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视频:两岸三地报纸纷纷谴责陈水扁的挑衅行为王岐山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石原慎太郎将召开紧急记者会可能宣布成立新党虐童事件为何接连发生范徐丽泰:香港国民教育绝非歌功颂德更非洗脑美水下航行器搜寻黑匣子6小时 数据正被分析男子因错案入狱服刑41个月 欲落实文件遇难题瓜农死亡事件被免城管官员被曝为法院副院长石家庄景观灯雨夜漏电致3死4伤 责任部门成疑王立军因受贿等四罪一审获刑15年烟草税上调三大方案争议未定视频:江西九江地震已造成14人死亡环球时报:中国经济崩溃论腆着脸唱到今天美副国务卿今起访华 分析称与钓鱼岛争端有关胡锦涛抵俄将出席APEC峰会视频:曾庆红会见俄内务部长赞赏其反台独立场老人举报非法占地遭报复被打断腿
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91散文 >> 【时光】民乐街风情(散文)

绝品 【时光】民乐街风情(散文)


作者:临雨听琴 白丁,7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00发表时间:2019-03-26 21:27:19

【时光】民乐街风情(散文)
   民乐街是一条弯如月芽状的小街,小街纵里,是去往市区的通路。弯弯的街心,一排矮矮的房子,一家一家比肩地平铺在这条街上。
   这种平铺或许是一种模糊概念,因为记忆里的有些东西的确有些虚化了,它们是种陪衬。而有些物象却愈加立体生动,就好比说,这民乐街的街头,那个原本卖杂货的铺子,在你头脑中就不断地深化了,颜色,台阶,木质,总之那铺子经年后依然有鲜亮的色彩,油脂欲滴般。
   印记便是这样的,于是小街,木亭子,一个叫辛红的小女孩,便蹦蹦跳跳于这条民乐街上了。
  
   一
   辛红抱着一只空瓶子,一溜烟踏上了木亭子的台阶。亭子里的木架子上摆着几串黑了皮的芝麻蕉,几堆青果白梨,辛红的鼻子尖都要触到那黑黑的蕉头了,她甚至闻到芝麻蕉里流出的糖水味。辛红使劲儿吞了一下口水,穿过了木亭子,飞跑进后堂的杂货铺。
   辛红将酒瓶子向上提得老高,再将手心攥着的一张钞票高高地擎起来。一个穿白褂子的人接过瓶子,又接了钱,见他打开一个罐子的盖,一只提酒的长把勺伸进了罐里。
   辛红的目光随着那长把的勺子飞动,她再接过酒瓶,抱在了胸口。穿越那个木亭子时,辛红不禁又看向木架上的果子梨子。
   辛红跳下木亭子的台阶,一溜烟钻进了胡同。
   家里来了客,是辛红的大伯,辛红将怀里捧着的酒瓶怯怯地放在炕桌边,她连呼吸都觉着多余,因为屋子里太安静。大伯低着头,抹着眼泪,爸爸也闷声不语。不几天,一个让辛红称为堂哥哥的秃头出现在家里,他的两只手脖子都有道煞白带血的痕迹。
   有客来时的家是不能待的,因为小孩子上不得桌面,于是有时候,外面便成了辛红的世界,她跳出屋子,奔进胡同,又一溜烟拐进柏玲家大院。
   柏家的门楼很宽,宽到可以进出柏玲爷爷的毛驴车。驴车进了院子,柏爷就去解毛驴身上的绳子,木板车靠墙站立,毛驴的绳子挂在一根桩子上。
   柏玲,柏玲!辛红一边跑一边叫嚷,柏玲没有答应,毛驴却应起声。它抬起驴脸,张开驴嘴,呜啊呜啊地叫。辛红有些害怕这个大家伙,但她也兴趣盎然地立在一边看,她想来想去,驴是在哭还是在笑呢?反正那拉长的腔似乎挺悲伤的。驴打了几个响鼻,终于低下头,将长嘴巴钻进一个布袋子里,闷头吃起草来。
   一个声音从黑洞洞的门里吼出来:别招它,踢了你!一边玩儿去!辛红怯怯地望向黑洞,她一时半会儿还看不清洞里人的脸。
   你吼孩子干啥!没出息的东西!自己个儿造事不能圆事,尿性!
   柏爷从黑洞里跺出了脚,他一边恨恨地朝外走,一边向黑洞甩头。
   哎我说老爷子,你总得一碗水端平吧!我哥占了一间房了,轮到我住露天地了呗!
