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视频:面对新闻界-专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缅甸飞机坠毁事件浅析 客观减轻果敢军事压力蒋家内讧致两套蒋介石日记出版被叫停王云帆:打击医闹预防与惩罚需相结合英国华人华侨游行示威向日使馆递交抗议信甘肃白银通报致20死14伤煤矿事故田文林:中国为何不需要西式民主菲媒称中国正在美济礁扩建设施西安世园会商机我们该怎么捕捉董碧辉:何必再做文章王国平当选杭州市委书记 蔡奇叶明为副书记胡德平:市场经济不应排除民间借贷苏州在建地标建筑被指外形像“秋裤”成焦点解读泰国潜艇采购:中国能否中标价格很重要男子伤人致死潜逃9年 酒后吐真言被女友举报石原慎太郎拟将"购岛"捐款用于钓鱼岛基建美国拟建议拒绝中国移动入美市场称有间谍嫌疑
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小小新娘花(小说·家园)

编辑推荐 【八一】小小新娘花(小说·家园)


作者:齐盼盼 举人,515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80发表时间:2019-05-15 15:53:29
摘要:小小的新娘花,你是否还记得她?

【八一】小小新娘花(小说·家园)
   在电视上看到金华被判处死刑的新闻后,我难以置信,我真的不敢相信,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呢?……
   我和金华自幼生活在一个家属楼,我家在一单元二楼,他家在二单元一楼,我们的父母都是工厂里的工人。从小我们就爱在一起玩,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他比我大四个月,爸爸妈妈让我喊他哥哥,他听见我喊他哥哥后十分开心,学着大人的模样拍拍我的肩头,说:好妹妹,听哥的话,回头哥给你买糖吃。
   家属楼后边有一片竹林,竹子十分茂盛,小时候,我们喜欢钻进去玩。那时家属楼里有十几个年纪大小与我们相当的玩伴,常在里面玩耍。记得有一次捉迷藏,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将另一帮小朋友都找到了,唯独不见金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另一帮小朋友则信心满满地笑道:“累坏你们也找不到金华的,因为他是土行孙,可以钻地底下。”
   我们不甘心又去找,找遍了竹林的角角落落,可还是不见金华,难道他不在竹林,跑到其他地方藏起来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也就不必再找他了,因为按照游戏规则,一旦离开竹林去藏,就算输了。
   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已经赢了,因为金华压根就不在竹林里,肯定是跑出去了。”
   “不会的,他是不会跑出去的。是你们笨,找不到他罢了。”他们还嘴硬。
   “那你们谁能找到他,就算俺输了。”听他们说俺笨,我气呼呼地说。
   “好。”见我们认输,他们笑了笑,然后一起喊:“金华,快出来吧,咱赢了!”
   可是,喊了半天,仍然不见金华出来,我们开始急了,便一起去喊寻。最后还是没能找到他,于是便要回家属区去找,路过石桥时,眼尖的甜果发现了桥下干涸的沟里有一双赤着的脚:快看!那是谁的脚?
   我们一起跑到桥下,发现金华正枕着竹笋打呼噜呢!
  
   二
   快小学毕业时,有一回,我们在竹林里过家家,我和金华被分成了一家。他用竹条给我编了一顶帽子,戴在了我头上,说:雨竹,咱是两口子啦!长大后,你也要做我的新娘啊!
   我抬头来看,只见他嘻嘻笑了起来,是那么的爽朗、无瑕、高亢。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他又随手采下几朵新娘花,有淡红的、浅绿的,都栽在了我的竹条帽上。但他又赶紧拔掉了几朵,只留下一朵淡红色的,一边拔还一边说:听人家说多了不吉利,一朵最好,代表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再抬眼看,发现他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只是定定的盯着我,不说一句话,弄得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在那个傻乎乎的年纪里傻乎乎的癔症着。
  
