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秘鲁中部地区10日发生6级地震 尚无伤亡报告环球时报:拍桌子离职的知识分子最渴望掌声西安出租车月底前将全部安装视频监控记者采访被枪杀村民父母受阻 其妻称1亩补偿2万美国称中海油在南海招标海域属越南经济参考报记者实名举报副部级官员渎职贪腐美咨询公司评全球最宜居城市 中国三地上榜男子4200元买气枪打鸟 鸟没打着人被拘王正伟代理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图)烟草税明年可能上调 专家称不会直接影响售价空军首批女战斗机飞行员精彩亮相男子网银被盗一万多 银行称其至少5种信息泄露美国海洋局解除对日本与中国台湾等地海啸预警警察对民众的“低素质”应有包容度菲律宾前5月吸引中国游客13.8万人次增加59%田中真纪子称搁置钓鱼岛问题是两国共识百余住院病人转至广场
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莱茵区5号(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莱茵区5号(短篇小说)


作者:朱朝敏 举人,3827.8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2发表时间:2019-05-12 23:16:30


   怎么说?那栋房子,让我如鲠在喉,而当初我如此满意。
   郊区带来的宁静不容置疑,还有部分生活乐趣——有块小土地伺弄花草,混混时间,这于人至中年的妇女,还是患有失眠症的绘画者,不失诱惑。坐北朝南的朝向,总能在冬季集拢闲散的阳光偶扫阴霾。再者,不远处有条小河,波泛天光静缓流淌,人在疲乏时姑且慰藉一二。而价钱比城区便宜了二十来万。
   我和沙仲尼确认眼神,欣喜化成绯红分别爬上我们的脸颊。就是这座三层楼房,我们称为“莱茵区5号”。有些破旧,骨架尚好,再修缮一下,也不失别墅风范。沙仲尼幸福地补白:看看,距离动车站也近,以后沙妮儿回家也方便。妮儿16岁,却因为鉴别宝石的天赋,前不久被马来西亚大学特招进去,时间因远隔重洋而划出深重的刻纹。沙妮尔回家是我们殷切不过的盼望。这下好了,靠近车站,间接地缩短了分离的距离。
   过户再重新装修,包括室内部分结构。新房“改”成,几乎按照沙仲尼的意思,虽然这意思中途发生了改变。三楼被当做独立一层租出去,楼梯和房门开在楼房外面。因为曹玲珑这女孩子。
   装修前,曹玲珑转到我们这里来,脚步画了个圆圈,就请求租住三楼。我有现金,可以马上定下。理由诱人,却因为语气轻弱单薄丧失了信服力。我摇脑袋。她径直找沙仲尼。她是眼光贼,还是误打误撞?总之,找沙仲尼是正确的,沙仲尼人前是鄂中不太成功的宝石商,人后是沙家户主。女孩的声音轻弱,还磕巴,伴随那羞涩胆怯的微笑,在她丰腴高大的身体对比下,尤为突出。沙仲尼晚饭时宣布他更改的装修规划:一楼是客厅厨房外加茶室,二楼是书房和卧室,三楼在外开楼梯,方便租出去,那女孩子蛮可怜的。他话音刚落,我眼前闪现曹玲珑躲闪的眼神和仓促的步伐。我想到了妮儿,尽管妮儿一向自信和阳光,但异地求学的前提,那自信和阳光不免摇晃。物伤其类,这未必不是沙仲尼的想法。
