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91散文 >> 【家园】种瓜得瓜(散文)

精品 【家园】种瓜得瓜(散文)


作者:牛心山 白丁,13.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1发表时间:2019-07-10 09:30:58
摘要:清明后要整理瓜地,父亲就带三位犁地把式,赶上三套牛,把地深翻一次,打碎胡基,爬磨平整,保持好地里的墒情。谷雨前开沟施上熟化了的土肥,起一寸多高的垄,谷雨刚过就开始点瓜籽。


   谷雨前后,种瓜点豆。每当清明节一过,生产队就要整地做好务瓜前的准备工作。这个时候就要选择务瓜把式,有技术还要德行好,手脚干净,不拿生产队的东西。父亲往往是第一人选,他的各种条件都具备。生产队的瓜地选择在普洛河北岸边,下边就是长年流淌的河水。选择这儿的原因有两个,一个原因这儿是水磨的蓄水大坝,地下边就是坝子,挖井安装水车容易。二一个原因是这儿的土地是沙土,适宜务瓜。那个时候没有抽水机,就在瓜地边安装了水车,是那种人推式的机械水车。水面距离瓜地4米多,在靠近瓜地的地方挖一个半边开口的大口井,把水坝子里的水引进去,把水车安装在井口上边。水车的下水管是十五厘米粗的铁管子,安装在铁水槽下边,有一根铁链子挂在绞水轮子上,铁链子上边每隔一米安装了拉水的皮碗,当绞车转动的时候,就会把水从铁管子里边拉上来。绞车上盘的顶端有个环扣,环扣上穿了一根抬杠,人推动抬杠,水车就转动起来,推得越快,上来的水就越多。
   清明后要整理瓜地,父亲就带三位犁地把式,赶上三套牛,把地深翻一次,打碎胡基,爬磨平整,保持好地里的墒情。谷雨前开沟施上熟化了的土肥,起一寸多高的垄,谷雨刚过就开始点瓜籽。点瓜籽是个技术活儿,父亲就和另外一个瓜把式两人工作。那一天是个星期天,我去看父亲点瓜籽,他用瓜铲刨去地表上的干土,挖一个一寸深的坑,把瓜籽小头朝下插在里边,覆湿土抹平。父亲告诉我,瓜籽小头发芽以后就会朝土里扎根,根扎稳当了才开始往上长芽子。过了十多天,我去给父亲送饭,看见满地都是发了芽的瓜苗子,两个瓜瓣顶上有个小尖尖,是那么的翠绿。这地有5亩多,一半是甜瓜,一半是西瓜。等瓜苗子长成了深绿色,两片真叶展开以后,父亲就用竹子削尖的东西去拨掉瓜尖,这样会使瓜苗生出两个头,撤出两条蔓,增加瓜的产量。瓜蔓长到一尺长,就要邀瓜,用瓜铲铲土压住瓜蔓,让他们长慢一点,把养分用在孕育花蕾上。邀瓜的工作最麻烦,人蹲在地里挪动,一苗一苗过手,一次邀不来花蕾,还要二次三次的邀瓜。
   五黄六月天气,满地都是拳头大小的翠绿瓜,太阳火辣辣的烤着,瓜也就需要浇水。这个时候,生产队会派四个小伙子来推水车浇瓜。水车头上穿了一条长抬杠,两人在两边推着走,另两人在一边休息,随时轮换着推水车。刚开始,小伙子有劲,水车推得快,水槽里的水从链条那里直往上冒。哗啦啦地流水声与水车链条的击打声、转换盘齿轮的咬合声混合在一起,奏响了一曲美妙的交响乐。在乐曲的伴奏下,喝过水的瓜蔓绿森森的,翠绿的瓜皮在太阳下反光。瓜蔓上开着黄色的花儿,蝴蝶飞来飞去,蜜蜂一会儿钻在这个花朵里,一会儿又飞进那个花朵里。大热天瓜见水就长,一天一个样子,不几天就如碗口大小。这个时候,瓜蔓很容易疯长,就要顶着太阳打杈蔓,让营养供应瓜体膨大。
   瓜快开园的时候,地边搭了庵子,可以容纳两个人睡觉。父亲和他的搭档就天天守在瓜地里,每顿饭都是轮换着吃,晚上住在瓜庵子里边,防止有人偷瓜。瓜地边上种了指甲草花,有红的,也有黄的和紫色的,说是种了这样的花就可以防止貒吃瓜。指甲草花可以染指甲,父亲就把那些花采回来,让母亲给我们染指甲。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把花放在碗里,和上白矾捣烂如泥,给我们放在指甲上,用枸树叶子包扎起来,到第二天早上,取了包扎物,指甲就是红色的了,十分好看。
   有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父亲说瓜地里有貒吃瓜,要带狗去抓貒,我就跟了父亲去看抓貒。这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都在庵子里静静的等着貒出现。我都等得瞌睡了,还没有貒来,就迷迷瞪瞪地睡着了。半夜时分,我被狗叫声惊醒,听到父亲在庵子后边说,这家伙挺鬼的呢,还钻在洞里不出来。我赶紧跳下床去看,父亲一手提着铁叉,一手提着像猪娃一样的东西,那家伙已经死了。父亲说这是猪貒,还有像狗一样的狗貒。原来,貒刚踏进瓜地,狗就扑上去了,还在身上咬了一口。貒也咬了狗,狗一松口,貒就逃走了。父亲他们就在后边撵,貒钻进了一快玉米地,那里有个浅洞就钻进去了。父亲就用铁叉伸进洞去插,貒被插死了。父亲把貒用开水烫了,拔毛破肚,把一半给了搭档大叔,另一半我们吃。貒肉好吃,可是腥味大,父亲说要是在冬季的数九寒天,貒肉就是补药了。
