楼        文友:素馨        2019-07-19 20:40:25
  这么多年,朵朵一直都在坚持,都在进步,而且进步可以说是神速的,老姐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昨晚蛮晚上床,看到了这篇小说,就着手机读,无奈太累,两次都是被手机砸醒的。今天下午送走客人,就着电脑反复读了几遍。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首先要肯定的是,虽然故事主核俗套,但因为有了一个精心打造的架构以及一些好的细节、悬念,故事是引人入胜、耐看的,新的尝试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成功。
   不过,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或者说是第一读感,可能在构思、设计这篇小说的时候,朵朵你考虑得太多,或者说是顾虑得太多压力过大,以致你想要表达的太多,却要么用力过猛要么又有点缩手缩脚。而且,因为顾虑太多,精力过多地放在了架构的精雕细琢上,对于小说的主体推动者也就是人物的刻画反而有些浮于表面。老姐的看法不一定正确,是觉得无论怎样尝试怎样革新,小说的人物勾勒都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朵朵你的这篇小说,老姐读了几遍之后,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白衣人,辛非和颜青青也有印象,反倒是女主角丁晓羽,觉得差一点点火候。
   朵朵你试着清空我们所有人的看法,也不去想要让谁或者自己满意。这不是考试答卷,你就全身心地去写,纯粹地去写,会不会写得更精彩?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0 20:57:23
  感谢素馨姐的宝贵意见!我用了一整天时间根据不同建议做了很多修改,力争使小说有较大改变。
  
   在写作的路上,凡是给我提出真诚意见的人都是我的贵人,一朵需要素馨姐指点迷津,多提建议!
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7-20 18:51:48
  静下心来读这篇小说。
   首先是语言,文中辛非、丁晓羽和颜青青等人物的对白吸引了我,有极富含哲理的,有幽默风趣的,有穿越式的,有文绉绉的,语言的特色给每个人物的性格贴上了标签。尤其是那些内心描写与旁白,更显作者在语言方言的功力和文学素养的底子。
   其次,一个白衣女子的忽隐忽现,给人造成了一种幻觉,正是这种幻觉,镜头在实与虚中翻转着,暗暗地推动着情节的发展。
   最大的亮点就是丁晓羽读网络小说《清虚街214号》。这本是故事发生的集结地,两岸咖啡店的所在处。丁晓羽没想到她与辛非的相遇相爱在这篇小说里演绎着,还有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也在小说里离奇地存在着。读到这里,我的第一感觉颇像红楼的开篇,空空道人和渺渺真人的穿越。是啊,生活本是一部小说,你在生活,你在演小说里的事,小说也在妆饰你的梦。
   好一篇小说,镜头瞄准了大学生的都市生活,丁晓羽的纯,颜青青的熟,辛非的花,一一展现出来,这正是现实的缩影和抓拍。
   拜读了。夏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0 21:54:37
  感谢薛老师的评读,你独特的文字风格,深邃的思想内涵,一直是我羡慕并学习的。
   感谢在时光城的遇见,一群努力。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0 21:56:08
  感谢薛老师的评读,你独特的文字风格,深邃的思想内涵,一直是我羡慕并学习的。
   感谢在时光城的遇见,共同努力。
6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7-20 20:50:33
  语言方面,笔误成方言。朵朵见笑了!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6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0 22:01:24
  为薛老师的认真,感动!
7 楼        文友:雪碧        2019-07-21 17:22:10
  拜读朵朵老师佳作,很敬佩老师的文笔功底,感谢分享学习,祝贺老师佳作获精!
回复7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1 22:29:58
  谢谢雪碧老师,共同学习。
   祝夏安!
8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9-07-24 20:45:07
  恭喜朵朵大作加绝,作为时光人深感荣幸,同时也向你学习!文章看了几段,先不做评判,等有时间继续拜读。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8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4 22:19:00
  感谢在时光的遇到,珍惜。
   保重,夏安!
9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7-24 21:26:26
  很喜欢这篇小说,很赞同素馨的评论。学习了。
只留阳光
回复9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4 22:20:43
  初学,还有许多不足,真诚地希望阳光社长多提建议。
   祝夏安!
10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7-24 21:34:04
  恭喜朵朵小说获绝,礼花,礼花,崇拜!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7-24 22:23:15
  谢谢薛老师,还在放礼花,你买了多少啊,哈哈……
   薛老师的散文非常值得我学习。同在时光城,真好。
共 17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胡锦涛参加西藏团审议强调各民族共享改革成果
计生委:坚持计划生育杜绝大月份引产
王素毅与李达球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统计显示四川国企平均工资高于私企两万元
福州部分医院不堪被恶意套现叫停信用卡交费
网曝南京仙林城管执法车多次违纪 交警称将处理
王石川:别误读了“不受理越级上访”
美防长暗示钓鱼岛海域适用日美安保条约
菲众议员提案寻求脱离美国干涉 缓和南海纷争
西安世园会园区工作人员整体培训工作全面启动
湖南郴州市委书记葛洪元调任省纪委副书记
视频:卡洛斯国王举行隆重仪式欢迎胡锦涛来访
美国得克萨斯州已有46人死于西尼罗河病毒
西安公布重伤日系车主嫌犯正面近照(组图)
视频:国民党反制扁“终统” 称罢免不成将倒阁
组图:云南普洱地震灾区现场
视频:胡锦涛与克勒举行会谈
薄熙来:王立军暗恋谷开来 不能自拔
视频:胡锦涛出席威斯敏斯特市长举行的欢迎仪式
老汉撞死人将三轮车拆零藏匿被6岁孙女拆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