   第二次,曹玲珑与沙仲尼谈租房事情,她摔倒了。尖细的红色高跟皮鞋,作为她高壮丰腴的身体的支撑,极容易被套上“罪魁祸首”的帽子。的确先崴脚再倒下,那当儿,沙仲尼喉咙似乎卡了痰,不停地咳嗽,接着用力地吐出一口涎水。那声音也许吓倒了她。印象中,她那么胆小。而我正在伺弄一盆兰草,皱眉喊了声“沙老师”(沙仲尼以前是老师,公共场所标注他身份的称谓已过时,沙总更适合,但习惯这枚钉子在舌头钉出了事实,修改纯属多余)。高跟鞋、咳嗽吐痰、呼喊,形成合力惊吓了曹玲珑,她摔倒在地上,愣了一会儿才站起来,龇牙咧嘴的,疼痛就具相了。沙仲尼歉意地看向我,我上前扶曹玲珑坐到椅子上。曹玲珑双颊绯红,大圆脸就是熟透的苹果。第二天,她带着行李外加一个小女孩住下了。小女孩是她的妹妹,八岁,名叫曹小艺,在郊区小学寄宿。
   很快,我觉得买下这栋房子是个错误。靠近车站,“莱茵区”的宁静缩头缩尾,而狗吠和小孩的叫嚷,不合时宜地响起,麻将馆一直持续到深夜的麻将声犹如弹弓弹出石子砸在身体上,要人生躁无奈。
   第二年2014年,沙老师接到几笔业务,一直向南,还准备去沙妮儿那里。我已经习惯,就算是白宫,于沙仲尼都是旅馆,何况莱茵区!人不在场,我的抱怨缺乏了对象,也无力爬出嘴唇了。那年三月中旬开始,我也去了南部某地,呆了很长时间才回来。那趟旅程漫长,几乎掏空我身体,莱茵区5号的嘈杂轻易地沉落我体内,盘踞出一条蛇,蠢蠢欲动,要我抓狂。
   深秋的一个上午,我忍不住动粗,踢了那只纯白色宠物狗。毛发丰茂的家伙,脖子系着粗重的纯金项链,到处撒欢晃着人眼,遇到谁谁,便扯开了声喉狂吠,但凡弱小的,又扑上去进攻。就是它的无聊进攻,我下意识地踢了它一脚。这家伙十足地表面光,毫不经踢,身体飞起来,然后倒趴地上。它滚了下,站起来抖动毛发,项链挂在地上。一个长满雀斑的锥子脸女人扑来,抱住它。我的宝贝儿……随即歪在地上呜咽。
   曹玲珑提着一袋东西急冲冲地走来,扶住因用力而喘息的我,恰好挡住雀斑女人和白毛狗的进攻,曹玲珑倒在地上。白毛狗扑上去,咬住她伸出遮挡的右手。雀斑女人左右脚交错踢向曹玲珑。我拿出手机报警,雀斑女人抱着狗,摇摇晃晃地走了。
   带曹玲珑打了狂犬疫苗,再去派出所。曹玲珑中途溜走了,说有许多事她耽搁不起,还报什么警讨什么债呢!这样已经不错了,一个没多大好运的人。
   一个没多大好运的人。她这样说的,一脸老成,我的心蓦地一动。没错,我们都是没大多运气的人,能够将就何不住手?
   这件事在我和曹玲珑之间牵起良缘,我们偶尔互通有无。玲珑的事情靠近我,我渐渐明白,她白天是某家便利店的收银员,晚上兼职声色职业。歌舞场,按摩院,温泉汤池,抑或我猜不到的地方?某个深夜,我在视频中告诉沙老师,莱茵区5号的三楼恐怕正在颠鸾倒凤,你在家要后悔出租了。沙老师的笑声在视频里传来,有些暧昧。我夸张地打了个哈哈,接着,我们共同赋名曹玲珑黑夜公主。然后我就想,玲珑正值青春,丰满却胆怯,还有少女固有的羞涩,这是俗世油腻男人的共同喜好。大概,玲珑的生意不错。
   我还说到那个男人。大腹便便,半秃顶还是灰白头发,毫无特色,放在任何地方均会被空气淹没。他找来了,白天和夜晚,我都遇见过。
   玲珑住这里吗,她人呢?