   我一到瓜地,就喜欢推水车。有一次,我和几个孩子去瓜地玩耍,我们轮流推水车,水被哗啦啦地绞上来了。我们就数数,看谁推得圈数多,结果,都是十多圈就走不动了。水车推热了,我们就吃梨瓜,吃完瓜就跳进水坝里耍水。这个水坝不深,也就是一米多一点,我们在里边抓鱼,抓螃蟹。在沙堆里暖身子,把整个人都用砂子埋起来,只有头在外边。正当伏天,砂子很烫,钻在砂子里边很舒服。耍完水,我们就坐在水坝边看飞鱼。那些鱼儿在水面上窜得有一米多高,鳞片在阳光反射下闪闪发光,看起来十分精彩。
   割完麦子,生产队的瓜才会开园,父亲就把第一批熟瓜送到打麦场里,让社员尝新鲜。大家吃着甜瓜,赞叹着父亲的务瓜手艺,欢声笑语萦绕在麦场上空。甜瓜开园十多天以后,西瓜才会成熟,也要送去打麦场品尝。过去没有机械,碾麦子用牲口拉着碌碡走,从割麦子到碾完麦子,如果天不下雨就要一个多月。瓜是生产队的经济作物,开园以后要派人去卖,务瓜人只管做务,卖瓜人每天由生产队指派。卖瓜也是有窍门的,要喜欢说话的人,德行规整的人才行。走的时候要过称,价钱要订个最低价,也好回来算账。我在十三岁那年,跟着叔叔第一次去卖瓜。叔叔担着一担甜瓜,我拿着称相跟。我们走村串乡叫卖,到了人多的地方,叔叔教我怎么喊叫吸引人。“卖瓜哩,甜梨瓜,不甜不要钱。”“甜的沾嘴哩,一咬淌水哩,吃了可取哩”。我第一次喊的时候,还有点害羞,到后来就不觉得害羞了。有的妇女见我是个娃娃,就故意问我说,当真不甜不要钱吗?我看着叔叔不敢回答。叔叔笑着说,我们队里的瓜是油渣上的,的的确确甜的很,不信你尝尝。叔叔就擦干净一个梨瓜,用手指甲在瓜前边中心位置化一个印子,两手一扳就分开了。他把梨瓜扳成小块,散给周围的人让他们品尝。大家边品尝边说,瓜就是甜,你们队里有油磨,用油渣上瓜我们相信。这样一宣传,梨瓜就卖得快了。
   摘瓜是个技术活儿,看不来生熟,卖瓜人就要赔钱。务瓜人要在头一天下午下瓜,也就是摘瓜。有一天下午,我去给父亲送饭,就跟着父亲学下瓜。父亲告诉我,梨瓜成熟后外表是光滑的,没有茸毛,瓜把一动就脱落了,瓜熟蒂落就是这个道理。西瓜成熟后外表也是光滑的,一手托西瓜,一手在上边轻轻拍,听到膨膨声,就是熟瓜。西瓜却不是瓜熟蒂落,要从蔓上轻轻的扳下来。下瓜还有那么多学问,我学不会,就只管往庵子跟前送瓜。
   父亲务瓜的时候,只要瓜开园了,凡是第一次来瓜地的社员,都要送一个梨瓜,娃娃们也不例外。父亲说,人有大小,嘴没大小,这是个吃的东西,不给就太没有人情味了。娃娃们跟着我经常去瓜地玩耍,去的次数多了,父亲也就不给我们吃瓜了,于是,我们就计划着去地里偷瓜。有天晚上,我们5个娃娃乘着月亮去偷瓜,一个娃娃放哨,4个娃娃进地摸瓜。我们沿水坝那里摸上去,刚刚爬到地边,闻到瓜香气味,我的胳膊就叫人抓住了。只听父亲小声说,你们都起来,这里给你们准备了梨瓜,每人两个拿去吃吧。以后想吃瓜就白天来,跟月亮集就是小偷。自小偷针,大了偷金,人的脾性都是惯出来的,自小不约束,长大了不得了。听了父亲的话,我的脸一直发烧,就和同伴拿了梨瓜回家了。后来我问父亲,是怎么知道我们晚上要偷瓜的?父亲笑着说,就你那一点鬼把戏,骗得了大人吗。往日我带狗去看瓜,你都支持,那天晚上你不让带狗去,我就知道你们有行动,我就摘了梨瓜坐在那里等,果不其然你们来了。我想,父亲如果当警察,就会成为破案能人,他的判断分析滴水不漏。
   生产队的瓜要到立秋以后才落园,这个时候就叫秋瓜,吃瓜的人就不多了。生产队就把瓜分给社员,家家户户都有,是按照人口多少分的,要吃几天哩。有些娃娃吃了秋瓜就拉肚子,家长就会骂队长,为啥不分伏瓜呢,秋瓜把你爷娃娃吃得拉肚子哩。让我们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提瓜蔓的时候,如果听说瓜园要结束了,要提瓜蔓了,我们娃娃伙就会成群结队跑进瓜园找瓜吃。那些没有成熟和即将成熟的梨瓜,就是我们的战利品。每个人都摘十多个,一边拣熟瓜吃,一边把生瓜扔在水坝里喂鱼虾。水面上漂浮的瓜片被鱼虾拉进水底,一些瓜片被流水送到了下游。
   现在,我们这里没有人务瓜了,都是从外地拉来的大西瓜,有大荔西瓜、同州西瓜、宁夏西瓜。这些西瓜都是施过化肥,打过农药的,没有我们生产队的西瓜味道好。老一代的甜瓜品种也绝迹了,竹叶青的青翠爽口,灯笼红的红嚷绵软宜人,瓜香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而今,我们生产队那块年年种瓜的砂土地已经荒芜了,水车早就卖了费铁,水坝也因挖沙而彻底消失,只有那个安过水车的河岸嘴子还依然不倒。这条河发过无数次的水灾,安装过水车的地方从来没有被冲毁过。老年人说,这儿有一只神鳖,它保护着这个嘴子。
  