   黑洞里又钻出来一个人,一件砖红的背心褪了色。他径直朝驴走过去,粗壮的手臂朝向驴的背脊使劲一捋,灰不溜秋的驴毛立刻抖擞着,驴蹄子踏踏向后踩,驴屁股抵到了围墙。
   动我的驴干啥?柏爷的声音嘶哑,三步两步撵过去,用力拨开那人的手。
   柏爷气吼吼地给驴套上车,他拉起驴嘴的绳子就朝外走。
   爷,二叔!你们吵啥呀,我刚睡着就嚷嚷!柏玲的两只手背揉着眼睛,懵懵懂懂地走出黑洞。
   柏玲家的屋里就是黑洞,洞里有多大,辛红不知道,因为她都是站在屋外喊柏玲的。柏二叔是个生面孔,辛红踏烂了柏爷的门洞,这才看到柏二叔。
   民乐街出出入入街头巷口的,辛红差不多都认识,从东边路口第一家开始,张王李赵的,辛红也不用特意记,倒是回来一个生脸瓜蛋,人们才津津乐道上一年半载。
   这都是大人们的事,辛红与柏玲才不管那些,她们自顾玩闹。
   来,柏玲,红红,爷领你俩去水果窖,去吧?柏爷将驴车牵到当街胡同口,两个女娃叫嚷着扑向柏爷的大板车。她们左蹭右爬,坐定,眼看着柏爷抡起了鞭子。鞭子挥在了空中,啪啪地回响,板车也一颤一颤地驶向胡同口。
   辛红就这么坐在板车上,她眼中的世界也变得颤颤悠悠起来。胡同口邢婶站立着的,在辛红的眼里,她也一窜一窜的。
   柏叔,又上水果窑去呀!给俺也弄筐大白梨唉!
   邢婶的双下巴肉肉赘赘的,辛红仰着脸看着她,仿佛也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白梨。
   柏爷鼻子哼了一下,似在答应又似不理不睬,鞭子甩得更高,鞭子稍果真扫到了驴身上。
   驴的尾巴翘翘,在瘦削的屁股上左甩右甩,几只飞蝇跌跌撞撞地缠着驴儿飞,穿梭似的,像是在辛红眼前跳舞。
   懒婆子,就知道吃,家过得还不赶猪窝!
   柏爷的话没把门似的,从漏风的牙缝里挤出来。辛红听见了,她看到邢婶的大白梨脸也腾地红了。
   不就求你点事么?至于埋汰人?也不自己照照镜子,把你二小子管利亮了!
   邢婶的话抬高了八度,尖锐地从后面窜出,柏爷像中了箭的皮球,腰板也弓下来。
   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辛红和柏玲的脸开始淌出了汗。车上的两只柳编筐扣过来,柏玲头顶一只,辛红头顶一只。
   这一趟车满腾腾的了,柏爷也不坐车上,他牵着驴,两个女娃则夹坐在装满水果的筐子中间。苹果和梨子的味真好闻,辛红和柏玲差不多将鼻子挤进筐子里,她们起劲儿地闻着。
   板车从水果窑转出来,柏爷神秘地从衣袋里掏出两只肥头大耳的香蕉,塞在女娃们的手里。
   吃吧,我从人家要的。柏爷粗糙的手放在孩子们的头上:不能掏筐里的苹果,想吃跟爷要。
   女娃们舔着嘴唇点点头,目光落到手心里的香蕉上。辛红觉着那香蕉真好看,比起她在蓝亭子里看的黑乎乎的香蕉不知好多少,她舍不得吃,将那香蕉用胸前的衣襟卷起来。
   辛红喜欢去柏家大院,因为那儿有一只有趣的驴,当然她更想与柏玲搭柏爷的车,因为她还想去水果窑。但柏爷却不提去水果窑的事了,辛红看见柏爷蹲在了大门口,吧嗒吧嗒地闷头抽烟。
   转天的时候,柏家大院的高门楼拆了,门楼那盖起了房子,大门只留一个人出出进进的地儿。自然驴车进不去了,就杵在了门楼外。不几天,一个长得很胖的女人住进了新房子,辛红叫她柏二婶。再不几天,柏二婶就生了个小弟。
   邢婶的嘴巴就不闲着了,关于柏二婶的来历与小弟的来历着实让邢婶亢奋。似乎柏爷的一句懒婆娘把她惹愤怒了,她常常用很恶毒的嘴巴骂柏爷。
   天热得让人觉着油腻腻的时候,柏爷拉回来了一筐子大白梨,邢婶家的大洗衣盆被她拉到胡同中央,邢婶把一只只大白梨洗干净,逢人路过,都送上一只,辛红也吃了一只白梨,全胡同的人都出来了,人们搬来了马扎,围了盆子,欢欢喜喜地吃着梨。辛红觉着那时的空气变甜了,邢婶的嘴巴也被白梨甜得忘记了骂人。
   柏家大院的趣事辛红还是最先知道的,驴的板车虽然挪外面了,但驴子还住在院里。驴高亢的呜啊呜啊叫声也不那么孤单凄厉了,因为一只白羊跟它做起伴。辛红不怕羊,还捡起草喂喂羊。羊的咩咩声音更像喊妈妈,而驴只知道哭。
   辛红笑嘻嘻喂羊的时候,柏玲一溜烟从黑洞洞的屋里跑出来。她将手掌罩住嘴巴,凑近辛红的耳朵:我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许告诉别人。辛红认真地点头。
   我爸和我妈打架了!
