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那样飞_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京娱乐场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风筝那样飞

精品 风筝那样飞


作者:相思 童生,598.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95发表时间:2017-06-18 18:10:29


   六月的天气,逐渐有些闷热,只要稍稍一动就是大汗淋漓。坐在电脑桌前的雪里红,右手握住鼠标,食指不停地拨弄着;屈弯的五个左手指悬空在键盘的上面,焦急地等待着敲击的命令;四个眼睛紧紧地盯着蓝色的电脑屏幕,嘴里时时地伴随着“完了,完了”的哀叹声。
   雪里红,性格豪爽,喜交朋友,是一位典型的新时期文学青年,精通诗词歌赋、散文、小说等。在繁重的工作压力之余,酷爱文学方面的创作,略有一点点小成绩。在一帮网络朋友糖衣炮弹似的轰炸、撮合之下,组建了一个网络平台。一心想结交更多的网络文学爱好者,来帮助一些初学者走上文学的道路,发扬中华上千年的传统文化。
   取名雪里红,寓意着白茫茫的雪地里矗立着一颗火红的文学之心。用自己的体温去温热那些雪地里各个角落的小草或嫩芽,让它们看到雪融化后的希望。然而,当雪里红看到自己网络平台每天糟糕的业绩的时候,心里熊熊燃烧的火焰犹如遭受雪崩一样,不见了踪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从双眉之间穿过,沿着鼻梁坡缓缓地滚落,并捎上泪花,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俨然融合成一个整体。仿佛像一个个飘落的伞降兵一样,滴落而下,肆无忌惮地浸湿着衣服,汗渍一圈圈地漫延开去。心里却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提不起精神来。
   雪里红放下鼠标,冲了一个凉水澡,穿了一双洁白的运动鞋,出门溜达溜达去,喝点江风凉快凉快,舒缓一下外汗内热的心情。
   夜幕之下,各种霓虹灯将古老的江边之城装扮得异彩纷呈,流光溢彩。偌大的城市街道、广场、江边公园等俨然像一个个露天的夜总会舞池。车水马龙在拥挤的街道上穿梭不息,接送着一位又一位年轻奔忙的舞者;广场上音响高歌混杂,听不出谁是谁家的伴奏舞曲,只见大老爷们正在悬挂着的红歌单面前不停地张嘴吟唱,大妈们翩翩起舞,欲醉欲仙自我陶醉着;马路边的麻辣烫、串串香、烧烤、小火锅等各种地方特色小吃,一个紧挨着一个,争奇斗艳,弥散着诱人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欲罢不能,欲吃肚难盛的感觉;江边的沿岸公园散步的人群络绎不绝……
   雪里红手里拿着手机一边溜达着,一边思索着自己网络平台糟糕的业绩。心里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如此强大的团队上稿量会成个位数,甚至有时会出现比团队人数还少的情况?即使内部团队人员每人一篇的投稿量也不会出现如此糟糕的业绩,是后台积压稿件?仿佛又不像,每月的优秀人员评比又不少。雪里红虽然现在人已经离开了电脑桌,但心里仍然牵挂着网络平台上微妙的变化,思索着如何改变这一种窘态。不然,长此以往,网络平台将会成为自娱其乐的场所,达不到培育更多的文学爱好者的初衷,失去了网络平台应该发挥的价值所在。
   二
   雪里红脚在马路边上溜达,心却飞到了自己的网络平台上,时不时低头打开手机瞧一瞧,有何惊喜的发生。
   当路过一排排小吃摊的时候,突然,“咣当”一声响,一股潲水味扑鼻而来,彻底把雪里红从思绪中惊醒。定眼一看,坏了,自己的脚把路边小吃摊的潲水桶给踢翻了。满桶的潲水倾倒在地,自己的裤腿根和洁白的运动鞋上都沾满油渍渍的潲水,脚在鞋里有种划船的感觉,苦不堪言。
