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项梅清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清韵】月月当家(小说)

编辑推荐 【清韵】月月当家(小说)


作者:如坐春风 童生,992.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1发表时间:2019-07-09 17:27:46

【清韵】月月当家(小说)
   (一)初进婆家
   刚刚够结婚年龄的月月出嫁了,嫁到了离家三里地的柳家庄。媒人是妈妈的舅奶奶家的表姑的小姑子的姨婆婆家的表妹,虽然这亲戚拐了八道弯,十杆子都快打不上了,但说起来总还算亲戚。没探问,没打听,月月匆匆订婚,匆匆结婚。月月妈得了脑栓塞,怕有不测,看着姑娘穿上红嫁衣就了了一桩心愿。
   男人是个矮胖子,跟水缸似的,肤色略重,看起来挺强壮,名叫“结实”,在邻村私人小厂打工,一个月下来也能挣个三四千块。一家三口都是“整劳动力”,不知为啥连所婚房也盖不起。这样的主儿在时下实在不多见。
   月月虽然长得个儿也不高,但细细腰腰挺灵巧,说话响快,做事也麻利。所以,她觉得嫁给这样一个人,嫁到这样的人家还是有点委屈。可她是独生女,跟她做亲就等于接过了照顾她父母的担子,跟倒插门差不多,条件好的人家的男孩自然不会选择她。月月思量再三,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离得近,照顾母亲很方便。
   月月进了婆家门才知道,这个主儿真是非同寻常。一家人跟左邻右舍几乎没来往,住在村中心,十天八天也见不着一个邻居,如果不是电视、手机跟外面通气,很有与世隔绝之感。
   五十多岁的公公一天三喝,喝高了就呼呼睡,睡醒了就在炕上抱着手机翻来覆去“烙大饼”,有时候也去麻将馆里搓几把,反正一点也不寻思过日子的事儿。收麦收秋,都是婆婆一个人忙活,虽然大部分是机器活儿,指给人家地界出工钱就行,但不停地颠前跑后联系收割机,还要把收下来的粮食弄回家,完事儿耕种,全靠婆婆一人操持。
   大麦熟的,婆婆下地回来,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流,后背都湿透了,进屋来不及喘口气,醉卧在炕上的公公一摆手,舌头打着卷儿下了第一道指令:“我口渴,给我倒杯水来!”婆婆立马颠颠地把水杯递到公公手里。公公“咕咚”“咕咚”灌满了肚子,又下了第二道指令:“我饿,给我下碗面!”
   秋天的活更是没完没了,婆婆早出晚归,常常是月亮走她也走。回到家糊弄糊弄胃,紧接着就摘花生搓绿豆角,拾掇拾掇散放的棒子堆,顺手把机器没剥干净的棒子皮撕掉,一忙活就是一晚上。这些事儿公公从不插手。
   第二天一早,公公醒了还大呼小叫,把正在熟睡的婆婆赶下炕烧饭。婆婆一手揉着眼一手捶着后腰出溜下炕,大气儿不敢出。婆婆做好饭,盛进碗里,给公公递到手上,就差喂了。
   这一切,月月全看在眼里,心里别提多别扭了,但作为晚辈,又初来乍到,除了帮婆婆做力所能及的事,也不好说什么。她心里暗暗祈祷:“天灵灵,地灵灵,别让我老公跟我公公学行不行?天灵灵,地灵灵……”她一遍又一遍地默念。
  
   (二)有喜不喜
   日子像流水一天天过去,月月没觉得老公对她好,也没觉得对她有什么不好。突然有一天,月月发现自己前胸丰挺,臀部后翘,整个人像一粒饱满的种子。她才记起月头没见红,于是偷偷去医院做了尿检,原来自己要做妈妈了。她抚摸着平平的小腹,想象着一个神奇的生命孕育其中,孩子粉嘟嘟的笑脸在眼前晃来晃去,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要给家人一个惊喜。
   结实下班回来,她悄悄告诉了他,没想到他一脸惊讶,失声道:
   “这么快呀,我还没准备好呢!”
