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回归】奶奶的“歪理邪说”(小说)

精品 【回归】奶奶的“歪理邪说”(小说)


作者:木春 秀才,1123.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24发表时间:2019-05-12 11:55:18
摘要:奶奶是个歪理不断的人,让许多人厌烦,甚而憎恶,就连家人也“深受其害”。不过,我对奶奶却有“异样”的感悟,因为……

【回归】奶奶的“歪理邪说”(小说)
   一
   奶奶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妇,但有点个性。靠我儿时的记忆以及长大后的“道听途说”,便能厘清她的个性。
   奶奶50岁就白发苍苍了。她总是把白发挽成一个疙瘩,塞到一个有塑料兜的发卡里,坠在脑后,可那卡子总是左摇右晃。儿时的我老担心它会坠下来,并把奶奶的后脑勺一同坠掉。奶奶农忙时,那被兜住的头发便会趁机钻出来,蓬松在脑后甩来甩去,这更加剧了卡子的摇晃,也更让我担心它会突然坠落,并带走奶奶的后脑勺。再看奶奶的脸,一直是灰苍苍的,那灰尘积淀已久,早已成为面颊的一部分。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奶奶给我洗脸时,就简单到在我脸上抹一把水完事,高洼不平的脸上只有鼻尖、额头和颧骨处有点水迹,其他地方依然干涸着,这叫“猫洗脸”。奶奶穿的衣服呢,永远是三色——灰色、蓝色或者黑色,布丝都看不分明,似乎很久没洗过。其实每周都洗,只是洗的时候舍不得多打肥皂,且想一蹴而就,于是就先让衣服在水里栽一个跟头,后在搓板上囫囵着打几个滚了事。
   邋遢的奶奶总有她的理由:不干不净,活得没病。
   奶奶生在穷乡僻壤的农家,没进过学堂,也没裹过小脚,小时候手脚从不闲着,整天踢死公鸡斗死猴,冒失得就是“破小子”,同龄的男孩没几个不和她干过架的,也没有谁摔跤能敌过她的。父母呢,都觉得这闺女缺心眼,也就不和她计较,更没有把她塑造成淑女的期待了。这似乎更助长了她的疯劲。顽皮的她怕识字,一看到书就哭,可对农活感兴趣,在田间干活累得吭哧吭哧的,也不喊苦。大人夸她有本事,她更显得干劲冲天,风风火火地停不下来,像飞车的机器。邻居们背后嘀咕,这丫头就是傻大姐,泼皮得像杨排风,长大嫁谁啊?
   她嫁给了我木讷的爷爷,成了我奶奶。奶奶虽不人高马大,但墩墩实实,掌厚脚宽,走路咚咚响,粗茶淡饭能呼噜呼噜吞到肚子圆,双臂一轮能举起一麻袋粮食,全村女人无人能及,就是男人也不多见。人送绰号“石磙精”(石磙呢,就是在打谷场上碾压谷物秸秆的圆柱形石制农具,矮墩且厚重)。
   农村呢,一般都是男人使牛耕地,我们家则是爷爷和奶奶都会使牛耕地。奶奶赶牛时吆喝得铿锵有力:“嗨!下田啦——”伴着她高亢的吆喝声,那长长的皮鞭在空中一抖,打个卷,“啪”地炸出一声脆响,牛儿便吓得低头弓腰,俯首帖耳。奶奶左手稳稳地摁着犁把,让犁头深深地扎入土里,右手抖着缰绳,牢牢地把控方向,把地犁得笔直。犁到地头时,奶奶一抖手,把沉甸甸的犁子从地里倏地薅出来,顺手往田埂上一磕,上面附着的粘土和杂草便被摔掉,同时一勒缰绳,高喝一声:“喔!回转啦——”接着又是“啪”地一声鞭响,牛就乖乖地调转一百八十度,沿着原来的地沟自觉前行了。
   爷爷不得不服气,邻居们不得不说,这娘们上辈子一定是牛魔王托生的。
   奶奶有句口头禅:男人女人都是人,谁比谁差?
