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集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个人文集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PK大奖赛”】十天情人(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PK大奖赛”】十天情人(小说)


作者:莹莹子期 秀才,1394.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39发表时间:2018-04-19 18:23:10
摘要:吉米养了一只猫,黄色的,有六七年的光景了,那个蓝底瓷花小碗一直跟着他,猫虽然不年轻了,但吉米总宠溺地喊它“猫猫”或者“宝贝”,每次她听这样喊,我就会觉得很恶心,我也一脸谄媚的喊它“猫猫”,我觉得自己更恶心。


   吉米养了一只猫,黄色的,有六七年的光景了,那个蓝底瓷花小碗一直跟着他,猫虽然不年轻了,但吉米总宠溺地喊它“猫猫”或者“宝贝”,每次她这样喊,我就会觉得很恶心。
   这几天总觉得自己身上有股味,什么味呢,有点腥臭,像死鱼的味道,我低下头使劲抽动鼻子,是下身的味道,可我早上明明洗过了,猫猫走过来,歪着头冲我“喵喵”地叫,琉璃一样的眼睛里透着一种讨好和央求。我很想抬腿踢它一脚,一抬头看到柜台外边的吉米,于是我恶狠狠地对它喊道:“滚!”我保证猫猫听出我的恶意了,因为它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了。
   吉米一手撑着衣架,一手立起脚尖把滴水的床单一头往衣架上挂,上身一窜一窜的,像揣了一条活鱼,我走过去拿过她手里的衣架,她把床单挂了上去,嘴里不停地絮叨:“我从早上就开始洗了,到现在才洗完,我走了十天,这屋子就给弄成这样……”
   我问:“武修呢?”
   她两手扯住床单两边用力抖动着,狠狠地说:“他呀,不知道死哪去了!”
   “不是被哪位美女绊住腿了吧?”
   吉米撇撇嘴,说:“他敢,借他十个胆也不敢!”
   吉米突然停顿了一下像狗似的抽动鼻子,问:“什么味?”
   我心里慌了一些,眼睛四处看,猫猫正在蓝底瓷花小碗里吃着一块鸡肝。
   “是猫吧?”
   吉米的目光扫过去,最后落在我身上形成一个焦点,她发现了什么?我躲开她的目光,她挂好了床单扭着身子走了出去。
   屋里的潮气与外面的冷空气相结合,她的身影在阳光下扭成了一团麻花。
  
   二
   我一直搞不懂情人和爱人的区别是什么,武修说我情商低,我也不辩解,我坐在他身边手在他身上和脸上摩挲着,他坚挺的鼻子,明亮的眼睛,下巴上短短的胡须,弹性有力的胸膛,都让我沉迷。我用手捂住他的眼睛,闭了眼去吻他的唇,我在他耳边说:“我爱你。”武修咧开嘴得意地笑了,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你爱我么?”我的舌头在他唇边游移着。
   他拉开我的手,说:“别闹,又不是小孩子,我没时间去谈情说爱!”