   三
   我最后一次见金华,是在半年前的那个夏天。
   金华初中没上完,因为父母离婚,跟了父亲,父亲就不让他读书了,接班当工人。
   我家在我初中毕业后就搬进了新建成的兴和小区,与工厂家属楼渐渐疏远了。我在高中期间因为与现在的丈夫恋爱,毕业后双双与大学无缘,进了工业区电子厂打工。结婚后,有了女儿,丈夫跟随着一帮年轻人到南方“挣大钱”去了,我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继续在电子厂做工。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着,宛如一条河静静地流淌着。
   转眼间,女儿幼儿园毕业了,该上小学了,我犯了难。因为女儿虽然成绩不太好,但是很聪明,学习上一点就透,我想让她进市里最好的小学——实验小学,接受最优质的小学教育。
   为此,在那个暑假,我没有心思做其他事,就请了假,四处找人托关系,想把孩子送进实验小学。
   我先是拨通了在实验小学任教的同学俊美,她刚开始还跟我有说有笑,一听说让她帮忙把孩子弄进去上学,就不笑了,连说三个“弄不了”,后加一句“对不起”就挂了。
   我又花三百多块钱买了两箱东西,去找丈夫的舅舅帮忙。丈夫的舅舅现退二线在家赋闲,之前是市档案局副局长,好歹也是个处级干部,送个学生进去,应该不难。
   舅舅见我掂着东西登门,十分高兴,满口应允。
   见女儿上学的事儿有了着落,我在回家的路上竟然高兴地唱起了歌。
   可是,三天后,舅舅却打电话告诉我:实验小学学位已经满了,可以进金城区兴旺小学。
   我一下子懵了:兴旺小学是民办学校,教育质量不行,生源很少,在市里几乎招不来学生,只要交钱就能上,若是想让女儿进那上学,我还让你这个“领导”给我帮什么忙?
   我一怒之下挂了电话。
   正在此时,我的一个邻居告诉我,他一个同学在市教育局工作,可以帮忙安排学生进实验小学,但是得花钱。
   正无望的我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忙让邻居联系他的同学,看看需要多少钱。邻居说:咱先把俺同学请出来吃个饭吧。
   我毫不犹豫地说:“好啊。”
   在市里比较高档的饭店——美食饭庄的一个雅间,我花了1359元,请了邻居和他的同学吃一顿饭。邻居的那位同学也是满口应允,只是当我将之前准备好的红包塞给他时,他却拒绝了:这个不急,回头再说。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能办成了,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直到8月29日了,女儿还没接到入学通知。我急了,问邻居,邻居打电话问他的同学。他的同学却一直关机。
   8月31日,急得几天没睡好的我,在商场门口遇到了邻居的同学。他告诉我,实验小学进不了,因为学位已满,若是提前一个月找他还行,现在已经晚了。他可以想办法把孩子安排到金城区兴旺小学,那里学位不太紧张。
   又是兴旺小学!我几乎晕了过去。
   那天,沮丧的我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大街上飘忽着,我感到太对不起女儿了,想了那么多的办法、做了那么多的努力,还是没能将她送到最好的学校就读。
   秋风起,几片落叶砸在我的头上,我感到心里有丝丝凉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明天就是9月1日了,其他学校估计也进不了了,难道只能进兴旺小学?不!我不甘心、不愿意、不同意!可是,又能怎么办?
   我想找个角落,偷偷地哭一场。
   正在此时,一个人站在了我跟前。我抬头一看,他两臂纹着龙,嘴上很光、唇下留着几根细长的胡须,耳朵上扎着耳钉,这不是黑社会吗?吓得我往后退了几步,拔腿要跑。
   谁知他上前又拦了我,说:雨竹,我是金华啊!你不认识我了?
   听见这久违的熟悉的声音,我抬眼看,还真是金华,他怎么成了这样?
   他带着我到一家饭店,找个包间,开始讲他的这些年经历。
   辍学后,他在工厂接班当工人,感觉没意思,就与街上的几个混混儿在一起混日子,喝酒、赌牌、打架,开过超市,搞过运输,倒弄过鱼虾,还整过房地产开发,开办过洗浴中心……
   他问我这些年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听他一问,我深藏心里的委屈几乎要决堤而出,连女儿上学这点儿小事都办不了,还能算过得好吗?加之,这些年,与丈夫两地分居,日久情疏,鬼知道他在南方都干了些什么,我和女儿在他心里还有几斤几两,我……
   当他得知我为女儿上学的事儿而发愁时,笑了:“你闺女就是俺闺女,这事包在我身上了。”说完,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漫不经心地说:“栎校长,俺干闺女要上你们实验小学,一会儿把信息发给你,给俺安排个优班,回头我给你敬两杯。”然后“嘿、哈”两声,就挂了。
   他对我说:孩子信息回头发给我,其他的你不用管了,明天直接带孩子去学校。咱孩子别说上市实验小学,就是省实验小学,还不是“天上掉下五个字:那就不是事”。
   我难以置信,对我来说难于上青天的事儿,到他这竟然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金华哥,你难道有通天的本领?
   “这些年过去了,你怎么变化这么大?”我不解地问。
   他定定地望着我,一如当年,深情地说:“可是有一点儿一直没变,那就是我对你的心。我也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可还是在心里爱着你。多想再回到从前,在那片竹林里,我采来新娘花给你戴上……”说着,他向我走来,想上前抱着我。
   我本能地躲闪开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忘了,咱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
   正在此时,一个电话打来,他接完对我说:我有点急事需要料理,得先走了。以后有事儿就给我说,千万别客气。
   我接着他的名片。望着他火急火燎的离去,一种难言的陌生感又充盈在我脑海里。
   去付账时,饭店的人说金总已经签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四
   我从新闻上得知,金华因为参与和组织黑恶势力插手征地拆迁、欺行霸市、设地下赌庄等,带人打死三人、打残十几人,因犯罪手段凶残,民愤极大,被“扫黑除恶”给扫进去了。不久,他被判处死刑并执行。
   埋葬金华的墓地旁,也有一片竹林。到竹林里看看,我竟发现也有一片小小新娘花,摘一朵轻嗅,淡淡的清香令人着迷。我不禁闭上了双眼,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春天,他将一朵淡红色的新娘花栽进了我的竹条帽里,然后盯着我笑,笑得是那么的纯真无瑕……
   女儿指着墓碑上金华的遗照,问我:妈妈,这位带耳钉留胡子的叔叔好吓人啊!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好人,还是坏人?”我一时间竟然不知该怎样来回答孩子。远望着那一片竹林,我的思绪又开始在时光的风里乱颤……
  