   “什么没准备好啊?”婆婆在外屋问,“遇到啥困难了?”她正准备上午饭。
   “哦,妈,她,她有了。”结实居然有点磕巴了。
   “好事儿啊。”婆婆脸上漾着笑意,继而又转为惊讶,“可是咋一次没见你恶心呢?”
   “是啊,我咋没反胃呢?电视剧里刚刚怀孕的女人都会干呕的。”月月也是醉了。
   “是女人就应该会生娃,这有什么新鲜的!”
   公公一句话,把月月羞涩的笑容扒落地上,尴尬蹿上了她的脸。她失望极了,腻歪透了。
   “其实,这女人的胎气啊,啥样的都有,医院证实你怀孕了那还有错?月月,以后啥也别干了,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我孙子顺顺当当生下来,母子平安就是我们一家人的福气。”说话的同时,婆婆怜爱的目光在月月身上游移,略微停顿一下,她深吸一口气,才下决心似的冲着公公说,“他爹,给月月几百块钱叫她补补身子呗!”
   “嗯,等有了富裕钱就给。”公公说这话,眼皮都没抬。
  
   (三)中秋风波
   中秋节来了,傍晚的月亮红红的,大大的,圆圆的,像哪个剪纸高手剪出来贴上了树梢,不久,月亮越升越高,红色越来越淡,银辉攒足了似的泼向大地,树木啦,村庄啦,都沐浴在清澈的月光里。
   晚饭时,公公把一瓶白酒搁到桌上,说过节了,要儿子陪着喝几盅。月月偷偷捅了捅结实的后腰,示意他别喝酒,不料被公公看到了。
   “怎么着,管起男人来了?你记着,在这个屋檐下,女人只有伺候男人的份儿,没有管男人的例儿!”公公板着脸教训月月,口气不容反驳。
   “我只是不想让他喝酒,喝酒没好处,您也少喝点吧!”月月眨巴着两只大眼睛说,态度直率而真诚。
   “哟呵,说胖就喘,还管起我来了?”公公拉长语调,一脸的不屑。
   “不是为你们身体健康着想吗?”月月说话时紧盯着公公那张快拉到地上的长脸,脸上挂满微笑。
   “拉倒吧你,我就认命,活到哪天算哪天,喝死也不用你管!”公公黑着脸,“啪”一声把酒瓶子蹾结实面前,示威似的吼,“儿子,倒酒,是我的种就陪我喝!”
   “那是必须滴,喝!”结实看也不看月月一眼。
   婆婆被酒瓶子与桌子的碰撞声吓得一激灵,瞅了瞅老头子,赶紧把菜端上桌,一句话也不敢说。
   婆婆没上桌,月月也只好坐一旁等。爷俩酒足饭饱,月月和婆婆才就着馒头吃了点涮嘴巴子的菜。月月心里这个憋屈呀,在家里她可是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
   “老婆子,打洗脚水来,给我洗脚!”公公仰面往床上一倒,两条大腿耷拉下床沿,还不停地抖动着。
   “来了,来了。”婆婆像个手脚麻利的店小二,端来半盆水弯下腰身。
   看着眼前一幕,月月心里好似被垒进了一块大理石,堵心死了。她想,进了这个家怎么跟穿越到了万恶的旧社会一样?
   “月月,我也想洗脚!月月,月月!”结实叫唤,跟叫魂一样,“月月,我洗脚!”
   “喊我干嘛,你自己没手啊?”月月一听气儿不打一处来。
   “喊你自有喊你的道理,你不明白吗?”结实语气强硬。
   “我看你是要晕头!”
   月月甩出这句话的同时,结实凶神恶煞般蹦到她眼前,“啪”“啪”,抬手就是几个响亮的耳光:“记住,以后识相点儿!”
