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哀哀父母(中篇小说)

精品 【流年】哀哀父母(中篇小说)


作者:寒鸿 布衣,386.1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61发表时间:2019-03-26 22:52:21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诗经·小雅·蓼莪》
  
   一
   班车在一溜黑瓦红墙的平房下面停了下来。之所以说是下面而不是前面,因为平房高出马路一两米。我们一家四口下车后,班车继续向前开走了。我的头昏晕懵懂,不辨南北。母亲则直扑路边,啊啊地连吐几口清水。只有父亲和罗广没事人似的站着。汽车经过了太多的盘山公路,晕车的人自然没少受罪。母亲坐在通往平房的石梯上,手扶前额,休息了好半天。罗广早已拾级而上,在平房门口探头探脑,终不敢进去,跑回来问父亲:“爸爸,那里是干什么的?”
   “那是略阳商店,卖东西的。”父亲说着把大大小小三、四个包扛上肩。“走,我们回家。”
   我们沿着马路往回走。罗广和我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父亲、母亲挑着行李在后面边走边谈。尽管他俩对这儿已很熟悉,但今天踏上这块土地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他们以后就定居在此地了;两人心头荡漾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踏实的感觉,仿佛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又回到了故乡。对我们两兄弟来说,这里却是全然陌生的,以前和母亲来的时候,我们还不记事。眼下周围的一切是多么新鲜、奇怪和有趣啊!我们绕过一座树木萧疏的小山,马路就像日本妇女和服上的腰带一样绷直了。再看路边的小山,已蓦然变成了一座巍峨陡峭、高不可攀的大山。山脚建得有房子,房子与马路之间砌着围墙。马路的另一边,一道沟坎过去,是掩映在树丛中的农舍和棋盘般宽展的农田。我和罗广看着山脚下的那些房子,父亲说:“这是单位的付业组,杀猪宰羊做豆腐的地方。”他又指指与付业组毗邻的一幢四层的青灰色楼房。“这幢楼叫4号楼。”接着父亲把手伸直,愉快地说,“我们家就在前面的3号楼,再走两步就到了。”
   3号楼是一幢三层的红色裸楼,它和4号楼等我们沿途见到的楼房一样,红砖或青砖砌起来之后,墙面未作任何粉饰,只是用水泥抹平了砖缝;都是些六、七十年代的老式建筑。3号楼人字坡形顶,房间只有半边,门前护拦是铁管和铁片条做的,走廊宽约一米;两头各有一套房间。其地势也很特别,矗立在山脚马路的下面,一楼整个儿被路基挡住,二楼平齐路面,与马路以石板桥相连。整幢楼隔成两个单元,所以板桥有两座。
   我们家在西单元三楼。父亲打开门,我和罗广欢叫一声,扑进屋去。房间被隔成两室,里间狭小,一张大床、两口箱子、一张两屉桌之外,就没有空间了。外间贴里墙摆着一张小床,床头也有一张两屉桌,窗下放着一张四方矮桌并四个小凳;剩下的地方仍很开阔。父母打开行李整理房间的时候,兄弟俩追逐着满屋子乱窜。外间靠东墙有一个窄小的厨房,勉强容一人转身。哥俩钻进去,弄得满手满脸黑糊糊的跑出来。父亲看见,一顿好骂。母亲忙去水房端来一盆清水,很仔细地替我们擦拭干净。
   收拾完房间,母亲进了厨房。罗广和我因为肚子饿,已提了几次抗议。烧饭的麻烦在于家里没有自来水。3号楼的水房和厕所是修在一起的,位于楼层中间,即楼梯口处,为大家公用。母亲烧饭的时候,父亲帮忙打水洗菜。厨房里浓重的油烟呛得母亲不停地咳嗽。咳嗽声和锅铲蹭锅底的吵菜声同样尖厉,刺激着另外三人的耳鼓。哥俩心疼母亲,却又无能为力。父亲则感到快意,他摸了十几年锅铲把了,尽管是烧他一个人的饭,也不胜烦难。现在老婆来了,他终于可以卸任了。