   能在田间精耕细作的奶奶在厨房里的表现咋样呢?她蒸的馍呢,厚重宽大,沉甸甸的;炒的菜呢,有盐无油,萝卜丝粗壮如指头;作为佐料的辣椒、大葱一刀两断就下了锅;煮的菜汤里漂几个小青虫、浮几点细草屑也不足为奇。厨房的灶台是用土坯砌就的,台面上罩一层白石灰,一开始倒是白亮亮的,不过很快就变得黑不溜秋了,污垢越积越厚,最终凝成台面的一部分。一到初夏,蝇子伏在上面嘤嘤嗡嗡地闹个不停,挥之不去。有个别勇敢的就从锅盖的缝隙处钻进饭锅里,不知道是否来得及饱餐一顿,就溺死在饭菜里。奶奶总是把那苍蝇的尸体舀出去,甩给院子里散步的鸡吃,然后折回来挥舞着勺子继续盛饭菜吃。
   奶奶也能缝缝补补,虽然针线粗疏,可样样都略知一二,趁劳动的间隙刷刷地做出来,没让自己的孩子赤脚趴地、露肚坦胸。娘家陪嫁她的那件灯芯绒棉袄穿旧了之后,被她那双糙手里里外外整改了好多次,虽然走了样,可她让孩子们从大到小一个接一个地穿了个遍。后来有我的时候,那袄子实在破烂不堪了,她便把它整成尿布给我用,直到腐烂不堪。我小时候穿的猫头鞋就出自奶奶的手,猫眼虽然不对称,可在斜睨中仍有猫的神韵。我比起那些“赤脚大仙”来,可光彩多了。
   奶奶便有了自信:别看俺手粗,可俺粗中有细。
   奶奶干其他家务也是雷厉风行的。喂猪,养兔,扫院子等等,一气呵成,麻利得让人眩晕。奶奶指派爷爷闸牛草,除牛屎,掏兔粪等。看爷爷慢吞吞的,奶奶大呼小叫地催:“你就是个龟孙子,一步能从太阳出迈到日头落!”奶奶干完自己的活,就过来帮爷爷,嘴上自然不停地责怪,你哪还是个爷们,阎王爷瞎给你披一张男人皮!爷爷技不如人,常常面无表情,不敢吭声。
   奶奶不禁慨叹: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嫁的哪是汉子?
   奶奶在爷爷心目中是只“火母鸡”。她不顺心的时候,总拿爷爷当出气筒,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毫不避讳地责骂。爷爷不还嘴便罢了,如果胆敢对骂,奶奶定然不饶,非把爷爷骂得狗血喷头、哑口无言不可。吃饭的时候,只要话不投机,她能把饭碗摔在爷爷身上,爷爷只得抱头鼠窜,逃之夭夭,去求三姑六姨来劝解。如果还不行,只有跪求老泰山出面了。
   冬天,农闲时节,爷爷被几个同龄人邀去打扑克,输者赔一包价值两毛钱的烟。奶奶回娘家去了,爷爷自以为是安全的,就擅自“离家出走”。不料,奶奶又折了回来,发现爷爷阳奉阴违,气愤至极。她寻到“赌场”,向爷爷劈头盖脸地抓了起来。众人赶忙拉架,爷爷趁乱得以脱身。他后来赌咒发誓要改过自新,又有村长的担保,才涉险过关。爷爷从此便绝迹赌场。
   奶奶自有铮铮理由:赌是男人成下流痞子的开始。
   这样的交锋多了,爷爷自然也就学乖了,断不敢惹火烧身,自取其辱。他平时言语更加小心谨慎,行为也更加唯唯诺诺。
   奶奶瞧爷爷那怂样,又感慨起来: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俺这辈子日他娘的错很了!