   奔忙的小吃摊老板听到潲水桶倾倒的响声,一手拿着油滴滴的主厨勺,一手拿着黑不溜秋的毛巾,陪着笑脸,慌乱地走了过来。试图弯腰下去,用那手中的毛巾给雪里红擦去一脚的潲水污渍。半张开的嘴巴还没有完全吐露出一个道歉的声音的时候,路边草丛里,瞬间,窜出一条大黄狗和一条大灰狗来,并驾齐驱,摇着尾巴“汪汪”直叫,气势汹汹地向这边冲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夹着尾巴的小狗支援着。雪里红本想抱怨几句,一看这架势,抱怨的言语一到喉咙管,被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抬了抬眼镜一瞧,不好,昏暗的大树下,依稀可见还有京巴狗、牧羊犬、藏獒等在起身移动。
   雪里红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一脚踢翻了潲水桶,竟然遭遇到如此多的狗的强烈反应。打110报警吧,恐怕警察还没有到,自己早已被一群狗给蹂躏过了,有辱文人的斯文。退一步讲,即使警察能及时赶到,这些狗的脖子上又没有挂牌子,谁能分清谁是谁家的?说不定这群狗也是吃野食的,在暗角里专等人来把潲水桶给打翻,自己好美餐一顿。雪里红转念一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文人不与狗斗,转身拔腿就向江边跑去。
   这时,原来夹着尾巴的小狗,看见雪里红狼狈逃离,放声“嗷嗷”大叫,追逐十米开外后,才撤退回去,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直吐舌头。引得在座的食客和围观的群众摇头,欲哭无泪,欲笑无声。
   三
   雪里红憋着一股气跑到江边,见后边没有狗再追过来,悬挂的心才算平静了些。倚靠在江边的栏杆石上,吹着江风,两手轻轻地抬起,深深地呼吸着,倾吐着被狗追的怨气。
   雪里红又抬头仰望深邃的苍穹,星光闪烁,皓月当空,各色风筝犹如銮驾边的华盖迎风飞舞。又瞧瞧被沿岸的灯火映得五彩斑斓的江水缓缓地流淌,仿佛自己就成了巡游的凯撒大帝,鎏金的宝座和靓丽的地毯缓缓地向自己延伸过来,等待自己踏步上座休憩。
   雪里红迅速地脱掉刚刚被潲水泼污的运动鞋,慢慢地爬上靓丽的地毯,正阔步向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一样,努力挣脱,越用力越绊得紧,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只听见一个急促而又稳重的声音传来:“你想干什么?”
   “我上銮驾上坐一坐呀!”雪里红下意识的回答,仍然想挣脱脚的束缚,向前迈步,
   “你再迈步就掉江里了,孩子,你醒醒吧!快下来!”
   “掉江里、醒醒、快下来。”雪里红感觉到有点刺耳,莫非自己又出现了幻觉。努力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自己,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已经脱掉了双鞋,爬上了江边的栏杆石,一位老大叔正屈弯着腰,一只脚勾住栏杆石柱子,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双腿。于是,有点羞愧地问道:“大爷,您?”
   “赶快下来,很危险。”大爷低着头,仍然紧紧地抱住雪里红的双腿。
   “大爷,您松开吧,我是在上面纳凉呢!”雪里红为自己的行为诡辩着。
   “纳凉也不行,借口,好多轻生者都说自己在上面纳凉,结果呢?跳到江里去了。”大爷仍然没有松手的意思。
   “大爷,我真的是在上面纳凉,您就把手松开吧!”雪里红哀求道。
   “你答应下来,我就松开,上面太危险了,孩子!”大爷也哀求道。
   “大爷,我答应您,你松开手,我就跳下来。”雪里红被大爷的话语所感动,放弃在上面纳凉的想法。
   “我一松开手,万一你是朝江面跳怎么办?”大爷松开的手又迅速地抱紧。
   “大爷,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雪里红彻底没招了。
   “嗯,那你就屈蹲下来,把手给我。”大爷想了一会说道。
   “行。”雪里红只好弯腰蹲下身来,把手伸过来给大爷。
   大爷很敏捷地抓住雪里红的双手,慢慢地伸直腰板,舒缓了一下筋骨,叹了一口气问道:“孩子,到底怎么了?刚才吓坏我了。看见你脱鞋,爬了上去,抬起脚就向前迈。你看看,下面就是悬崖,一步迈下去,掉在江里,怎么办?”