   开饭了,父亲和我把四方矮桌抬到中间,全家一人一方坐定。也许因为饿极了,我和罗广觉得这顿简单的饭菜特别香甜可口。母亲见我们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慢点吃,别噎着。”一面又给我们碗里添菜。父亲炫耀地讲起他如何手巧,如何勤快,这桌子、凳子、里屋的箱子以及烧水用的煤油炉子,都是他亲手做的;走廊里码的那些木柴,全是他东一块西一块捡的。他现身说法地教导我们兄弟,人只要勤快、肯动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饿肚子。母亲打趣道:“你好了吧,我找不到工作,我们一家人都要饿肚子了。”父亲放下碗,抹抹嘴说:“不要急,管五七连(即后来的劳动服务公司)的是我们一个湖南老乡,我去找找他,他会帮忙的。你耐心等待吧。”母亲喜形于色,笑吟吟地对我们说:“孩子们,明天爸爸妈妈带你们去上学。”
   晚上,父亲的鼾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母亲却在黑暗中展转反侧,无法成眠。旅途的劳顿已使她的身体相当疲惫,但对新生活的憧憬又使她的大脑异常兴奋。她思想的断片像风暴前的云团一样飞驰,盖过了她35年所走过的全部路程。
   王凤兰在中河口方圆几十里的地方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她十八岁入党,二十岁被任命为中河口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团支部书记。凡是中河口开会、搞活动,都会出现她矮小丰腴的身影;她是主要的组织者之一,而且几乎每次她都要上台讲话。她只有小学文化,水平有限,可她的听众大都是文盲或只读过几年书,学历比她高的寥寥无几。
   此间经亲戚介绍,她与在部队超期服役的万福庵青年罗朝美结成了信友。万福庵距中河口六、七十里,她从未见过他。听介绍人说,他在营部当文书,因政治突出而入了党。最令她动心的是朝美的政治热情,她是共产党毛主席最虔诚、最忠实的拥护者,朝美在这方面与她完全一致,他们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和同志。待见了朝美的来信,他那工整漂亮的字迹又给她以耳目一新的快感,犹如扑面拂过一阵春风;再一看他那满满五页的学毛选体会、对当前形势的分析,更觉鞭辟入里,句句肫恳。鸿雁传书半年多后,她坚信自己已爱上这位思想进步的青年军人了,以至他们在媒人的安排下见面时,朝美一米六0的矮小身材也没使她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己比他还矮几公分嘛。她见到的全是优点,他窄长的脸庞是那么英俊;他的谈吐既文雅又风趣;他的微笑更是温和魅人。一句活,她未来的夫君就是他了。两人定情之后,朝美就去了越南,他是工程兵,奉命去给越南人修铁路。那时越南战争刚开始不久,美国佬的飞机每天都在狂轰乱炸;她惦记朝美的安全,心悬得跟什么似的,日夜盼望他来信。他入越后的第一封信来了,信上讲他的脚受了伤,不过不是敌机炸的,而是慌慌张张躲敌机时,被山上的竹桩子扎的。她既心疼又好笑,日夜祈祷心上人平安。又过几个月,朝美来信说他已回国准备转业。从他以后陆陆续续的来信中,她知道朝美已脱下军装,转业到一个新组建的国防保密单位工作了。新单位正在选址,一会儿在襄樊,一会儿在十偃,后来又到了陕西省略阳县一个叫茶店的地方。在最后一封信里,朝美说单位地址业已选定,就在距茶店镇十余里的黑河坝公社。单位采用部队番号,全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字809部队,简称809。领导已批了他两个月婚假,他不日将回中河口与她团聚云云。她欣喜若狂,在一种欢快的激动和莫名的羞涩中做好了出嫁的准备。
   1966年4月,朝美来到她身边,两人举行了简朴而温馨的婚礼,意醉神迷地坠入了新婚爱河。
