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荷塘】无处可逃 (小品)

编辑推荐 【荷塘】无处可逃 (小品)


作者:山外青山 童生,6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2发表时间:2019-06-21 10:53:22
摘要:李黑黑雷雨夜化妆潜逃,回家欲取逃资,父亲是治安巡逻员,回家发现通辑的儿子在家,要举报儿子,母亲却护犊子,三人发生矛盾和纠葛,黑老大迫于社会压力,为逃命冒险闯入李大妈家,为了潜藏以刀相逼,父亲识破假公安与之周旋,巧以摔碟子报警,女民警化妆成外卖闻讯赶来,逮捕了潜逃的黑恶暴徒。天网灰灰疏而不漏,黑恶份子在强大的法治攻势下无处可逃。

无处可逃(小品)
   作者山外青山
  
   内容简介
   李黑黑雷雨夜化妆潜逃,回家欲取逃资,父亲是治安巡逻员,回家发现通辑的儿子在家,要举报儿子,母亲却护犊子,三人发生矛盾和纠葛,黑老大迫于社会压力,为逃命冒险闯入李大妈家,为了潜藏以刀相逼,父亲识破假公安与之周旋,巧以摔碟子报警,女民警化妆成外卖闻讯赶来,逮捕了潜逃的黑恶暴徒。
   人物(按出场顺序)
   李母 女,五十多岁,居民,李黑黑的母亲
   李黑 黑 男,三十多岁,潜逃通缉人员
   李父 男,六十多岁,退休工人,李黑黑的父亲
   黑老大 男,四十多岁,江湖一霸
   外卖 女,二十多岁,公安干警
   时间:现代夜
   地点:家中
   布景:客厅一桌一椅
   幕启:李母用拖把拖着地,不时地捶捶腰。远处传来隐隐雷声……
   李母:月黑风高藏雷声,只怕山雨湿亲人,老伴小区夜巡逻,雨衣末拿怎护身,老伴是个热心人,红袖章一戴来精神,说是当年赤卫队,除恶务尽敢拼命,社会担当有责任,为保和谐保太平,打黑除恶不怠慢,天罗地网攥手心。
   (手机响)喂,(画外音:白雨来了关好门窗,提高警惕。)关了,关了,要下雨了你甭淋着了。(画外音:最近有情况,猫眼先看清,不要轻易去开门。)
   唱: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李黑黑打一把黑伞,贼头贼脑上场,一声雷响,他闯进屋。)你……你咋进来了?
   李黑黑:嘘……(在屋内转圈扫视)
   李母:你,你是谁?
   李黑黑:(扬了扬手中的钥匙)
   李母:你咋有我家钥匙?
   李黑黑:(卸掉女人假发和墨镜)我是你的黑黑,妈,我给你一个惊喜!
   李母:把妈的心脏病都吓出来了!还,还惊喜咋这身打扮?人不人鬼不鬼的。
   李黑黑:最近我们排演,在体验生活。
   李母:(将信将疑)演的啥节目?
   李黑黑:《雷雨夜归人》,我是男扮女妆,反串儿,家里有方便面吗?
   李母:吃啥方便面?我给你打荷包蛋。
   李黑黑:不用不用,我还忙着哩!
   李母:有啥忙的,催工不催食,吃了饭和你爸见个面,回来多住几天再走。
   李黑黑:不行,导演还在外边等着哩!
   李母:咋把客人还晾在外头,快请进来!
   李黑黑:他在手机哪一头,远着哩!
   李母:还遥控啊?
   李黑黑:敢紧敢紧拿吃的,把人饿日踏咧!
   李母:至于嘛?嘴里把手伸出来咧!(下)
   李黑黑:(桌上手机响,黑黑欲接手又缩回来,手机又响。)喂,我妈不在。我是对门王小飞。(李母拿一包方便面上。)
   李母:咋和你爸说话哩!
   李黑黑:亲不见外,爷父之间没大小,你咋才拿了一包!你是喂猫呀还是喂老鼠?老吝皮!
   李母:你这娃真少教,家里只剩这一包了,要不我去给你买去。
   李黑黑:别去,别去,把钱给我,我自已去。(边说边吃)这么烫,想烫死我呀!
   李母:你不会慢慢吃,(给钱)十块钱够不够?
   李黑黑:你打发叫花子哩,至少得五万。
   李母:要那么多钱干啥?
   李黑黑:盘根问底做啥,你要钱还是要儿子?
   李母:你这次回来咋了,是不是吃了枪药了,说话这么冲。
   李黑黑:心情不好!
   李母:是不是赌钱又赌输了?我劝你多少次了,你咋不长记心!
   李黑黑:你劝的迟了。
   李母:输了多少?
   李黑黑:把命输了。
   李母:你,你甭吓妈啊。
   李黑黑:你赶紧把钱给我,我急着要走。
   李母:家里没钱。
   李黑黑:把卡给我。
   李母:我不知道密码。
   李黑黑:真是人老爱钱怕死没瞌睡,守财奴。
   李母:妈老了,记性不好,伢说一二三四五,一转身就记成五六七八九了,为这密码都改了好几遍了。
   李黑黑:我咋这么倒霉,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啊!
   李母:要不等你爸回来,问你爸要密码。
   李黑黑:我等不急了,妈,我的亲妈哩,(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有妈的孩子有人保,金灿灿的项练快给我,两只耳环和手镯……
   李母:这些东西是留给你媳妇的。
   李黑黑:对着哩,我瞅了个对像人家要哩,我没钱买,只有委屈你了。
   李母:你今天一个,明天一个?走马灯似的,啥时候叫我抱孙子啊?
   李黑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妈,我的好妈哩,快给我!
   李母:媳妇八字没见一撇,是个光脸还是个麻子都不知道,我见着人再说。
   李黑黑:你别逼我……(欲强行摘取,李父上场进门。)
   李父:住手!
   李母:你回来啦!
   李父:我再不回来你就没命了!
   李黑黑:爸,问题有哪么严重吗?
   李母:娃跟我耍哩。
   李父:你再甭护犊子了,我在门外听了好一阵子了,你说你急着要钱做啥?
   李黑黑:说真话,我怕你打我。
   李母:我娃说,有妈给你撑腰哩!
   李父:好,你说。
   李黑黑:我赌输了钱,还不上赌债人家要卸我的腿哩!
   李母:欠了多少赌债?
   李黑黑:欠了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
   李父:嘿,真会欠,还欠了个六六顺。
   李母:老李,给娃还了算了,把娃吓得没人形了。
   李父:真是这样的?
   李黑黑:爸、妈、我对天发誓,你把钱给我我绝对痛改前非,若是再赌赙我就把刀子插进手掌里!