   我不搭话。那说不清楚意味的目光罩住我眼睛,我冷冷地摇头。体内的蛇抬起脑袋,吐出湿滑的蛇信子,在我嘴角变异出轻蔑和嘲笑。怎么好意思问房主呢,还打算把老朽身體乔装成新手?可笑至极!我在视频中告诉沙老师,然后哈哈大笑,笑声感染我的身体,我浑身都在抽搐,只能扶着墙壁喘气。我看见那条蛇又得意忘形地扭出来,扭到我唇边,发音“见光死”。沙老师也笑了,露出歪斜的牙齿,那颗种上去的瓷牙犹如尖利的小刀靠在嘴皮上,恰如一只佯装的猫咪,鬼兮兮的。
   见光死!没有比这更合适的称谓了。每每想起,我还是忍不住大笑。
   外面的楼梯在夜晚哒哒响着,犹如解冻的冰塔滴落的水声。故意放轻放慢的脚步,空洞鲜明。接近松软的脆响是玲珑踮着脚尖走路的高跟鞋声,闷而短促的是……我极力忽略,表示理解“黑夜公主”。其实不准确,有好些日子,我白天也听见那些鬼祟的脚步声,再就是急促的铝合金的关门声。
   玲珑给我送香蕉时曾告诉我,父母早亡,她和妹妹小艺相依为命,挺不容易的,所以每天都是从头再来。
   我表示赞同。生活以内艺术之外,谁不是在“从头再来”?我又看见体内的蛇左扭右动。它也許被玲珑的话震动了,却又老成持重地归复安静。
   可是你看上去很快乐。我嘴唇冒出的褒扬,不乏羡慕。但我清晰地听见那条蛇传来的腹语,哈,你不过是在试探人家的生活,那又如何?
   我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玲珑的回复,接近喃喃自语。
   总有部分暗疾雷同,没人能够避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脑海迅速地闪过这些句子,诸如此类,它们排好了队伍依次走出,对我回眸一笑。我们熟识,没错。我们熟识的核心点便是:总感觉会有坏事发生。不是吗?那恼人的狗吠更嚣张了,雀斑女人选定我们5号楼前为宠物狗的厕所。麻将声犹如钟楼鼓声,频繁地敲响,切割神经。我那半死不活的绘画,在莱茵区5号定格在僵化状态。而贫血和神经衰弱下的身体,开始补充大量的药物。
   莱茵河缓慢冷静地流淌,倒映着变换的季节性天空,不动声色。这是唯一安慰。有时,我站在二楼窗前,会看见玲珑带着小艺在莱茵河边溜达。奇怪,她俩从没靠近,总是隔一段距离……这静影似的画面,倒是极配那温吞近乎凝滞的河流。那变化的,说来终究没有改变,2014年与2015年,没有差别。这样的感觉下,我理解了小艺喊玲珑“龙女姐姐”的称谓。
   有时会遇见她俩,那通常是周末的傍晚时分。小艺瞥来轻弱的眼神,仓皇一笑,再溜掉。玲珑则与我并肩而行,我们走得缓慢。屈指可数的遇见中,她曾问我,是不是年纪大的男人更会疼爱人?我脑海迅速地闪现半秃顶男人“见光死”,牙齿顿感遭遇冰水似的发疼。这么说,我和沙老师错估了那男人,他非但“见光死”,反而重生?
   是不是年纪大的男人更会疼爱人?玲珑向我取经——沙老师正是年长我不少,我理所当然地拥有发言权,在玲珑看来。
   也许吧,关键是……我舌头困在唇边。关键是什么呢?我想了想,慎重地送出我制作的答卷。关键是他要有疼爱人的能力,也就是你缺乏的,他刚好拥有。
   我缺……太多。玲珑有些惆怅。
   哦,是那个……有些秃顶的胖男人?