   奶奶还是一位“虎妈”,孩子们犯错时总逃不过责骂,违反底线时,脸上就会印上她厚实的巴掌。有一次,孩子们偷吃了“老雁馍”——那是她为娘家爹过寿而特意蒸制的。几个孩子被扒掉裤子狠狠地抽,然后又曝在太阳底下,跪成一溜,满脸大汗,抽噎不已。爷爷作为孩子们的父亲,当场表态:“不争气的东西,该打,不打不成器呀。”那话语虽然立场鲜明,可总显软而绵,对孩子们不构成任何威慑。在这样的当口,他必须与奶奶保持高度一致,断不敢唱反调,否则奶奶就会亮出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儿不好,爹之错”的理由,并叽里咕噜地埋怨半晌,之后还归结出:老子窝囊毁一家,娘亲再强也白搭。
   至于我吗,是奶奶的大长孙,有我的时候奶奶四十多了,上了年纪的她熄了许多性子,所以我从小敢在她怀里撒娇。可是,有一次我错估了形势。那天,我吃饭时贪嘴,结果剩饭了,奶奶翻着眼,令我吃完。可我愤然地把碗甩在地上。奶奶看到粉身碎骨的碗,豁地站起来,抓住我的脖子,摁倒在地,扒掉裤子,用鞋底狠狠地抽。我大呼:“不敢了,不敢了!爷爷救我!”可奶奶就是不停手,直到她气喘吁吁为止。顿了顿,她命令我拾起滚落到墙边的那块红薯,用水冲了冲,让我吃掉。她瞪着眼盯着我,我在那灼灼的目光下,含着泪,怯怯吞下那块红薯疙瘩。原本甜甜的红薯竟变得苦涩难咽。她又命我把地扫干净。我就一瘸一拐地扫完地。那时爷爷正在旁边,他看着我,脸拉得老长,丝毫没有救我的举动。我不禁怨恨起爷爷来:真是个熊包蛋!咋能见死不救呢?平时说疼我,都是哄人的鬼话!唉,爷爷真不是个爷们!现在回想起来,爷爷没流露出袒护我的话语,自然有他的理由。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张口,奶奶就会道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孙不好,爷之错”的道理,并引来她没完没了的埋怨,之后又要归结出:爷爷窝囊毁一家,奶奶再强也白搭。
   我现在吃饭一直不留饭底,难道是那次留下的“后遗症”?
   至于奶奶的“火辣”还表现在与妯娌的关系上。听长辈人说,二奶奶家和奶奶家的母鸡都孵了小鸡,两个鸡群相遇时,鸡妈妈斗了起来,二奶奶家的母鸡瘦弱些,被扑倒在地。二奶奶正好路过,一个箭步上前,踢飞了奶奶家的母鸡,恰巧被出门担水的奶奶看见了。奶奶立马翻脸:“鸡是畜生,不通人性。人咋能跟畜生一般见识?”两个女人大吵起来,一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两个女高音喇叭的叠音。奶奶个头矮于二奶奶,可她撂下担子,蹦得老高,眼瞪得圆大,手拍得炸响。半晌,奶奶看争执无果,就抽掉担子上的扁担,迎了上去。二奶奶吓得且骂且退,缩回自己的院里。奶奶在院墙外指手画脚地骂了一通,最后在人们的注视中昂着头、扭着粗壮的腰肢、迈着稳健的步伐,担水去了。
   奶奶总认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奶奶在家还是“一根筋”,遇事非要掰哧明了不可。据说,奶奶和她婆婆——我的太奶奶有矛盾,那个时代一般是儿媳怕婆婆,而我奶奶不是,她说:“新社会新国家,有理孙子讲过爷,无理婆婆也白搭。”最明显的一次是分家,他说婆婆偏心,举出一大堆事例,说出一串串数据。太奶奶很惊讶,不识字的儿媳咋记得那些数据呢?太奶奶讲不过她,哑口无言,甘拜下风。许多人劝解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闭闭眼就过去吧。可奶奶不依不饶,整天翻着眼,像好斗的公鸡。在后来的日子里,太奶奶委曲求全,直到去世。太奶奶去世的时候,奶奶大哭一场,她数落着太奶奶的好,也是一件件一条条。旁边总有人捂着嘴笑。奶奶当然也窥见了这笑,可她擦干泪,昂起头,继续干她的事,毫不理会。
   如此这般介绍,你便相信我奶奶就是有点个性吧?