   “那我们现在算什么?”我直起腰背对着他说。
   武修从身后揽着我的腰说:“情人,好么?要不是红颜知己?”他看着我的眼睛轻声说。
   “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声音沉了下来。
   “靠,又来,女人怎么都这么多事!”他脸上有了愠怒,松开了我伸展四肢躺在床上。我没有再问,心里揣测着答案。
  
   三
   猫猫这几天总是往外跑,有一黑一白两只野猫每天在门口叫不停,如孩童啼哭,揪心揪心的。猫又叫了,猫猫从吉米怀里嗖一下跳下来,我提了棍子跟出去,白猫看看我手里的棍子不甘心地叫了两声歪着头离开了,走到不远处站住看我,黑猫却并不惧怕,身子弓起来,全身的毛都竖起来,身体陡然涨大一倍,灰色眼睛虎视眈眈盯着我,跟我对峙着,它的眼里有种仇恨,像一把火令我窒息。我有些心虚又不肯走开,吉米从屋里提了一块鸡肝喊:“猫猫!猫猫!”猫猫听到吉米的喊声,跑了回去,黑猫看着猫猫身影冲我“喵呜”一声长叫,回转身箭一样窜到前面一颗树上,越过低矮的墙头不见了。
   我进屋的时候,猫猫在吉米怀里安然闭着眼,吉米眼睛呆滞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缕头发从额前掉落下来,深深的法令纹凸显出来,粗短的手指穿过猫猫黄色的长毛里来回梳笼着。
   我坐回柜台里,手里敲打着键盘啪啪作响,想想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日子,有些无所适从。我觉得我和吉米一样悲哀。
   武修是在快下班时候回来的,半个身子吊在苏正身上,苏正扯着嗓子喊嫂子,我帮着他去拖武修,武修把鼻子在空中嗅嗅,问:“什么味?”他把方向转到了我身上,我竭力地和他保持距离,他的手一边顺着我的腰向上摸去,一边涎着脸问:“这是什么味?”
   “死尸味!”我一把拽开他的手。
   这时,吉米火急火燎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拧住武修的耳朵,“你瞅你妈那个损色,喝不了酒还喝成这样?”武修呲着牙两手抱着耳朵,嘴里连连讨饶:“老婆,好老婆,轻点,轻点哟……”
   就是从那一刻我下决心让武修陪我去医院。
   苏正看我的眼神是皮笑肉不笑那种,隐隐地透着一种讥讽,我想他在笑我傻。
   武修看着报表对我说:“廖莎,你把这月提成往低降降。”
   “怎么又降?再降恐怕装卸工会有意见。”
   武修扽直了脖子说:“有啥意见,别告诉我他们用辞职威胁我,三条腿蛤蟆没有,两条腿人多的是!”
   我没说话,依旧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着。一串串的数据像摇曳的风铃,却始终不是我要的结果。
   吉米抱着黄猫目光在我们之间像鱼梭穿来穿去。
   “我要去医院,请假一个月。”我把这条短信发过去,对面的武修手就哆嗦了几下,他看看忙碌的吉米,从柜台外探进头来说:“你要死呀!不是和你说了她在不说话么?”
   “嗯,但我要死了!”武修惊讶地张大嘴,那一刻他变得很丑很丑,像个小丑一样。
   他压低声音问我:“说,到底怎么了?”
   我说:“你他妈不是人!”
   武修撇撇嘴说了声:“操!”
  
   四
   猫猫怀孕了,我从医院回来没多久,吉米就告诉我了。
   我问:“黑猫的?”
   “不,是白猫的。”吉米说。
   我看一眼猫猫他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四肢舒展,肚子处鼓鼓的,我想摸摸他,它却突然警醒了,一下睁开眼睛敏捷地跳到另一张沙发上,吉米看见了冲我笑,“猫猫不喜欢你呢!”她翘着二郎腿坐在猫猫身边,手上夹着一根玉芙蓉,不时地放在嘴上啜一口,烟雾缭绕中她的脸模糊不清,猫猫冲她不停摇着尾巴,却轻蔑地看着我,我看着它日渐肥硕的身体,脑海中渐渐幻化成一锅肉。
   武修对我始终是不冷不热,不近也不远,我很想和他说些什么,但他似乎在躲着我。
   入冬以后吉米说家里有事要回东北呆两天,她画了妖艳的妆,黑黑的眼窝,头发烫成鸡窝,我斜着眼看她盼她离开这里,哪怕一天也好。这时,武修屁颠屁颠地从楼下跑来,手里拿着外套说:“吉米,我不放心你,我送你去吧?”我看着吉米,吉米看着武修,一瞬间屋里气氛很尴尬。
   苏正从外面进来对武修说:“哥,我这边最近没事,我去送嫂子吧,你在家里照顾生意吧。”
   武修看看吉米再看看我,说:“哦,哦,那好吧!”吉米从我身边走过时,我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苏正体贴地把吉米皮箱拎了过去,簇拥着吉米上了车。
   晚上,我做了饭,红烧鸡块,几个小菜,还有酒,外面飘着第一场雪花,屋内暖意融融的。武修一直低头喝酒,不敢看我,我擎起酒杯,对他说:“为我们十天的情人干杯!”他的头更低了。
   他惊慌失措地说:“廖莎,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哈,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一开始就自不量力,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笑着擦着眼角的泪,却越擦越多。
   我走过去笑意盈盈对他说:“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好么?”