   玲珑笑了下,笑容因为背光有些模棱两可,看不出实际内容。她果断地与我擦身而过,掐断了我好奇的询问。
   她为何要找一个糟老头子?虽然过得艰辛,但毕竟正值青春。我在视频中问沙老师。沙老师四十岁才与我结婚,那时我正是玲珑的年龄。现实雷同,内情却相异,另一码子事情。沙老师又露出尖利的牙齿,嘲笑并反驳我的疑问。
   玲珑过于胆怯,缺乏安全感,又带有一个小妹妹生活,她需要成熟的男人。他给出的答案,我何尝不晓得?
   对了,他不叫“见光死”,似乎快要“见光生”了。我举着手机,在二楼转圈,脚步不由停驻于窗前,眼神看向那条河流。静缓流淌波泛天光的河水,囚禁了所有时间。
   你很遗憾?
   有些……但说不清楚。我耸耸肩膀。
   两年后的初夏时节,具体说,是2017年初夏的一个凌晨,莱茵河5号楼迎来了警车,闪烁的警灯和尖锐的鸣笛声,唤醒了沉睡的居民。那样规划齐整的早起,估计再也难得一见。男人女人老人孩子,还有宠物狗宠物猫,齐刷刷地堆在我家门前。
   玲珑。我穿着睡衣,打开房间,在众目睽睽下,不羞于睡衣遮体的邋遢样,不愧于众目的打量,也不惊于陌生眼神的评头论足,摇晃着身体奔向屋外的楼梯而喊道。玲珑出事了,不,黑夜公主出事了。宽慰的是,这天不是周末,小艺还在学校里。
   那妮子伤风败俗早该抓进去……涩人涩死祖宗大爷……啧啧,我就说嘛,咋没有人管呢……不要脸皮,还专门租房提供方便,一起抓了才好……
   喧闹集中在凌晨时分爆发,却丧失平时分摊在具体时段的某些声响的威慑力。我双脚吸着拖鞋爬楼梯,爬到一半被赶下来。
   下去,这里戒严,有命案。
   警察严肃地伸手,拦住了我,却闹腾我的心跳。那个词语迸现我脑海,制止思维,我极力回避的,却终被它击中。我上下两排牙齿在打颤,怎么也合不拢的嘴唇,满是凉寒之气。
   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咣当,担架抬出来了,上面遮盖的白色床单,在微暗的天光下刺眼,一下子消弭了人群的吵闹,聚焦我们的眼神。担架被高高地举起,从房间出来,拐了弯再倾斜下楼。
   死亡已经发生。
   玲珑。我叫道。嘴唇哆嗦,牙齿打颤声却莫名地消失。一种恐惧覆盖另一种恐惧,我跌坐在地上。不,不是跌倒,而是那惨白的担架下楼梯时,旁边的警察撞倒了我。也不准确,是“死亡”之声发来的讯号,辐射到我这个生者身上,并要我瞬间体会到它的威力。
   人群和猫狗拥来,又止住脚步。那死亡的辐射,大家都知道,是危险的光线,靠近不得。
   那女人没死,死的是她的客人。雀斑女人爆出子弹般的呼啸声,纯白宠物狗顿时得令,跟着狂吠,吠声快要划破我耳膜。不过,这次我倒没滋生踹它的愿望,而是一个激灵,仿佛遭遇冷水的浇灌,站起来转身仰起脖子。
   穿着睡衣头发蓬松的曹玲珑,正在缓慢下楼。她的眼睛犹如深海中探出的鱼眼睛,胆怯,惴惴不安。
   玲珑,你真的没……那个字被我活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这半截子话实际饱含了疑问。那惨白被单下的应该是……
   你猜猜谁……噢,你可能猜是那个“见光死”吧?错,应该叫“见光活”,你心中或许遗憾,他没能反转,真的是“见光死”,可这只是你的猜测。我舌头打卷般绞缠不清,却也干脆利落地卷走那个可怖的字眼,它绝不可以单独活在我的舌尖上。
   屏幕上的沙老师皱眉。难道不是他?