   “大爷,谢谢您!我没事,只是想站在高处,多吹吹江风,凉快一下,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已。”雪里红望着大爷一脸的焦虑,有些心酸,几滴猫尿随即滚落了出来。
   “孩子,你到底怎么了?给大爷我说说,我给你参谋参谋!”大爷仍然拉着雪里红的手,怕他又站起身来,向前跨步。继续劝说道:“哦,对了,还是你下来后,我们再聊吧!你在上面实在太危险了。”大爷一说完,顺势一拉,雪里红侧身下来,扑在大爷怀里。
   “大爷,您劲真大,这下您老放心了吧!”雪里红笑着,轻轻地拍着大爷消瘦的腰。
   大爷心里嘀咕着:一般轻生的人,心里波动都有一个反复期。不彻底说服、打消轻生的念头,将会又复发。于是,大爷一边拉着雪里红离开栏杆石,向自己的风筝那边走去,一边试图打开雪里红的心结,问道:“孩子,这下跟大爷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大爷,其实,我……我也没什么。”雪里红有点支支吾吾。
   “你不说,我也不强求。你们年轻人的事,比我们老年人要想得复杂些。必定我们俩有很大的代沟,交流不到一块儿。”大爷瞟了一眼雪里红的脸,放心地松开手,拉了拉自己拴在栏杆石上的风筝线。
   “只是我心里不明白?我们的网络平台,团队人员个个都是诗歌、散文、小说等领域的优秀好手,可就是带动不了网络平台的发展,业绩犹如死水一般的沉寂,时不时地冒一下泡后,又风平浪静了。大爷,我……我不是为了名为了利,只是为了给更多的初学者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而已……”雪里红含着泪花把从开始组建网络平台到现在业绩惨淡的经过,向大爷详细地诉说了一遍。
   四
   良久,大爷仰头望了望空中飘浮的风筝,拽了拽风筝线,扭过头来,眼里布满了泪花。遥想当年自己从农村走到城市,一步一步再踏上创业的道路,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又有几人从头到尾的跟随在一起实干?苦与乐、辛与酸、血与泪等只有自己心里最明白。大爷指着风筝说道:“孩子,你们网络平台的事,我不懂。我只会做风筝,放风筝。我一辈子到现在才弄懂放风筝的诀窍,你会放风筝吗?”
   “小时候在农村的老家,与爷爷一起做过风筝,但总是飞不高。”一问到做风筝,雪里红激动的心才稍稍地平静了些。
   “我们以前在农村做风筝,一般都是用竹子的竹片搭建一个框架,然后用浆糊把纸糊在框架上,再用纸做几个长长的尾巴粘贴在上面,拴上线绳就做成了一个简单的风筝。那样做的风筝,当然飞不高。”大爷试图弯下腰去捡地下放着的风筝,雪里红见状,急忙蹲下身去捡起来,递给大爷问:“为什么呀?”
   “主要原因就是做工粗糙,失去平衡。一是竹片厚薄不均匀,二是扎骨架不对称,三是附件位置不当。其次糊风筝的纸质量不行,遇风易破。还有放风筝的技巧不对等等原因。”大爷拿着风筝解释道。
   “哦,那如何做呢?”雪里红好奇地问。
   “做风筝这手艺就像过人生一样,是一个技术活。包括‘扎、糊、绘、放’四种技艺。扎就是扎风筝的骨架,根据自己的喜好扎成所需要的模型,是整个工艺中重中之重,就像我们要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最初的理想。扎的基本要求是对称,既要左右吃风面积对称,又要左右的重量一致。否则,将会失去平衡。这就要求我选材要精细,不适合的材料坚决不要。如:竹片要求厚薄匀称,还要有柔韧性。就像选人一样,如果心口不一致的人,稍稍地来一点风吹雨淋的,就会分道扬镳,撒手而去,这种人不能交。扎绳粗细均匀一致并且要求也有柔韧性。最好每个需要扎捆的地方,扎绳圈数一样多,保持重量一致。你看看,这风筝的骨架。”大爷左手拿着蝴蝶状风筝,右手指着风筝的骨架给雪里红看。
   “大爷,怎么有些关键部位好像不是竹片?”雪里红仔细地看看大爷手中的风筝。
   “那是炭杆,一种替代竹片的新型材料。就是成本太高,但它的质量标准非常高,很受风筝爱好者的青睐。我也追求一下时髦,关键位置嘛,就得要舍得下血本。”大爷乐呵呵地笑着说道。
   “那怎么去糊呢?”雪里红对风筝的制作,越听越感兴趣。
   “糊嘛,要求全体平整,干净利落。主要有几个方面:选料,以前我们都是糊纸,纸怕雨淋,遇强劲的风易破裂。现在,一般选广告布和丝绢,既有柔韧性抗风,又抗雨淋。裁剪布料时根据骨架的大小裁剪,多余的部分一定要去掉,不要舍不得,不然就成了累赘。胶水以前是浆糊,不易刷匀称。现在都用好一点的白胶了。刷的时候,要求胶水要刷均匀平整,不能一块多一块少,否则会影响到风筝的平衡。粘贴骨架的时候,特别要注意相应的位置是否正确,及时调整。你看,这风筝糊得多平整,就像人的性格一样,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大爷弯下身去,把蝴蝶状风筝放在平整的地上,正反面指给雪里红看。
   “嗯,大爷,您真了不起!那绘就是绘画了,根据自己的喜好绘上相应的图案了。”雪里红竖起大拇指,想了一下说道。
   “孺子可教,绘要做到远眺清楚,近看真实的效果,才能吸引人的眼球。就像我们做事情一样,有能力、有实力就得做出来,让人看,让人去评价。不表现出来,谁知道,不就埋没了吗?”大爷望着雪里红疑惑的脸,似乎若有所指。
   “大爷,这只风筝,能让我绘上我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大爷从手提包里拿出绘笔和墨汁盒来,递给雪里红。
