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荷塘】石佛山往事(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石佛山往事(小说)


作者:宋鹏翔 布衣,48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7发表时间:2019-07-09 17:03:31
摘要:二妮娘俩下山了,铁柱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他想起了从前,想起了石佛山的往事。是啊,日子应该向前看,但绝不能忘记过去。


   铁柱跑到石佛山脚下路口的时候,黑压压的云彩正掠过山顶,向南飘浮着。他停下脚步,仰脸看了看头顶上的黑云,撩起衣襟擦了把汗,“这鬼天气,刚才还大晴天呢,这会儿说变就变了!”铁柱喘了口粗气,顺着上山的小路,又是一阵急速地飞跑,转眼登上了半山腰。
   铁柱的大名叫赵铁柱,今年十七了。他个头不是很高,但长得壮实;一双不大的眼睛,总是闪烁着机灵的眼神。他家住在石佛山脚下的湖西村。村子不大,有七八十户人家。村子南边是漫无边际的稻田地,早些年,每过了五月当午,这里嫣然一派“江南水上好风光”,人称关东“小江南”。可是,自打十年前“九一八”事变,日本关东军占领这里以后,水稻是年年种,可老百姓的心里却没有了往日的“风光”。尤其伪满洲国政府规定老百姓吃大米是经济犯罪以后,老百姓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种大米,但不能吃大米饭。去年上秋,村民杨兴田给生病的媳妇张淑琴煮了一碗大米粥,不知被谁传了出去,结果被满洲国的秘密警察发现了,把杨兴田逮到龙台镇上的警察所打了个半死,杨兴田回家足足躺了一个多月。从此,杨兴田烙下个毛病,就是时不时地不住咳嗽;东挪西凑地借了不少钱看病,但还是没治好。
   湖西村的东边是一泊淡淡的静水湖。夏日里,湖水连波,荷花芳艳。铁柱小的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来这里玩耍。铁柱的水性好,他在水里就像一条小蛟龙。冬日里,湖面冻成厚厚的冰。铁柱和福成、二妮他们经常来这里滑冰车、打冰嘎儿。
   村子的西边就是这石佛山。石佛山位于奉天西北方向,距奉天大约几十公里。山不高,不足200米,但在几座嶙峋相连的山包中,它绝对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主峰。石佛山的山顶有一座古塔,相传始建于几百年前的辽代,由于年久失修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塔身已残缺不堪。
   村子的北边是横亘东西、河水喘急的大辽河。靠近村北头的河岸上,有一个渡口,辽河两岸的百姓从这里通过坐船摆渡,走亲戚、做买卖或是赶集什么的。这个渡口成了方圆几里地内两岸交通的“要道”。铁柱的爹赵来祥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在这河面上撑船摆渡,一晃儿二十年过去了,从当初的小伙儿变成了如今的老汉。铁柱跟着他爹撑船也有几年了,他想把爹替换下来。爹岁数大了,身体不好;娘给村里的有钱人家打短工,整天没黑没夜的。弟弟铁栓和妹妹雪花是双胞胎兄妹,今年刚刚十二岁,还是不谙世事的孩子。铁柱觉得自己早已到了帮助爹娘把这个家担当起来的年龄了。所以,家里的脏活累活,铁柱总是抢着干;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铁柱,多吃点!省得撑一会儿船就饿了。”今个儿吃早饭的时候,娘坐在一旁叮嘱着铁柱。
   “娘,你放心吧,我吃饱了!”铁柱把碗里的最后一口玉米面糊糊划了进嘴里,放下筷子,“娘,我走啦!”
   娘笑了。她看着心爱的大儿子站起身来,走出屋门。
   “大哥!”铁柱刚走出院门,就见妹妹雪花从胡同口边喊着自己边跑了过来。
   “雪花,你上哪去了?也不想着回家吃早饭!”
   “大哥!”雪花跑到铁柱跟前,神秘地小声说道:“大哥,刚才二妮姐找我,让我告诉你头晌午的时候她在古塔下等你。”
   铁柱蹲下来,拉起雪花的小手,“她还说些什么了?”