   “混账东西!”婆婆怒吼着像一头发疯的母牛一头撞向儿子,把他撞得噔噔噔倒退几步,扑通一声娘俩一同跌倒在地。
   “你给我滚回来,你个死老婆子!”公公的吼叫如一声响雷凌空炸开,“进了这个主儿的女人就不能管男人!”
   “妈,你这是干嘛,我是你儿子耶!”结实把母亲抱起来,母亲趴在儿子肩上呜呜哭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公公端起一大杯白酒一甩手,照着婆婆披头泼过来,婆婆登时停止了哭泣,抹一把脸上的酒水,疯了一样撞向公公。公公先是死死搂住她,紧接着巴掌“噼噼啪啪”雨点般落到婆婆背上,然后突然一个闪身,婆婆趴到地上,呜呜大哭起来。
   蹲在桌子底下“嘎吱嘎吱”嚼骨头的大胖狗,挺着笨重的身子一摇一摆地走到婆婆跟前迷茫地望着她,一会摇摇尾巴,一会眨巴眨巴眼。鸡窝里的鸡被惊得“咯咯咯咯”直叫。
   月月不知是被打懵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她双手捂着脸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脸火辣辣,麻酥酥,很快脸颊慢慢拱起两座山。她想转身进屋,可看到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婆婆还在地上哭泣,她慢慢贴上前,一口一个妈,把婆婆扶起来,搀进屋里。
   不知什么时候,黑云将月亮裹了个严严实实,夜一下子暗了下来。窗外树叶子哗啦啦地响,起大风了。这个家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四)春风和气
   等婆婆情绪稳定下来,月月伺候婆婆睡下,她也就势躺在了婆婆身边。其实,娘俩谁也睡不着,话又不知从何说起,跟婆婆说人家老头子不对,说人家儿子混账?还是闭嘴吧。月月盯着窗帘上黑魆魆的树影,摇过来晃过去,她在想这个家的未来在哪里。
   婆婆在一旁暗自垂泪,不时撕下卫生纸抹鼻涕,小心翼翼地,窸窸窣窣地,肯定是怕惊着月月。婆婆挺疼人的,就是忒老实,月月想。
   “呼噜——呼噜——”爷俩的鼾声传过来,一高一低,一粗一细,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月月一夜未眠。
   天微微发亮,那爷俩还在呼呼大睡。月月借去厕所的工夫,给在乡卫生院当院长的表哥打了电话,说自己肚子疼,怕胎儿出问题,叫他派辆车来拉自己去医院。她千叮咛万嘱咐,别惊动自己的父母。
   车在门外等候,月月唤起婆婆,告诉她自己小腹痛,婆婆一听就慌了神,抖落掉一身痛苦、失意和落寞,出溜下炕,就要冲出屋外喊那爷俩。
   “嘘!”月月冲婆婆摆摆手,示意她不要,然后拉起婆婆蹑手蹑脚走出家门。上了车,月月让表哥把车开进如家酒店大院,表哥一头雾水,月月跟表哥耳语几句,表哥离去。
   月月把手机一关,跟婆婆说了实话,要婆婆在这里踏踏实实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婆婆很是配合。
   婆媳俩一块“失踪”,都知道是在怄气。月月跟婆婆不回家,公公和结实也不露面。双方僵持着。一晃就过去十来天。
   “月月,他们爷俩也不天天吃啥?你爸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手儿,那鸡也不喂不喂,那狗快下小狗了……”婆婆念叨起家来。
   “妈,沉住气,就得让他们爷俩尝尝一个家没有女人操持的滋味儿,否则他们不懂得咱的重要。”月月一抬胳膊,把拳头竖在胸前,“坚持就是胜利,否则前功尽弃!”
   “笃笃笃”有人敲门。
   “妈,别动啊,您就稳稳当当地坐着。万一要是咱家人呢。”月月叮嘱完婆婆,才喊了一嗓子“进!”