   婚后,朝美身上种种要命的缺点逐一暴露出来。先是家庭的赤贫。朝美的父亲1960年就病死了,她无从得见;婆婆到在,他们结婚时也来了,可就来了个光人,一分钱的表示也没有。相反,走的时候朝美还给了她两百块钱。人的出身是无法选择的,不说也罢。但他的另外两个毛病真叫她受不了。一是为人吝啬,二是脾气暴躁。当然她王凤兰也是一个性子倔强、争强好胜的人,结婚没几天,两人即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吵架的原因不外是朝美吝啬小器。一次,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来了,开始朝美还给他敬几支烟,后来觉得这位大舅烟瘾委实不小,就躲到房里自己偷偷地抽,不想又被大舅撞见;于是大舅不辞而别,至今耿耿于怀。两口子自然是暴吵一场。另有一次,她到妹妹家去,管朝美要钱,岂料他就给她两块钱,仅够个路费;气得她当时就把那两元钱甩到他脸上,将他一顿臭骂。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是吵归吵、骂归骂,她可从来没想过离开朝美。从一而终的烈女观念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再者她这个主管共青团和妇联的大队副书记自己闹出了离婚的笑话,又怎么去教育、开导别人呢?好在朝美在中河口待的时间不长,两个月婚期一满,他就回陕西上班了。她对他的不满与憎厌也随他的离去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丝淡淡的哀怨与绵绵无尽的相思。
   翌年阴历十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呱呱落地了,是个男孩。名字是朝美回来起的,那时文革已闹了一年多了,朝美说希望我们的孩子做一个文革新人,就叫他文新吧。
   文新三岁的时候,她带着他第一次去了陕西。在那里她了解了朝美的工作环境和生活习惯。黑河坝在秦岭南坡和巴山北麓的交会处。青山脚下,绿水盘绕;山明水秀,相映成画。尤其是那些嵯峨、陡峭的高山,令她这个湖区长大的人眩目惊心。809的厂房、办公楼和居民区就建在山脚下、山坡上和河坝里。朝美在单身楼有间房子,自己开伙做饭。当时他的工资是44.5元,而他每月的生活费绝少超过10元钱。剩下的钱他一分不少地存进了银行。省俭的习惯是在部队里养成的,那时吃穿不要钱,他每月的津贴几乎全部存了起来。他每年往家里寄的钱及结婚的一两千元花销就来自这笔积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终于明白了朝美何以会吝啬、手紧。生文新的那一年,他走的时候只留了40元钱,她也能够理解和原谅了。朝美不节省又怎么办?他家境贫寒,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他自己,而他又没多大本事。工资那么低。她为朝美坚忍的节约精神感到心酸,同时也感到骄傲和欣慰。
   从陕西回来,她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儿子。朝美给他起名罗广。爱看书读报的他得知又添子的消息时正在读《红岩》,《红岩》的第一作者叫罗广斌,他信手拈来,去掉一字,做了小儿子的名字。
   罗广两岁了还不会走路,他是伏在妈妈背上离开中河口的。当时中河口大队重新规划,她家的老屋要拆,老母和弟弟去投奔山区的大哥,他们娘仨无处栖身。在朝美的坚持下,他们去了万福庵。
   罗家的房子还是土改时分的,三正两偏,土墙瓦顶木板壁;因岁月侵蚀而变得灰暗破敝。他家有十个孩子,朝美是老五。房子东头住着六弟,西头是八弟,中间是留给在部队当兵的老幺的,婆婆暂时住着。诸兄弟中朝美学历最高,读了个初中。其他弟兄认为老五读书花光了家里仅存的一点银元,一致拒绝再分他一份家产,对他们娘仨入住罗家也持排斥态度。可怜他们住的是什么地方!堂屋后面狭长的一偏,阴暗潮湿,不见天日。住进去两天,床底下就钻出一条蛇来,她吓得半死。一下雨到处都漏,所有的盆子、桶都用来接雨水。就连这种地方都住不长,一年后,老幺退伍回来结婚,婆婆要住那间偏屋,一个劲地赶他们走。她只好拿掉肚子里一个四个月的胎儿,挣扎着请人在罗家后面的山冈下修了一桩两间一偏的房子。因为时间仓促,都没来得及告诉朝美。