   是么?
   我妈躺在炕上睡觉,我爸就低头看我妈,看好半天,把我妈看醒了,我爸的鼻涕掉到我妈脸上,我爸跳下炕跑,我妈就追着我爸打。
   这件事最终没守住秘密,但辛红却不知谁说出去的。邢婶笑得前仰后合,抹着眼泪,将眼圈抹得像个大熊猫。
    
   二
   邢婶的院里最近搬来了客,是邢舅舅。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外人,因为辛红从没见过他。
   有人说他刚从牢房里出来的,辛红不太信,因为邢舅舅可比邢婶体面多了,他鼻梁上架着圆边眼镜,辛红觉着他是个有学问的人,一定和民乐小学校与民乐中学的老师一样有学问吧。辛红还没上民乐小学那会儿就扒过墙头,那是民乐小学与民乐中学相隔的那段墙。那段墙下有一大堆土攒起的高岗,正好可以让一帮小孩子登高瞭望。左边的小学院内总像有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声,而右边的中学似乎沉闷得多。辛红也常常去扒那个墙头,她想看姐姐们读书的地方到底什么样子。
   院墙内那日不知怎么竟传来悲悲戚戚的声音,这声音是从民乐中学传出来的,辛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声音此起彼伏地传来。大人孩子的胳膊上扎上了黑袖箍,她从广播里知道伟大的毛主席逝世了。逝世?这名字她似是而非地懂了,但好像也不大懂。辛红见过谁家大院猩红的大棺材,躺在那里的人是死的。逝世是不需要棺材的,只有一张照片,许多人对着照片哭。民乐街似乎都罩在了沉闷里,但也让这里的人变得忙来忙去的,就连邢婶这个足不出胡同的女人也带上黑箍走上了民乐街,与一群大妈大奶一起在一块黑板上描描画画。
   辛红没见得有多悲痛,柏玲家的驴儿与羊儿也不知道这些,况且,与辛红家一墙之隔的冯娘家还有一只花猫,辛红常常会跑过去与那只猫热热闹闹地滚在一起。
   不久,辛红家的院子里也开始热热闹闹起来,因为她们家新近买了两只鸭两只鹅。大白鹅个头大,脖颈上还耸立着一顶白冠,像个大将军,神气活现地在前面领道走,小鸭子灰不溜秋的毛,小短腿,一拽一拽地跟在大鹅的后面。大白鹅脖子耿耿着,叫一声,用左边的眼睛看她,再叫一声,又转过右边的眼睛盯着她看,看罢不过瘾,便用啄死死拧辛红的裤脚。
   辛红又疼又怕,大哭起来,她的哭声引来了大白鹅与小灰鸭们的同声合唱,这声音比柏家大院的驴叫声还要高亢嘹亮。
   街上又开始熙熙攘攘起来了,许多许多的人涌向街道,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前走。那般架式,让辛红觉得有如上百只大鹅引领着上百只鸭子一样壮观。辛红从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她想跟着队伍走,可人们总是把她往外拉,她就站在道边,看着游街的人走远了。
   邢舅舅就是在大游街不久来邢婶家的。他的脸煞白,好像几年没晒过太阳似的,他的脸上不长胡子,鼻梁上又架着眼镜,辛红就觉着他又干净,又好看。邢婶家的土炕新糊了牛皮纸,墙也刷得白灿灿的,就连地上的灰土都不见了。邢舅舅在院子的墙上挂上一只大大的绿珠算盘,引来一群人围着看。他每天就站在大算盘前,将算珠拨来拨去,围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这算盘挂得可太高了,辛红无论怎样伸长了脖子,她也够不到那算盘的高度,辛红看来看去的,眼前都是黑压压的人影,她便对珠算失去了兴趣。
   邢舅舅这时也停下讲珠算了,人们开始散开。邢舅舅伸手向邢婶要纸上厕所,邢婶掏出女人的手纸,有人便叽叽喳喳起来:男人用女人的纸!辛红看见他们都在笑。辛红听了一句半句就跑开了,她又不好奇邢舅舅用什么纸擦屁股。
    
   三
   民乐街接二连三又来了些辛红不认识的面孔,就连辛红家隔壁冯娘家也开始忙碌了,冯大强要带回一个上海嫂子,这事的轰动比起邢舅舅的大算盘要激烈。
   从进了冬天,冯娘家就开始准备迎接上海嫂子了,冯二强从仓房里搬出了一面布满灰的桌子,他擦拭得很细致,桌子的亮光照见了人。