   “最后一次?”武修抬头看我,一脸的疑惑。
   “嗯,最后一次。”我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武修看着我,眼里的警惕渐渐变成了一片欲火,他很快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向我扑来,我含着他的耳垂问:“你爱过我么?”
   “唔,唔,也许吧。”他喘着粗气含混不清地说,我心一沉,伸手关掉了花盆后摄像的手机,飞速地把衣服套上。武修被我一系列举动惊呆了,愣了愣,他反应了过来,骂道:“你他妈个婊子!”
   他劈手过来夺我的手机,我抱着外衣惊慌地往外跑,在门边被他一把扯了回去,猫猫看着我们惊恐地四下逃窜,我的手臂被他钳住了动弹不得,手机被他夺去了,他看着我,瞪着血红的眼睛狠狠地向我甩了一巴掌,怒吼道:“你这个贱货!他妈老子玩那么多女人,也没有人敢威胁我。”
   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赤身裸体的武修如同地狱里的恶魔,他摸起身边一个东西向我砸过来。这时,一个黄色影子闪电一样扑了过去,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印记,他“哎呀”一声松了手,一声脆响四散开来,“我打死你这个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他松开我挥起一根木棍气急败坏地冲猫猫打去,猫猫凄惨地叫了一声,从柜台上栽了下来,他冲过去抡起棍子一下一下打去,猫猫痛苦翻滚着,粘稠的血混着腥味散发开来。我一把抓起地上的手机向外跑去,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扔下半死不活的猫猫追了过来。我跑到了街上,过了马路另一端拦了一辆的士,回转身看到店铺里他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的样子,像舞台上的滑稽小丑。
   后来,我想了很久把录像从手机里删除了。我庆幸,这种情人关系没有持续下去,也就没有更大的伤害。
   我提着行李离开了这个城市,一条黄色影子很快钻进人群消失不见了。外面又下起了雪,到处是一片白茫茫世界,谁能看到那纯净下的污浊呢?

共 32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让人唏嘘的情感小说!情人,本是一个美好的词语,人性的丑陋却赋予它污浊。小说采用第一人称讲述两个女人的悲剧情感,揭示了人性丑陋的一面。小说中的吉米对自己的丈夫武修百分之百的信任,而廖莎却做了武修的十天情人,廖莎想用威胁留着这短暂的情感,差点被武修掐死,欣慰的是她逃离后最终能想明白,坦然放手离开了这个城市。吉米是否会知道他们这段情?会不会还有第二个廖莎成为武修的玩物?给读者留下了悬念。小说结构精妙,表现手法新颖,对猫的细腻描写体现人物内心,开篇设置悬念,引人入胜,多处留有空白,让读者去填补。吉米宠溺的猫猫,廖莎内心反感,表面却献媚,最后这只猫猫从武修的魔爪下救了廖莎,这个设置意味深长,带给人思索。精彩小说,力荐赏析!【编辑:红叶摇秋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4-19 19:43:37
  这种畸形的情人关系在现实生活也不少见,最终爱伤害的还是女人。希望女人都能自尊自爱,别爱上不该不爱的的人。给有妇之夫当情人,不但让自己受伤,还会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人。
2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4-19 19:47:22
  小说描写现实,反映现实,具有一定的警示意义。玩弄感情就是玩火自焚,武修如果不知悔改,毕将会受到惩罚。
3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4-19 19:48:13
  问好老师,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4-19 20:53:29
  我想说,女人别为了爱去爱,爱虽然不是商品,但也要是等价的,别爱不该爱的人,爱的太卑微对不起自己!