   搬到万福庵后,她凭借自己在中河口的特殊身份当上了大队信用社会计,每天背着个包,徒步奔走在全大队上百户人家之间,收、放贷款。农忙季节,她和其他社员一样下田割稻、插秧,不分白天黑夜地干。这些她都还受得了,使她倍感沉重的是家务劳动。她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孩子,什么都要她动手。在万福庵,吃米要挑谷子去十里之外的大队部辗;吃水要去离家两三里地的井里挑;烧柴得自个儿上山去砍。过日子全是肩和腿的工夫,脚底起泡、肩膀破皮是家常便饭。每当夜深人静,她守着两个熟睡的孩子,揉着自己疼痛而沉重的身体,不禁产生了摆脱它的渴望;而这渴望本身也是沉重的,她也企求摆脱。
   这种艰辛的生活持续了五年,她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朝美又一次回家探亲时,她终于爆发了。她吵着要离开万福庵,到陕西去。
   文新一岁多的时候原本有过一次机会,809允许职工的农村家属到黑河坝插队落户。朝美已办好了各种手续。不巧那年弟弟要去当兵,她再一走,家中就剩老母一人了。老娘摔锅砸碗地骂了一个多月,她只好放弃了。
   这次拦阻她的是朝美,胸无大志、目光短浅的他居然还想回万福庵养老,极力劝她安于现状,不要胡思乱想。她自然不听,两人吵得很凶。她声色俱厉地说:“罗朝美,你不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死给你看!”朝美不为所动。她摔门进到里屋,越想越痛苦,越想越绝望,遂从床下翻出一包老鼠药,仰脖狠命吞下。
   幸亏朝美及时发现,她保住了性命。妻子疯狂暴烈的行为震撼了朝美,他把自己关在房里抽了一天闷烟,终于决定带妻儿去陕西了。
   四天前,一家四口离开了万福庵,经过几十个小时水舟路车的辛苦旅行,他们到了略阳;在略阳809招待所住了一宿,次日坐单位班车来到了黑河坝。
  
   二
   黑河坝因贯穿此地的黑河而得名。黑河的源头上溯几至甘肃,它从西北面的两座大山之间泻出,流至山坳中央时,来自西南群山深处的白河汇入其中;而后蜿蜒弯折地向东流去。到了茶店又分为两支,一支流向汉水,一支流向嘉陵江。

共 58391 字 12 页 首页1234...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史诗般的小说。开篇以插叙的形式记述我们一家四口刚到略阳新家的情形,新奇、激动和憧憬,同时文章也很自然的开启了全文。小说首先介绍了父亲罗朝美和母亲王玉兰因为革命般的友情而结合,介绍了父亲罗朝美当兵,以及母亲王玉兰结婚前在中河口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团支部书记的经历。因为父亲生活过于节俭甚至吝啬的习惯,遭致了母亲的极度反感和争吵。直到有一天母亲看到父亲辛苦积攒的钱款,她才慢慢了解丈夫的节俭和生活的不易,甚至产生了骄傲;后来他们的两个儿子——文新和罗广的陆续出生,家里的负担日渐增大,仅靠父亲微博的工资收入难以支撑整个家庭。不得已的母亲在“五七连”老乡的帮助下,陆续从事了809托儿所、锅炉房、809商店售货员等工作,甚至之后从事过修补被洪水冲坏掉的马路……直到809改制,劳动公司的老乡退休,母亲索性自食其力,自己买了一台缝纫机,开了一家缝纫铺。刚开始因为母亲的技术生疏和没有名气,店里接的活并不多,甚至做坏了顾客的好几件衣服。除去赔款,只挣了不到十块钱,还要和搭档平分。但随着时间的长久,以及母亲的勤奋好学,认真严谨,母亲的裁缝技术日臻成熟,许多顾客都慕名而来,收入也大大增加。而与此同时,父亲因为内向老实的性格,工作上一直没有进步,还只是变电站一名普通的电工。而他的脾气却和能力成反比,除了和母亲无休止的争吵,更会时不时打骂我们兄弟俩;后来因为裁缝铺生意的火爆,母亲索性自己又买了一台锁边机,扩大了规模;,后来母亲以为进了合肥就可以休息了,但却事与愿违,大城市的物价更高,生活经济更加拮据。母亲开始试着像单位的女同事一样,在城隍庙——后来在亳州路,卖起了凉皮。其间经历了起初生意的冷淡,中途的放弃,交警的驱赶……甚至于同行竞争者的殴打。母亲有一次再去卖凉皮的过程中,从三轮车上摔下来摔断了右手中指的韧带,但为了省钱和赚钱,母亲放弃了治疗,继续卖凉皮……好在最后皆大欢喜。在父母的帮衬下,“我”罗文新娶妻生子,弟弟罗广也在经过几次跳槽以后,不仅自学获得了MBA的高学历,而且自己找了女朋友结婚。