   一个形销骨立,俩大眼珠子鼓得像蜻蜓眼的老男人推开了客房的门,月月一看乐了,正是要等的公爹。
   “他娘,出来,来!”公公冲着坐在床边的婆婆招手。
   “有话就在这说!”婆婆脸上乌云密布,纹丝未动。
   “月月,你没事儿吧?”公公进了屋,朝歪在红木圈椅里的月月问候,还讨好地笑了笑。
   “托您的福,我挺好。”月月轻蔑地瞟了他一眼,不无嘲讽地应了声。
   “那就好,那就好。”公公一改往日的傲慢,点头哈腰。
   “他娘,回家吧,这十来天你不在家,家都不像家了。燃气改造,天然气炉子在哪儿挂?大黑狗要产崽儿了,怎么伺候它?鸡喂不上,好几天没下蛋了。三婶子的哥到头了,二妮子找你商量随多少钱……唉,我哪操过这些心啊?你天天在家也不觉得你有啥用,这回知道了,这个家没你真不行啊!”
   “不过了!我要和你离婚!跟你这些年,你拿我当过人吗?还跟你过个什么劲!”婆婆说着眼泪又哗哗的了。
   “我以后不打你了,以前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公公说着抓住婆婆的胳膊。
   “你要干嘛?!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月月急了眼,她跳下椅子,抄起了床头柜的电话机,“我报警!”
   “你若不解气,你打我!”
   月月看到公公举着婆婆的手往自己脸上贴,“扑哧”笑出声来。
   “打吧,打吧,我不报警。”月月在一旁起哄。
   “你快拉倒吧!”婆婆抽出手,“别出洋相了,也不怕孩子笑话!”
   “那,咱回家吧,这旅馆多贵呀!”公公嘿嘿一笑,眼角的皱纹挤成了扇形。
   “不回,真不想跟你过了!”婆婆固执地说道。
   “月月,你瞧你妈,跟我杠上了!”公公开始搬救兵。
   “其实呢,我妈也不是不想过,她是怕过以前那种没有尊严的日子。中国人的传统就是男主外,女主内,你可好,权力全部下放,里里外外都是我妈操心,活是她老人家干了,你呢?啥也不干不说,还哪口好吃吃哪口,最不能容忍的是,我妈还得给你当佣人。得亏我妈没有兄弟哥们,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月月越说越激动,“还有,咱家不管谁挣来的钱都得交给你,你把钱用在正地方了吗?你怎么让家人服你呀?不生孙子拉倒,生个孙子跟着你喝风啊?”月月嘴下毫不留情。
   “给,这是咱的家当,一共八千块钱,还有两万的存折,全给你,我以后也别说不喝酒,尽量少喝。我这就去找活干,好好过日子。”公公手里捧着粉乎乎的票子和存折。
   婆婆看看公公手里的物件,又瞅瞅月月。
   “妈,拿着!”月月冲婆婆一挑下巴,婆婆一把将钱抓进手里,看得出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也是快当爷爷的人了,给孙子做个榜样吧!”月月一副和颜悦色,“爸,按老话讲,我这叫扛上,为了咱这个家有个好传承,还请您原谅我。”
   “谁对听谁的,谁对听谁的。”公公连连点头,如鸡啄米。说话间,他偷看了自己的老太婆一眼,老太婆也正看他,冰冷的表情已经解冻。
   “结实呢,他为什么不来?这个混账小子!”婆婆又想起了儿子,火气不小,“他不露面不行,叫他过来给月月道歉!”