   “她别的没说,就是看起来挺着急的,好像有什么事情。”雪花眨着一汪水似的眼睛,绘声绘色地说着。
   铁柱松开雪花的手,撩了一下雪花俊俏的小脸蛋,“好了,哥哥知道了。你回家吃饭吧,省得娘又着急了。”
   “哎!”雪花答应着,蹦跳着跑进了院里。
   铁柱站起身来,脑子里不停地画着魂儿。什么事啊?让我去古塔下找她。
   二妮是杨兴田的二闺女,大名叫杨春妮。二妮不但人长得好,而且手也巧,家里的针线活样样在行。别看她今年才十六,村里谁家有个裁缝活儿不知如何做了,都会向她讨主意;每当这时,她就会热心地告诉人家怎么裁缝。二妮的这把“手艺”都是她娘张淑琴手把手教的。二妮娘早年没和杨兴田结婚那会儿,是龙台镇一家裁缝店的裁缝女。可是有一年夏天辽河发大水,淹没了龙台镇和附近的几十个村子,死了不少人,二妮娘的家人惨遭不幸,只有她逃了出来,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老实巴交的杨兴田。
   杨兴田和铁柱他爹赵来祥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两家上辈就是邻居。前几年杨兴田经常跑外倒腾些小买卖,挣了几个钱,于是就在村里的西街上选了块地,卖了旧房,盖起了新三间茅草房,算是生活上了个台阶。两家虽然离得远了一些,但两家人的交往却依然如故,大人小孩经常相互串门,唠家常,有个活儿相互帮忙照应。杨兴田原本有两个闺女:大妮和二妮。不幸的是,去年夏天杨兴田领着大妮去龙台镇做买卖回来的路上,遇见几个日本兵,他们硬是把大妮给抢走了,至今大妮生死不明。这也成了杨兴田去不掉的一块心病。那天傍晚杨兴田哭丧着脸回到家里把事情一说,二妮娘哭得死去活来。可有什么办法?这世道!看着眼前的二妮已出落成大姑娘,二妮娘想着可别再出什么意外,她守着二妮不让她再去龙台镇,就是在村里也不让她走远。孩子的事情是瞒不过大人的眼睛的。后来两家大人渐渐发现铁柱和二妮有事没事的常常在一起唠嗑说笑;大人们看懂了两个青年人内心急切想要表达的“意思”,当然这也恰恰中了两家大人想说而还没来得及捅破的这桩“心事”。于是,趁热打铁!今年出了正月,两家大人就给铁柱和二妮订了婚,准备冬闲的时候把两个孩子的喜事办了。铁柱娘还委托媒人送去了彩礼,说是两家人好归好,可孩子的婚姻大事的礼数不能少。
   可是现在,铁柱却心神不定。出什么岔子了吗?整个一上午他边撑船边合计着这事儿。平时有什么事情,二妮不是去家里就是来渡口找他,可这回为什么让他去石佛山的古塔下见面呢?
  
   二
   二妮坐站在古塔下,眼里噙满了泪水。这地方多么的熟悉啊!小的时候,她和铁柱、福成他们上山砍柴,经常在这里歇脚。他们在山坡上捉扁落勾、抓蚂蚱;他们相互追逐着,玩耍着。每次她受了委屈或者哭了,都是铁柱过来耐心地哄她,让她破涕而笑。他俩定亲以后,两个人经常来这里约会,这里有他们的笑声,当然也有他们甜蜜的泪水。可是,这一切似乎就要成为过去了。
   二妮抬起头,急切地向来时的山路张望着,直到山路上隐约出现了铁柱的身影,她才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向前迎了上去。
   “二妮,怎么了?”铁柱急三火四地跑过来,看着二妮布满泪痕的脸,急切地问道。
   “我——”二妮红涨着脸,好像难以开口。
   “哎呀!你这到底怎么啦?快说呀!”