  
   二
   虽然奶奶有个性,但你依然会觉得她只是个普通得掉渣的农妇,些许特殊的便是比一般农妇泼辣些、蛮横些罢了。诚如是,可她在我眼中最终变得“异样”起来,因为——
   爷爷老实巴交,是个地道庄稼汉,他期待孩子们守着薄田过安稳日子。
   奶奶则说自己憋屈在田里大半辈子了,把田犁得再透轩,也不能长出元宝来,走到哪都是一身泥土臭,有啥出息?她鼓励孩子们外出打工,既长见识,又有钱挣,还能嗅点城里人的聪明。她自己呢,也不甘心守着木瓜一样的爷爷耗时光,所以也尝试着去最近的城里打工。
   奶奶日头不出就吃过早饭,骑上人力三轮车,带上幼小的我到三十里外的城里打工——扫楼梯。
   奶奶到了地方,换上工作服,把发髻牢牢地兜在白帽子里,决不让一丝一缕外露,在卫生间里把脸洗了又洗,还对着镜子瞅来瞅去。整理得像模像样之后,才走出来,从一楼开始打扫。她扫一遍,托两遍,遇到附着在地面的异物,就蹲下来,用铲子一点点铲掉,再用抹布蘸水擦拭,直到没有任何痕迹,才慢慢站起来,舒缓一下麻木的腿脚。她把垃圾归拢到垃圾桶里,小心翼翼的,不让一粒灰尘外溢。
   我成了自由人,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往上爬。等我爬完一层,奶奶也能扫完一层。她稍作停歇,夸我是会爬楼梯的好孩子,并把我抱起来,举过头顶,让我透过转台处的玻璃看外面的风景。扫完整个楼梯时,我和奶奶就升到了最高层。奶奶在最高层总趁喘息的间隙,再把我举起,让我居高临下地看更远处的风景。
   奶奶当天一定把垃圾桶里的垃圾清干净,即便垃圾很少也是如此。她还把垃圾桶里里外外都刷干净,比洗自家锅碗还细心,直到没有苍蝇可驻足的地方。窗上的玻璃也被她擦得透亮,就连楼梯的扶手也被一丝不苟地抹干净。墙上的宣传画卷了角,她会买来胶水不吭不响地粘好。楼道的顶上有了蜘蛛网,她会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绑一把扫帚去清除,有时眼被尘埃迷住了,就闭着眼,扶着墙,到卫生间去冲洗,回来后红着眼还继续干。
   完成工作后,她顾不得擦去额上的汗,就笑嘻嘻地来抱我。我会赖着不起来,因为这里的大理石地面比家里的灰土地既漂亮又干净,在上面打滚撒泼很舒坦。奶奶捉住我,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把我的笑脸都能挤变形。
   渐渐长大之后,她会叫我帮他抗拖布,提水桶,拿铲子,递抹布……我成了奶奶的“童工”。我绕着她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想偷懒时,奶奶会沉下脸来唬我,我只得又乖乖地去忙乎。那些上班的叔叔阿姨看到我这个小不点汗涔涔的,都夸我。奶奶便笑盈盈的,向人家点头。等人家走远了,她一定会在我的脸蛋上狠狠地亲,那唾液能润湿我半个脸。
   奶奶的工作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老板见奶奶也总是微笑着点头。
   再后来,奶奶要把我送进城里的小学读书。我没城里户口,人家不收,奶奶求这座楼里的大人物帮忙,才争得一个名额。奶奶向人家鞠了无数个躬。她后来用那辆破旧三轮车,多次带上自家产的鸡鸭鹅等送给恩人。人家说不要,奶奶总是匆匆扔下,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开。
   到现在,我逢年过节时还去拜谢人家。
   奶奶每天起床更早了,她先送我上学,后赶回去工作。中午来接我到她的单位吃午饭,下午再送我,傍晚又来接我,带我回三十里外的家。这样的来来回回,直到我上高中时住校为止。奶奶为此也骑毁了三辆车,每条裤子的屁股都磨出了洞,补了又补。

共 615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以第一人称“我”的身份,不只是通过没上过一天学的奶奶富有个性的言谈举止,塑造了作为农妇的奶奶虽泼辣、蛮横但勤劳能干、粗中有细、敢作敢为的性格特点,还通过讲述她鼓励孩子们外出打工,带上幼小的“我”到三十里外的城里扫楼梯,并供“我”在城里读书,从小培养我勤快节俭明事理的品行,要“我”学会自己走路,勤于攀登,任劳任怨,希望“我”走出大山,走得更远的故事,塑造了一个有远见卓识、身体力行、教孙有方的奶奶形象,最后通过“我”的醒悟和每天不坐电梯爬着奶奶扫了三十年的楼梯上班的细节写出了奶奶言行对我的影响,深化中心。