   冯二强是大家口中的巧手郎,他做了个带花边的桌布,盖在了桌子上,又弯了段铜丝,做了蜡烛台。辛红没看上这个桌布烛台,啰里啰嗦的,她的目光投向了花猫身上的围巾,那是二强用做桌布的碎布头拼的。
   那只猫成了二强手里的玩艺儿,它站立起来,总像是要甩掉身上的衣服,它团团围着自己的尾巴转,它追着尾巴,想将那个讨厌的东西扒下来,可总是够不到。花猫不死心,它就这么一会站立一会转圈,辛红开始还咯咯地笑,猫转着转着,辛红就晕头了,这让她不大开心,她也格外烦燥起来。
   冯二强不会将辛红的不开心放心上,他甚至没想到辛红会不开心,他常常隔着木板帐喊辛敏。辛敏应声跑来,二强就会在板帐的大空隙中间伸过来一个本子,让辛敏给他讲数学题。辛红对二强频频找辛敏的举动本来无动于衷的,可自从二强祸害了那只猫,辛红就有点讨厌起二强来,更不喜欢二强拿着本子找大姐。于是辛红随手抄起了木条子,哦哦哦地赶来她的大白鹅和灰鸭子,于是大白鹅们扑闪着翅膀横在了辛敏的前面。
   大白鹅嘹亮的歌喉真带劲,辛敏说一句,它们就应一句,一声连一声,高亢的声音盖过了辛敏的话。辛红是掩不住心思的,她挥着木棍赶着鹅,掉了门牙的嘴巴咧得老宽。
   二强无可奈何地收了本子,辛红的大白鹅也没了声音,空荡的院子似乎有了片刻的安宁。
   几天以后,二强笑眯眯跑来辛红家的院子,他手里拿了一卷铜丝线,冲着辛红弯下腰,神秘地笑:辛红,想不想要小喇叭?
   想啊想啊!辛红手舞足蹈。
   想要小喇叭,就不能给大人捣乱。二强诡秘一乐。
   辛红笑眯眯地点头,她眼睛盯上二强手里的破铜线,又觉着二强是在骗人。
   二强专心地缠起了铜线,一圈圈地缠成了个方方圆圆亮亮的东西。他跳上窗台拉了根线,把这个“小喇叭”接起来。二强左接右接,一阵嘶嘶啦啦声冲着耳朵传过来。

共 68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民乐街是一条普通街道,热闹但不繁华,平常但不平庸,它默默地承载着人们的日常过往,适应着时代向前推进。文章通过小女孩辛红纯真的眼睛,从孩子的角度去观望街巷中的人与事,打量当下人们的烟火人生:柏爷父子间的矛盾争执,邢婶的家长里短,二强对辛敏追随的爱恋等等。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家长里短的事,渲染着民乐街的色彩,使街巷有了琐碎而鲜活的生命力。一条街道就是一首生活的悲喜交响乐,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不理解的事情都有了答案,只有街道默然静立于旧时光深处,看到它,记忆重现。散文以民乐街风情为题,讲述日常生活中的人与事,这些故事聚集着,展现着对过去时光的纪念,仿佛一部老电影,带着时代的印记,历久弥香,值得细细品味。佳作,推荐赏读。【编辑:一朵回忆】 【91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270008】【91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627第006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9-03-26 21:33:03
  民乐街并不特别,很普通的街道,很平常的人与事,但在作者笔下就有了独特的韵味。感觉自己不是在读文章,而是看一部老电影,而我们都是影片中的小主角。佩服作者的写作功力,值得一读再读!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1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3-28 10:02:48
  虽然是旧时光,但也有一抹色彩,时光正在进行中的,刚好,我们都这么经历过,也经历着。
回复1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3-28 10:07:27
  谢谢一朵美女,编者按写到我心里!时光城是个令人向往之处。我也驻时光城了!