   “我要嫁人了!”二妮低下头,脸红红的,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嫁人?”铁柱被二妮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糊涂了,他轻轻摇晃着二妮的肩膀,“二妮,你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铁柱,昨天晚上,龙台镇警察所的副所长李云虎给我们家送彩礼来了,说下个月要娶我。”
   “为啥?咱俩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铁柱,咱俩是订婚了,可是李云虎倚仗他的势力,趁我爹不省人事的时候,拽着我爹的手指在婚约上按了手印。”
   “按了手印?你爹怎么能这样?”铁柱有点儿急了。
   “铁柱,事情是这样的。”二妮拉着铁柱坐在古塔下的一块石头上,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去年秋天二妮她娘病了,二妮爹给她娘煮大米粥喝,结果“触犯”了满洲国普通百姓不准吃大米饭、否则按经济犯论处的规定。二妮爹被逮到龙台镇警察所后,受尽了非人般的折磨。李云虎是邻村李家窝棚一家财主的儿子,早年留学日本,回来后他爹通过在奉天城里给日本宪兵队小队长佐藤当翻译的堂哥,花钱给他买了这个警察所副所长的官位,也算是这小子“学成归来、光宗耀主”了。
   李云虎一肚子坏水。自打当上了警察所的副所长,他经常带人流窜乡村,安插密探;不仅侦探抗联地下组织的情报,而且还欺凌乡里,压榨百姓。这一带的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啊。其实李云虎这小子对二妮垂涎三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只是没得机会下手。二妮爹“犯罪”被逮到警察所以后,他见机会来了,就导演了一出“好戏”。
   李云虎让手下的人把二妮爹吊起来狠狠地打,直打得二妮爹眼冒金星,皮开肉绽,昏死过去。这时,李云虎推门走进刑讯室,掏出事先早已写好的“婚约”,趁二妮爹昏死过去没醒过来,拽着他的右手大拇指在“婚约”上摁下指印,然后把“婚约”装进了口袋。事后,李云虎装作老好人,号称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也别难为谁,假门假事地帮助二妮爹办理了“假释”手续,放他回家了。
   二妮爹哪里知道什么“婚约”的事啊,他还以为没什么事了。可是昨晚李云虎带人找上门来。他们抬着丰厚的“彩礼”,进屋就是一阵“爹呀、妈呀”地叫着。这让二妮爹娘一时摸不出头脑。李云虎拿出那份“婚约”,声称可以“假释”之名,将二妮爹按“经济犯”抓回警察所关进监狱。并恐吓二妮爹说:“这‘婚约’白纸黑字,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月娶亲!如果不答应,就抓人!”
   二妮爹气得不住地咳嗽,“我、我跟你们走——娶我闺女——休想!”
   “我说杨兴田,这个你说的不算!走!”李云虎一挥手,带着几个警察扬长而去。
   “爹,娘——”二妮扑进娘的怀里,“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让他们抓我好了!他李云虎娶二妮,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杨二妮爹气呼呼地说道。
   “她爹,咱还是想想别的法子吧!”二妮娘央求着。
   “唉!还能有什么法子呀!”二妮爹坐到炕沿上,低头叹了一口气。
   “爹,娘!要不我——千万不能让他们抓我爹啊!”二妮抬头看看爹,又看看娘,怯生生地说道。
   “胡扯!那是狼窝,你去了还有你的好?再说了,他李云虎是什么人啊?他是帮着日本人专门欺压咱中国人的汉奸!”
   “你小点声!”二妮娘轻声提醒着。
   一家人商量了大半夜,最终也没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在愤愤和胆怯中,三口躺下睡了。
   夏日的夜静悄悄的,只有稻田里的青蛙“呱呱”叫着。往日这蛙声多么的和谐入耳,可今晚听起来,这叫声着实让人心烦。三口人哪里还能入睡啊!各自都在回着这件可怕的事,寻思着如何才能逃脱李云虎的魔掌。
   鸡叫三遍了,可这家人并没像往常一样推开房门。泪水打湿了枕巾,心像针扎一样难受。二妮告诉爹娘,她已经想好了,“嫁”给李云虎。这样,爹就不会被抓去关进监狱。
   “二妮,你这是往火坑里跳啊!”二妮娘流着眼泪,哭诉着。
   “不行!二妮不能去,去了就毁啦呀!”二妮爹蹲在地上,揉着充满血丝的眼睛。
   “爹,娘!我嫁给李云虎,我们一家还能活着,还能见面。如果我爹被抓走了,那——”二妮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二妮,如果你嫁给了李云虎,那你、那我们家成什么了?那不成汉奸的亲属了吗?还有,我们跟铁柱他爹娘怎么解释啊!”二妮爹挠着脑袋,一阵叹息。
   “我去解释!”二妮接过话头。
  
   三
   二妮下山走了。
   铁柱站在古塔下,已然成了一尊雕像。轰鸣的雷声在脑顶“噼啪”震响,他丝毫没有感觉。一阵凉风吹过来,树在摇晃,山好像也再摇晃;阴云压着山顶,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带着土腥味儿的雨点下来了,豆大的雨点下来了,瓢泼一样的大雨下来了,整个山野笼罩在弥漫的雨雾之中。雨水浸透了铁柱的头发、衣裳、全身。他站在那里,就像这眼前的残损古塔,脚下生了根。
   “大哥!大哥!”是弟弟铁栓的喊声。铁栓穿着蓑衣找到了这里。
   “大哥,是雪花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爹让我找你回家。”
   “我不回家,我去渡口撑船!”铁柱用他那厚实宽大的手掌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这大雨天,谁还过河呀?快回家吧,爹娘要着急的。”铁栓劝着哥哥。
   铁柱仰起脸,任空中飘下来的雨水打落在脸上,然后他用两只手恨恨地戳了两把脸,就好像要把脸上的雨水,不,可能还有泪水统统戳掉。
   铁柱晃了晃脑袋,他好像清醒了,有气无力地说道,“铁栓,咱们回家吧。”铁柱拉起铁栓的手,沿着下山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挪动着。
   雨水顺着铁柱湿透的衣裳流到地上,然后流向山下的水洼里。
   雨下得更大了。雨水从山上冲下来,经过山坡的低洼沟道流进山坳里,流向山下。忽然,一阵哭声从小路旁的树林里传出来。
   “二妮姐!”铁栓眼尖,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树趟子里的二妮。
   听见喊声,二妮知道是铁柱和铁栓他们,便一路小跑顺着另一条小路下山了。
   望着二妮的背影,铁柱猛然醒悟过来,感情她没下山,一直躲在这里,在暗暗陪伴着自己、观察着自己。二妮不是真心想嫁给李云虎,她是为了救她的爹啊!