而苦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也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工作,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正如作者最后所言,虽然晚年的父亲依然脾气暴躁,依然爱吵人骂人,但“不管大家吵到何等激烈的程度、何等凄惨的地步,我们都不会分开;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便览全文,无疑这是一篇非常成功的小说。窃以为,这篇小说亮点在于细节取胜,文中的许多细节描写让人印象深刻。例如,母亲看到罗广跌落大卡车而受伤的双手,一边给他煮衣服,一边偷偷地哭;“这些年,为了生活,爸爸妈妈吃了不少苦。可只要你们两弟兄有出息,我们再苦也值得。现在文新我可以放心了,只剩下广儿;广儿也要发狠,像哥哥一样考个大学,替妈妈争口气。等你们两弟兄都大学毕业了,我再解决个户口,妈妈这辈子就万事大吉喽!”妈妈的愿望普通而简单;第一部国产电视连续剧《敌营十八年》开播,立刻风靡了全809。我和罗广连功课也不做了,吃完饭嘴一抹就随父亲去变电站占位,因为看这台电视的还有其他电工及家属不下二十人。但母亲没去,她说她看家,其实我们清楚,她是要休息她那疲惫的身体。母亲的生活异常辛苦和单调。每天除了上班,还要忙家务;母亲头发铰得短短的,脸黑得像是非洲人;鬓脚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右脚拇指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她脚上灌脓已久的偏指甲今天破了“……所有的这些细节,无不让人感动,无不让人敬佩母亲的伟大,女子本弱为母则。当然除此之外,小说中的许多情景都让我们很亲切,马路上的弹珠、下河捕鱼、黑白电视机等等,价值小说第一人称的运用,很好地将读者带进了小说里的的故事,倍感亲切。这篇小说感情真挚,脉络清晰,字里行间无不流露了作者对父母(尤其是母亲)辛苦劳动和养育之恩的深深歌颂。同时也有对自己快乐童年的深深留恋与眷恋。美文佳作,荐阅共赏【编辑:上官风】【91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403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寒鸿        2019-03-27 09:44:52
  谢谢上官风老师点评,如此厚爱,感激涕零啊!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04 12:14:2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寒鸿        2019-04-04 14:29:38
  承蒙谬奖,不才谢过纷飞的雪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一方官宣5悍将加盟:二赵归乡李建滨来投 买断秦杨
恒大宣布卡纳瓦罗参加文化班学习 郑智暂代主帅
莫雷不愧NBA首席操盘手!火箭一笔交易省2190万
保罗高效25分哈登0罚球 火箭三人20+灭森林狼
武磊获西媒正面评价:差点进球 表现比锋线头牌好
粤媒:若夺冠恒大或续约卡帅 郑智可能退役进教练组
看跪了!35+10+8+5!全场最佳书豪只能让给他
生涯8年打满!乔丹反对轮休:你拿的是82场工资
厉害!排超朱婷扣球成功率登顶 领先第二名整10%
周琦14分斯托克斯24+20 新疆大胜八一
季后赛西部详细赛程:勇士14号8点开战火箭15号
湖人套路彻底解放浓眉!你造他动起来多可怕吗
俄罗斯女排输球不甘:美国队表现不像中国队那样完美
TT出轨细节曝光! 震精!那女的和登哥有关系!
看跪了!35+10+8+5!全场最佳书豪只能让给他
不要面子的啊!韦德调侃巴特勒 这生日祝福太骚
詹姆斯确认缺席世界杯 明年可能参加奥运会
里皮:不是所有比赛都能大胜 韦世豪因状态落选
1.73亿巨奖得主抱着彩票睡觉:不让它离开视线
梅西又为球荒队友让点 巴萨有这位带头大哥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