2 楼        文友:草根        2019-03-28 17:53:44
  一条街的人生百态,喜怒哀乐,欣赏学习并致春安!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7 19:12:33
  谢谢草根老师留墨,一直忙,没上网回复,祝夏安!
3 楼        文友:慕寒        2019-03-28 21:36:52
  一条不起眼的街道,演绎着众生百态,作者通过一双旁观小女孩的眼睛,让我们重温烟火人间最平凡的日子,素描的笔触展现出社会底层的生活情景,可见写作之功底之深!
回复3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7 19:14:21
  慕寒的评论深入我心,感谢评论!一直未挂网回复,见谅!祝夏安!
4 楼        文友:黄昏星        2019-06-27 18:11:56
  恭喜听琴荣获绝品,民乐街的风情独特,耐人寻味,向你学习。
生命中所有的灿烂,终要以寂寞偿还的。
回复4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7 19:18:38
  谢谢鼓励留评!共同学习,问夏安!
5 楼        文友:草根        2019-06-28 11:01:07
  祝贺佳作获绝,实至名归!
   顺致夏安!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5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9 20:12:25
  谢谢草根老师!
6 楼        文友:薛志成        2019-06-28 18:29:41
  祝贺临雨听琴佳作获绝,向大师级人物学习。问好!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6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9 20:14:10
  谢谢薛总编的鼓鼓励!
7 楼        文友:91绝品评议组        2019-06-29 06:38:41
  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民乐街,在作者的娓娓叙说中竟然舒展成了一幅弥散着浓浓烟火气息的的乡村风俗画。白描手法让一幕幕耳熟能详的生活场景交织成一个个美妙的音符,奏响了寻常百姓家喜怒哀乐的清丽乐章。散文借小女孩辛红的一双慧眼,审视柏老爷子父子间剪不断理还乱矛盾纠葛,描述邢婶说不完道不尽的家长里短,体察二强一厢情愿的思慕爱恋……儿童化、生活化的语言风格让普普通通的民乐街韵味十足、风情尽显。力荐赏析。
回复7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6-29 20:15:28
  感谢绝品组老师的精彩点评,我会继续努力!
8 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7-08 15:48:25
  拜读佳作!
.
9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07-28 17:45:48
  普通的街道普通的人,普通的事情,蕴含不普通的旧时光。
91评论部,联系91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3593961.非诚勿扰。
回复9 楼        文友:临雨听琴        2019-07-29 22:23:47
  谢谢您的留评鼓励!一段旧时的气息,氤氲于旧时光中。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证监会:机关人才不存在密集下海情况
甘肃城镇居民购买农村宅基地不得登记发证
男子赴婚宴走错地方将礼金误送他人 起诉讨回
老太为救老伴街头卖画 称怕女儿看到拒绝救助
点一根临时的蜡烛给天津的“临时工”
玉树回应地震两周年数千灾民仍住帐篷质疑
胡锦涛吴邦国等分别参加两会团组审议(组图)
美国各地华侨华人正筹备系列保钓活动
视频:福州老台胞反对陈水扁“终统”
统一台湾解放军会怎样打仗?
白酒勾兑潜规则:高端赚利润低端抢份额
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希拉里
男子疑身份证信息遭泄露名下被登记60辆摩托车
莫言航班因降雪延误转机赴瑞典
警方披露郴州涉黑案侦破细节 警员卧底演无间道
物业弃管电梯与居民签协议:出现故障后果自负
美国宣布向叙利亚追加3千万美元人道援助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对中国股市有信心
美副国务卿下周访华:将与中方磋商钓鱼岛问题
船企受困外贸形势利润大减 船舶当废钢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