   “大哥,刚才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遇见杨婶来俺们家了。她手里捧着一个包裹。”铁栓仰脸看着哥哥,说道。

共 16893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篇令人荡气回肠的抗日小说。小说描写了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石佛山下的杨二妮和赵铁柱的情感恩怨和抗日故事。本是相爱的两个人,因为汉奸李云虎看上了杨二妮,强拉二妮父亲按了印,为了保全父亲、保全家人,二妮忍痛向心爱的铁柱提出分手。铁柱在摆渡的过程中,认识了好友福成的舅舅金良,在他俩的引领下,铁柱参加抗联,并亲手杀死了二妮的丈夫李云虎,二妮回娘家才发现自己怀了李云虎的孩子,只得把他生了下来。铁柱的父亲赵来祥因为儿子参加抗联而被李云虎抓走当了日本劳工,在一次暴动中牺牲,他的弟弟为了消灭小股残留的日本兵而壮烈牺牲。所幸的是,他在抗联工作时找到了自己的伴侣张梅。小说爱情与抗战两条线索交织,相辅相承,构思精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性格鲜明。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7-09 17:06:22
  感谢老师赐稿荷塘!祝愿老师夏安!
回复1 楼        文友:宋鹏翔        2019-07-09 17:20:42
  阿巧老师,辛苦啦!感谢精彩的编按,遥祝笔耕愉快!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7-09 17:11:06
  小说在选材方面独树一帜,以抗日战争为背景,以杨二妮和赵铁柱的爱情悲剧为主线,描写了造成这个悲剧的根源,故事情节曲折,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回复2 楼        文友:宋鹏翔        2019-07-09 17:23:13
  阿巧老师,过奖了!感谢你的鼓励,我将继续加油!????
3 楼        文友:阿巧        2019-07-09 17:13:25
  读着老师的小说,主人公的人物形象在我脑海里丰满起来,我在想,宋老师如果把它改成电影剧本应该更有画面感!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环保蜘蛛侠如何“结党营私”?
美国宣布不再把尼联共(毛主义)列为恐怖组织
环球时报:就地上访,让实践证明是好改革吧
澳大利亚防长访华弃用手机电脑防中国“间谍”
警方称首都机场爆炸者曾上访多年
男子称如厕误入拆迁现场遭殴打 执法人员否认
薛蛮子主动向警方讲心路历程:做大V感觉像皇上
申维辰落马前曾在党风廉政会上强调何人不可交
王毅会晤克里谈及南海问题:望美方不选边站队
讨论陈光标引发北大课堂激烈交锋
美媒称美国海外间谍人数5年内将增长2倍多
环球时报:反制日本“购岛”应立即行动
第二届核安全峰会本月下旬举行 中国领导人出席
环球时报:保定廊坊须增强活力抢京津奶酪
菲律宾轮船沉没已致7人死亡5人失踪
王林“大师”的生财神功
美国发言人遭中国记者质问钓鱼岛归属显尴尬
视频:亲民党继国民党之后决定弹劾陈水扁
王聃:谷歌眼镜能拍下多少“在场的权利”
环球时报:兰州水污染,三月辟谣四月成真之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