   雪里红接过绘笔,沾满白墨汁,在蝴蝶风筝的右翼,“唰唰”地几下,白茫茫的一片山川河流杳然而出。然后用红色的绘笔浅浅地勾勒出一颗红心,心满意足地把绘笔交给大爷,笑着说:“大爷,有点不恭,左翼就留给大爷您了。”
   “嗯,不错!雪地里一颗心,雪里红。”大爷点着头接过绘笔,沾满蓝色的墨汁,在蝴蝶的左翼,“嗖嗖”地几下,奔忙的城市车水马龙渲染而出。然后同样用红色的绘笔浅浅地勾勒出一颗红心,只是心里面的颜色是洁白色的。
   “喧闹纷争的世界里能保持一颗纯洁的心,大爷,您……”雪里红眼眶里有些湿润,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大爷放下笔,拍着雪里红的肩膀说:“孩子,我们一起放飞这只风筝吧。”
   “第四个工序如何放,您还没有讲呢?”雪里红嘟囔着说道。
   “不用讲了,你都知道了。”大爷哈哈大笑,托举着风筝,把线轴递给雪里红,示意放飞。雪里红站直腰板,伸出双手,接过线轴,就像当年从自己爷爷手中接过纸风筝一样起敬,然后,奔跑了十几米,风筝顺着风放飞了出去。雪里红望着风筝迎合着江风10米、20米、50米、100米、200米……徐徐地攀升,心里乐开了花。
   五
   夜色朦胧,江边的风呼呼地在耳边不断地回荡,潮湿的空气更加清爽宜人。
   “大爷,为什么时不时还得拽一拽线,风筝才肯攀升呀?”
   “那叫人与风筝之间感情的交流!”
   “您一般什么时候收回来呀?”
   “飞累了,它不想飞的时候。”
   “夜色晚了,咋办?是不是强行收回来呀?”
   “嗯,再会飞的风筝也会回家休憩的!”
   “大爷,风筝飞得太高了,不收控制了,怎么办?”
   “风筝在你手上!”
   “我想放飞它,让它自由飞翔,有剪刀吗?”
   “有。”大爷奔过去,把早已准备好的小剪刀递给雪里红。
   雪里红接过大爷的剪刀,使劲地将线绳剪断。脱缰的风筝犹如一只大雁,飞过凉爽的江面,消失在朦胧如睡的苍穹之中。
   六
   波涛的江面,暗流涌动。霓虹灯下的江边,却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共 545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六月,夜色朦胧的江边,一位满怀心事的少年,一位老大爷。不期而遇,却演绎出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少年因为自己创办的文学网站不景气,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知如何是好。说自己只会做风筝,放风筝的老大爷对风筝的一番高论,让少年深受启发。然后,一只风筝,在老大爷和少年的一起努力下,飞向高空,笑声在江边回荡,少年心中的不快也随之而去。是呀,生活中很多事都是一样的,只要我们坚持不懈,总会看到阳光,只要我们不断地付出,总会有鲜花盛开的时候。小说构思巧妙,内容积极向上,推荐赏阅。【编辑:哪里天涯】【91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619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6-18 18:12:04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短篇栏目在,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6-18 18:13:02
  放飞的风筝,会带着希望,带着梦想,在心中永远翱翔。
哪里天涯
回复2 楼        文友:相思        2017-06-19 08:15:02
  谢谢老师,辛苦请喝茶。
3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6-19 07:44:18
  恭喜获得精品!
哪里天涯
4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9 08:03:57
  具有正能量的一篇小说。问好作者,恭喜加精!
村夫野老,土壤细流
回复4 楼        文友:相思        2017-06-19 08:15:40
  谢谢老师鼓励!
5 楼        文友:古月银河        2017-06-19 08:40:08
  欣赏如此精彩的文章,恭贺精品。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5 楼        文友:相思        2017-06-19 10:14:06
  谢谢老师鼓励!
6 楼        文友:醉童        2017-06-19 12:21:45
  祝贺你再获精品,期待你下一个精彩!
7 楼        文友:雪里红梅        2017-06-19 21:04:17
  恭贺作品加精!期待更多精彩!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
8 楼        文友:清纯芳心        2017-06-20 09:11:45
  拜读佳作,恭喜获得精品!遥祝夏安!
清纯芳心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