5 楼        文友:大地琴韵        2018-04-19 22:22:58
  十天情人。标题就很吸引人。开头悬念设置更揪人心。结尾意味深长拓展了读者的丰富联想,二次创作留给读者,其空间更广阔,其内容更丰富。主体部分,螺旋推进,叠相推出,更增加了小说的厚度,并且多处采用留白手法又不是小说的逻辑关系错乱,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自由创作,又不至于离题万里,有机地丰富了小说底蕴,彰显了作者娴熟的小说驾驭能力和丰富的创作小说经验。真是一篇难得的好小说!问好作者,向您学习!
6 楼        文友:大地琴韵        2018-04-19 22:26:11
  谢谢作者力作献给荷塘!期盼作者继续佳作呈现荷塘,我们在月色下分享精美!给您敬茶!
回复6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8-04-21 10:52:25
  谢谢老师认真的赏读和点评,看来老师是真的懂小说的人,我的这篇文章唯其实在选材上还是有些俗套了,所以我用猫,用碗,用味道,还有里面暗隐的人物情感来丰富主题,隐射一些社会现象而已,现在小说越来越走向娱乐低级,而真正严肃的文字能欣赏的越来越少了,还好,还有老师幸甚。问好
7 楼        文友:风萧萧易水寒        2018-04-20 06:01:16
  小说十分精彩。人物行为和语言精妙独到。揭示生活里的一些男人女人的故事,一段见不得光的感情,或者是各取所需,无关情感。小说多处留白,让读者有自己的想象与评判。问好作者,敬茶。期待您精彩继续。
回复7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8-04-20 23:42:38
  老师是点评里唯一认真阅读的人,荷塘有您幸甚。问好
回复7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8-04-20 23:47:31
  谢谢老师认真赏读,而且读懂了,这份知遇之恩已足够。问好。
8 楼        文友:天龙        2018-04-20 15:27:23
  好久没看到莹莹子期的美文了!欣赏反映现实、给人警示的精彩小说!精彩继续哦!
9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4-20 19:01:23
  抱歉!第一条评论多了字。这种畸形的情人关系,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女人。别爱上不该爱的人!
回复9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8-04-20 23:40:44
  谢谢秋风编按,辛苦了,文章不长,但是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很广,看来能读懂的人还是很少啊。问好
10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4-20 19:05:39
  或许这个男人压根儿就没爱过廖莎,但廖莎却爱上了这个男人。庆幸的是她能及时认清这段情,祝福她找到真正的爱情!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苏州东方之门建筑造型引争议 拿地九年未完工
视频:台盟就陈水扁终止"国统会"运作发表谈话
记者称举报华润董事长有证据 曾接到威胁电话
视频:胡锦涛称台终止“国统会”挑衅一中原则
男子为泄私愤砸毁80余辆轿车(图)
菲律宾官方地图将纳入黄岩岛
胡锦涛在天津考察锂电池研发及曙光计算机
焉荣竹当选济南市委书记 徐长玉任市纪委书记
父母因抚养费起纠纷 8岁女童被弃冬日街头
石家庄乘客两会期间乘高客进京需凭身份证买票
西安日系车主重伤案疑犯被刑拘
美防长希望日从大局出发冷静处理钓鱼岛问题
环球时报:向美国务卿“要自由”,好萌的表演
环球时报:三井认罚开启对日索赔新时代
罗兰出任国家统计局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
澳方称已数日未测到疑似信号 海盾号发现油迹
缅军为何在中缅边境投燃料炸弹 威力号称如核弹
薛蛮子高墙内反思:犯罪认罪悔罪再也不会了
胡锦涛习近平江泽民等看望或哀悼丁光训
胡德平称地方财政透明度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