   “本来说好一块来的,前邻刘二癫痫病犯了,他帮着送去医院了。”公公忙不迭地解释。
   “妈,别较真了啊,左邻右舍有难处他知道帮忙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要我爸竖好榜样,还怕他学不好?”月月宽慰婆婆。
   “老百姓啊就认这个理,家和万事兴,万事兴,中国人啊都信这个理,国安享太平,享太平……”月月的手机铃声响了。
   “月月,你公爹和你女婿去你家问过几次了,刚刚又找你们,看他挺着急的,我姑就说出你们在哪了。你说不让告诉你妈,我猜他们一定会去你家找,怕我姑担心,所以我就提前告诉我姑了,我姑说我知道情况,他们又找的我……”没等对方说完,月月就拦住了,“知道了,表哥,人在这呢。你过来吧,送我们回家!”月月话语像三月的春风,流淌着愉快和轻松。
   车窗外秋意正浓,道路两旁一棵棵头戴金冠的槐树刷刷地向后倒去,一股股田野里特有的香气飘来沁人心脾。
   “他爹,我看这个家还是月月来当吧,她准能当好。”婆婆提议。
   “行,我没意见。”公公非常爽快。
   婆婆把钱和存折塞给月月,她没有推辞,看看身旁的婆婆,看看后座的公公,轻轻一抚腹部,欣慰地笑了。

共 524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文女主人公月月为了让自己生病的母亲一了心头之愿,在对男方家庭缺少了解的情况下,选择嫁给“外在条件”和“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的“结实”,刚开始着实为月月婆婆的人生遭遇感到惋惜,也为月月未来的生活感到到担忧……真应了那句老话“上梁不正下梁歪”,月月的爱人“结实”也跟着父亲酗酒、动手打媳妇,虽然月月心里满腹委屈,但她没有用“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粗俗”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让身染陋习多年的公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变了“女人必须伺候男人”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也使自己的爱人“结实”学会了帮助左邻友舍……自古以来,“家和万事兴”深深的根植于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中,此篇微型小说故事情节一波三折,铺排有序,有非常强的教育意义,值得读者细细品味!感谢春风老师赐稿清韵!精彩好文!力荐共赏!【编辑:酸丁解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酸丁解牛        2019-07-09 17:31:13
  春风老师的作品总能给我以启迪,感谢您对清韵一直的支持与厚爱,祝文丰笔健,期待您更多的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9-07-09 20:34:34
  同道之人,总能找到相处愉快的理由,感谢您的鼓励和鞭策。遥祝夏安!
2 楼        文友:项梅        2019-07-09 19:51:34
  小说很精彩!月月的智慧解决了家庭里最大的难题!婆媳的通力合作也改变了两个男人的恶习,一篇很有教育意义的小说,感谢春风姐对清韵的不离不弃,感恩在心,祝创作愉快!
项梅
回复2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9-07-09 20:38:19
  感谢社长鼓励,没想到这篇小字给您和社团添了这么多麻烦,春风深感不安。社团成员的团结合作,积极奋进的精神鼓舞着我,清韵在,我便在,大家在,我就在。
3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9-07-09 20:32:49
  非常感谢酸丁解牛老师,编按准确地解读了文本,十分符合我的意愿。炎炎夏日,老师辛苦了,祝您生活愉快!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视频:卡洛斯国王举行隆重仪式欢迎胡锦涛来访
网上大讲堂281期预告:2012世界智力精英运动会
网友模仿武侠小说写出奥数证书兵器谱
英国媒体称中日若搞经济战将两败俱伤
监狱该不该是个买卖
美国学者称中情局曾支持达赖喇嘛秘密战争
薛蛮子:同时与两名以上小姐发生性关系有6-7次
西安地铁钟楼站15点开始关闭 开站时间暂不确定
澳总理称MH370水下最佳搜索线索即将失效
环保局正副局长 办公室内互殴
益多:看达赖为当“印度之子”的新辩解
萧然:如何突破PX困境
胡光辉当选中共海南万宁市委书记
西藏人大代表团抵京 更关注提高“造血”功能
组图:国务院温家宝总理抵云南地震灾区慰问
胡锦涛考察北京国庆安保交通和旅游工作(组图)
记者报道官员慰问会场现天价烟新闻被停职
让老百姓“死得起”需要顶层设计
绵阳在建楼盘升降梯10余层坠落 致2死1伤
许利平:拿南海比克里米亚,居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