   李母:儿啊,甭吓妈,老李,把密码告诉娃。
   李父:我陪你去取。
   李黑黑:爸,你把密码给我就行了,不劳你大驾了。
   李父:给你我不放心,陪你去个安全地方去取。
   李母:你给他就是了,有啥不放心的。
   李父:你小子变的我一点都不以识了,你没人心了!
   李黑黑:妈,我变了么?没变呀!
   李母:你爸是让你气糊涂了。
   李父:你就给我装,嘴里没一句实话!
   李母:对着哩,儿在演戏,戏词哪有实话?
   李黑黑:爸,你想咋办?
   李父:你要的密码在这儿!(掏出一张通缉令)
   李母:儿啊,通缉令上咋有你?
   李黑黑:那……那是同名同姓的误会。
   李母:老头子,听着没有,是误会,误会!
   李父:好,我打110让公安来辩认你的真假!
   李黑黑:爸,妈,看在今世做儿一场,你就救救儿吧!
   李母:老李……
   李黑黑:爸,难道你忍心把你儿送上断头台吗?
   李父:对你的仁慈就是对人民对社会的犯罪!
   李黑黑:求你了,爸……爸(跪求。)
   李父:你唯一的出路是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李母:儿啊去自首吧。
   李黑黑:虎毒不食子,你俩比虎狼心狠!
   李父:养虎伤身,我要为民除害!(一声惊雷,李黑黑用刀逼父亲。)
   李黑黑:把手机给我,拿过来!(李母拿过来手机)你的手机也交给我。
   李母:他是你爸,你不能这样对他!
   李黑黑:现在没有父子只有生与死的关系!老李头委曲你一下,你就是我的人质,开门跟我走!(李母开门,黑老大穿假警服闪入,拿着假枪挥舞着。)
   黑老大:把刀放下!
   李母:警察同志,你真是急时雨呀!
   黑老大:李黑黑,你这个无法无天丧尽天良的东西,竞敢对你老子下毒手!
   李父:警察同志,我劝他自首,他不去。
   黑老大:有你这样深明大义受憎分明的人何愁天下不太平?
   李母:警察同志,黑黑他犯了啥错误了?
   黑老大:不是错误,是犯法!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这取决于他的认罪态和你们的立功表现。
   李母:咋表现?
   黑老大:比方说,积极退赃款,银行卡,赃物贵重金属物品,金项练金手镯……
   李母:我给,我给……
   李父:糊涂!那是咱的血汗钱能是赃物!
   黑老大:你说不是就不是啦!李黑黑,这些赃物是不是你带回来的?
   李黑黑:是……是……
   黑老大:你还有啥说的?放他回家那是欲擒先纵,放长钱钓大鱼,现在是破案关键时期,我要在这里蹲守他的同案犯,为了工作需要,把你们的手机交出来,把贵重物品一同交给我!
   李父:为什么?
   黑老大:嗯!想对抗?有怀疑?
   李母:只要能宽大处理我娃,你要啥都给你。
   黑老大:你俩先回避一下,我要询问嫌疑人。(李文、李母下。)
   李黑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跑这儿来寻死!
   黑老大: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四面治安巡逻队和公安往这里排查,天上要下大雨我不廷而走险我等死呀,只要熬过最关键的两小时,便会顺风顺水,只是现在饥饿难耐。
   李黑黑:叫我妈做饭还是买吃的?
   黑老大:这俩老东西不是省油的灯,绝不能让他下楼!
   李黑黑:咋办?
   黑老大:我想想……(静场。画外音,李父:老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个警察像是通缉犯。李母:天哪,这咋办!李父:你装心脏病发作。李父搀着李母上。)
   李母:哎哟!哎……哟……
   李父:快打120你妈心脏病犯了!把手机给我!(雷声初响)
   李黑黑:(取手机被黑老大打一巴掌)我妈……
   黑老大:你不想活了!
   李父:你难道见死不救么?
   李黑黑:我……老大,你……
   黑老大:死不了!(雷声又响)
   李父:儿呀,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这时警笛鸣叫声、雷声、闪电交织在一起。)
   李黑黑:爸,他……唉!
   黑老大:不许说话!你们如果敢乱来,那可是妨碍执行公务!
   李父:养儿防老,你这个不孝的忤孽!这日子没法过了!(冲下,随后一片瓷器破碎的声音。)
   李黑黑:老爷子疯了!老爷子疯了!摔碟子摔碗,全扔到楼下了!(静场,李父上。)
   李父:儿啊,你好自为之,你爸叫不来救护车,我背你妈去医院。
   黑老大:站住!不许出去!
   李父:你没有阻挡的权利,你难道没一点儿人性?
   黑老大:实话告诉你,你要是耍滑头,你一家三条命就蛋了!(这时有人敲门,黑老大从在猫眼里往外看,猛的打开门,一位送外卖的小姑娘闪身进门。)
   外卖:对不起,对不起,我敲错门了。
   李大妈:没叫外卖快走!(往出撵,雷声是一阵紧过一阵)
   黑老大:来了就嫑想走!现在几点了,还送外卖?(抢过来送饭包翻开包一惊一喜)我拿的假枪,你送来了个真枪。
   外卖:死到临头还不快投降自首!
   黑老大: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派你这蠢丫头执行任务,是送死来了。(一手举着盘子,一手举着枪。)
   李父:别开枪,别开枪,好商量!好商量!(李父护着外卖)
   李母:(紧抱住李黑黑)你要作恶先打死你妈!英子快跑!
   李黑黑:老大别开枪,枪一响公安就上来了!
   黑老大:猪头!公安已经杀到头上了!
   外卖:知道还不就擒,你要知道拒捕的严重后果!
   李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不要执迷不悟!
   黑老大:你还护着公安,想壮烈?我成全你!(枪却打不响)
   外卖:哈哈哈!给你个棒槌还当了(针)真了!那是个玩具枪!(从领后迅速拔出枪)举起手来!拒捕就打死你!
   李父:(举起拖把)举起手来!乱动我打死你!
   李母:(提着暖瓶)不许动!你敢乱动我烫死你!
   真是神兵天降啊!
   外卖:多亏你碟子摔得及时。
   李父:天网灰灰疏而不漏!
   外卖:黑恶分子无处可逃!
  