共 33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倒叙的形式,缓缓打开了“小小新娘花”的情结。当电视上看到金华被判处死刑,然后回忆起小时候的友情。当年金华与“我”青梅竹马,在一个家属楼长大。家属楼后边的竹林便是小朋友的娱乐天地。在一次躲猫猫时,怎么也找不到金华,原来他已经出了竹林,在桥下呼呼大睡呢。快小学毕业时,我们在竹林里过“家家”,金华为“我”用竹条编了一顶帽子,然后又采了新娘花给我戴上。一朵新娘花,“代表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回想起最后一次见到金华,是在半年前的夏天,那是“我”到处为孩子上学的事犯愁,未果的情况下,“我想找个角落,偷偷地哭一场。”这时遇到金华,他一个电话就解决了问题。他还爱着“我”,而我们已经有了家庭。当“我”带着孩子来到金华的墓碑前,思绪“开始在时光的风里乱颤”……这是一篇情感浓郁的小说,小时候的金华是那么地爱“我”,长大后还是依然爱着,但是各人选择的路不同便分开了,可惜金华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最后得到应有的惩罚。一朵小小的新娘花,在“我”的记忆里深深地埋藏着……小说语言简朴,感情真挚。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编辑:黄金珊瑚】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05-15 15:55:05
  小时候的友谊可以深藏在心底一辈子,那朵小小的新娘花,开放在心灵深处。拜读老师佳作,欣赏学习了。感谢老师赐稿八一社团,期待更多佳作。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
黄金珊瑚
2 楼        文友:闲妹        2019-05-15 18:23:07
  儿时的以小,走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结局大不相同,不错的小说。
3 楼        文友:蓝色梦之恋        2019-05-15 19:28:00
  好小说,为孩子找学校写得很现实。
4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9-05-16 17:18:00
  悲哀的人生,可惜了,总是有人会在人生的岔道上选择的时候出现错误,有时候这一错就是一辈子。
今生何求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被拐至安哥拉卖淫女子称1天被迫发生10次关系
甘肃兰州煤价下跌超百元供暖价逆市上涨引争议
英国布里斯托尔国际热气球节开幕(组图)
视频:伊丽莎白二世为胡锦涛举行欢迎宴会
警察酒后枪杀米粉店女店主被刑拘
王刚桥:官员选拔公开透明,窃听才会消失
胡昌升当选四川遂宁市市长
美联社写作指南更新 颠覆部分原有规则
环球时报:就乌东部局势表态是对中国的考验
王林“大师”的生财神功
视频:台湾“在野党”猛烈质询苏贞昌
菲外交部称3艘中国海监船在黄岩岛海域停留2周
蔡奇当选杭州市长 王国平为人大主任
群众游行以回顾党领导人民奋斗创业改革为主线
矿难通报从无死伤变4死5失踪 官方:被企业蒙蔽
王志浩:关于十八届三中全会你要知道十件事
美国退役军官涉嫌为俄提供情报可能监禁终身
甘肃天祝爆炸案直击:被开除男子点燃汽油
血祭中华英魂
胡锦涛针对两会新闻报道要求压缩领导篇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