  

共 35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叙述生动详实,回忆父亲当年在生产队种瓜的经历,从清明后理瓜地开始种瓜,到麦收后开园收瓜,有着许多难忘的往事,浓浓的乡土气息,再现了勤劳朴实善良的父亲的农民形象。当年父亲种的瓜的瓜香的味道,作者至今记忆犹新,写下了这篇优美厚重的散文。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11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9-07-10 09:32:16
  优美散文,叙述生动详实,回忆父亲当年种的瓜,有着许多难忘的往事,瓜香的味道作者至今记忆犹新,浓浓的乡土气息,再现了勤劳朴实善良的父亲的农民形象。
秋觅
2 楼        文友:秋觅        2019-07-10 09:33:30
  文末的作者简介,放到这里了:
   作者简介:苏周堂,笔名牛心山,陕西省陇县人,陇县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报(网)刊杂志。散文《怀念马社伙》获由中国散文学会举办的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创作有长篇小说《柔情湾》《柔水潭》,《柔美园》,其中《柔情湾》在坚果网刊载后,点击率高达150万次,它堪称现代版的《金瓶梅》。
秋觅
3 楼        文友:秋觅        2019-07-11 20:31:48
  祝贺精华,争取91微信推送
秋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甘肃天祝信用联社9个网点被迫停业
男子赴婚宴走错地方将礼金误送他人 起诉讨回
美数百华人齐聚收看国庆大典:空气充满爱国基调
石原慎太郎坚持购买钓鱼岛称看透野田真面目
胡锦涛工作之余爱看韩剧 是《大长今》剧迷
网传重庆涪陵干部不雅照 监察部门确认属实
舆论和大学应各自守住界限
潘洪其:比“围殴城管”更可怕的是什么
股市暴跌与近期一连串事件相关
王平:台湾“学运”沦为“炮灰攻城战”
美国反对日本公布中国海军雷达照射“证据”
现代汉语词典收录新词反映社会变迁
程映萱到宁洱灾区检查烤烟生产恢复工作
美副国务卿下周访华:将与中方磋商钓鱼岛问题
组图:宁洱地震受灾人数超过100万
被拐女成感动人物,宏大主题压抑人伦
胡锦涛会见加拿大总理:加强政治领域对话和交流
英国军情六处前负责人否认暗杀戴妃
被解救的玉林狗只是换了一种死法
血色昆明:29条生命的最后一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