   造型,幕落

共 38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幕精彩的打黑除恶话剧,塑造了机警的女警察,正义的李父,在假警察的威胁下,李父巧以摔出碟子报警,女民警化妆成外卖闻讯赶来,逮捕了潜逃的黑恶暴徒。天网灰灰疏而不漏,黑恶份子在强大的法治攻势下无处可逃。这一幕话剧正符合当前打黑除恶的形势需要,为作者点赞,呼吁更多的作者紧跟时代的步伐,描写出更多喜闻乐见的文学作品。欢迎投稿荷塘!【编辑:官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官平        2019-06-21 10:57:44
  弘扬正能量,鞭打假丑恶。
万里91美如画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肾“媛”
视频:胡锦涛抵达柏林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
胡锦涛抵达俄罗斯出席APEC会议
蒋巨峰任四川省代省长 张中伟辞去省长职务
菲媒称菲政府曾委任特使同中国秘密谈判
环保部:国V排放标准将在年内出台
澳方称已数日未测到疑似信号 海盾号发现油迹
虐童事件为何接连发生
澳门代表称未发现内地高官豪赌
王云帆:打击医闹预防与惩罚需相结合
西宁书记系今年第8位被查省部级高官
石原就我海监船巡钓鱼岛表态:中国是不是疯了
王义桅:核心价值观可以“谐天下”
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将访问中日韩
视频:胡锦涛出席盛世华章故宫文物展开幕式
申纪兰这个两会的“活化石”
范徐丽泰:香港国民教育绝非歌功颂德更非洗脑
王义桅:核心价值观可以“谐天下”
独家盘点:落马官员家属的去向
秦光荣当选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