本文以“奶奶的‘歪理邪说’”作为贯穿全文的线索,在叙述事件中贯穿着奶奶话丑理端富有个性的语言,让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比如:不干不净,活得没病;男人女人都是人,谁比谁差;别看俺手粗,可俺粗中有细;赌是男人成下流痞子的开始;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老子窝囊毁一家,娘亲再强也白搭;爷爷窝囊毁一家,奶奶再强也白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新社会新国家,有理孙子讲过爷,无理婆婆也白搭;白吃不就成了白痴吗;干活,干活,人啊,只有干事,才能活哩……还有奶奶临终前的肺腑之言,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小说中的奶奶,虽是一位邋遢普通平凡风风火火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但她不只是承担起了一个家庭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承担起了通过言传身教引导孙子成为有知识有修养德才兼备的人,进而改变家族命运的重任。家是国的组成部分,一个普通的妇女,用自己的言行默默践行着改变家族命运的使命,小而言之是为家,大而言之则是为国,这位平凡而伟大的女性,让人肃然起敬。感谢木春文友辛勤创作,塑造出这样一个富有个性的女性形象,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心灵飞鸿】【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13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9-05-12 12:02:48
  今天,正值母亲节之际,感谢木春文友为我们塑造了这样一位富有个性的女性形象,她来自乡野,身上虽满是泥土味,但她却坚韧倔强,不向命运屈服,有远见卓识,让人联想到记忆中的画面,心里暖暖的,这一份朴质,让人仿佛回到了大地的怀抱,在这一形象中我也仿佛看到了母亲的身影。问好木春!敬茶!
勿忘本真
回复1 楼        文友:木春        2019-05-15 11:37:58
  大姐您好。
   您辛苦了。
   每次您都给木春无穷的鼓励,木春只能感激和谢谢了。
   木春期待大姐指出更多的不足。
   遥祝大姐安好。
2 楼        文友:山西唐风        2019-05-12 18:52:46
  个性显明,形象生动!
回复2 楼        文友:木春        2019-05-15 11:39:28
  唐风老师你好。
   木春谢谢你的鼓励。请多多指导。
   遥祝安好。
3 楼        文友:石寸雨        2019-05-14 08:36:01
  文章没用只言片语华丽的语句,就将一个朴实,能干,粗中有细的奶奶呈现在读者面前,读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世人眼里,奶奶性格粗鲁,不讲道理,可她那些用在实际行动上的歪理邪都有一定的道理,起码得到了读者的认可。文字朴实,人物真实,故事感人,值得一读。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回复3 楼        文友:木春        2019-05-15 11:42:29
  石寸雨老师您好。
   谢谢您对木春的热情洋溢的鼓励和指导。
   木春当向您学习。
   遥祝安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老夫妻晚餐遭投毒阴阳相隔 幕后黑手是亲儿子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宣布:嫦娥三号发射圆满成功
罗正富:继续保持物价稳定 加快恢复重建工作
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国庆招待会
药监局副局长:药品质量管理仍存漏洞须严抓
范以锦:媒体除了内容建设还需搞多元化经营
西沙地名普查调查完成 为三沙市规划提供依据
美国土耳其切实行动将使叙局势出现变化
甘肃省任命黄泽元为张掖市委副书记 提名市长
环球时报:鼓励微笑局长微访谈,支持调查
澳总理:若数天内未确定残骸位置将暂停海底搜索
王健林建议恢复房贷利率七折优惠
糯康组织杀害中国船员系为获不法泰国军人支持
王学进:小崔该不该被中途请出演播间
环球时报:治污染,政府可信赖是公众信心之源
红十字会总会向云南地震灾区提供救助
菲组织外国记者赴仁爱礁 收到欢迎来中国短信
记者在越野车上验证网络流传破窗方法
纽约拟推控枪新举措 上缴枪支可换演唱会门票
莫言童年嗜书如命给人推磨换书 可倒背新华字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