   我开始也以为是他,但第二天那家伙就找来了……我舌头撸直,在上颚抵出嘟嘟声。这是我与沙妮儿常做的游戏,不经大脑的随机游戏。沙妮儿凑近嘟嘟,双手还在脑袋上方拟出一对羊角。她很忙,一直忙。我们认为,年轻时忙碌,中年老年就会轻松一些。噢,妈妈,我忙去了。嗯嗯,忙去。沙老师瑟开嘴唇追问,谁呢?
   一个年轻男孩子。玲珑说,她下班回家,下楼到院子里,看见花丛边蹲着一个年轻男孩。他喝了酒,或者受了什么刺激,缩在那里呕吐。玲珑一向心好,就去搀扶,关心地询问,她以为男孩子心脏病发作什么的。总之,男孩子情緒糟糕,见到有个女孩主动关心自己,便拽住玲珑诉说。说什么呢?说工作不顺心,老是被老板揩油轻视,女友也不省心,背着他与别的男孩子交往。更可恨的是,一个好哥们,套用他的微信骗了别人的钱,嫁祸在自己身上。男孩子喝了酒,酒后情绪失控,满肚子的牢骚要倾泻,牢骚太私密,倾诉对象为陌生人合适,玲珑又送上门来。玲珑听了一些,忍不住要走了,明天还要上班呢。男孩子不肯罢手,跟来莱茵区5号,因为情绪激动,猝死在玲珑的身上。

共 889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老实说,读后心挺沉。作者叙述的很冷静,正因为如此,更让人感觉有股寒风,冷飕飕吹。郊区带来的宁静不容置疑,还有部分生活乐趣——有块小土地伺弄花草,混混时间,这于人至中年的妇女,还是患有失眠症的绘画者,不失诱惑。不远处有条小河,波泛天光静缓流淌,而价钱比城区便宜了二十来万。总总原因,“我”买下了这个地方。可现实却很失望,并不是个“我”理想的地方。租三楼的曹玲珑出现,她的日子,她的过去,在时间流逝过程中,不断水落石出。父母早逝,妹妹实际是女儿,继父,实际是不正常的父亲,她的职业,等等,迷雾重重……而“我”的沙老师,丈夫,从未正式出现就永远消失了。最后结果,“我”卖掉给玲珑了房子,要被政府准备征用扩建生态公园。曹玲珑的命运突然就要改观了,而“我”,还是做了一个亏本的生意。一切事件,人物,从过程,到结果,仿佛不可更改,仿佛靡靡之中注定了的。小说有种宿命的味道,无法随个人的意志而改变。佳作!倾情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编辑:妖怪山】【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14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妖怪山        2019-05-12 23:19:05
  欢迎作者继续赐稿流年,问好。
2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5-15 10:59:1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视频:央视论坛-安全生产与官员问责
统一台湾解放军会怎样打仗?
老太为救老伴街头卖画 称怕女儿看到拒绝救助
美媒预测中国啥事会成今年全球头条新闻
目击者讲述空姐被打事件 与官方调查有出入
蒋家内讧致两套蒋介石日记出版被叫停
索马里首都市场爆炸造成至少15人死亡
胡锦涛对云南地震做出指示 温家宝赶往灾区
白领称工资增长追不上物价 无闲钱再消费
胡锦涛下午将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回国
胡昌升当选四川遂宁市市长
石家庄市原国土局局长顾旗章被判死缓
瑞海国际的“擦边球”
程映萱到宁洱灾区检查烤烟生产恢复工作
福建彩车在国庆盛典上精彩表演华美亮相
甘肃连续两次强降雨致27万多人受灾
胡保林出任环保部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
知情人称张艺谋为铁道部宣传片导演并收钱
美前政要称部署运输机系协助日本防御钓鱼岛
西班牙专家撰文称日本“购岛”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